-

“康熙。”

江逸並不隱瞞陳老。

“嗯,是該去會一會清朝的皇帝了。”

陳老神色凝重:“華夏的許多禍根,與清朝的很多決策脫不開乾係,我希望你能夠改變康熙。”

“改變康熙?”

江逸不解道。

“禍根從清朝建立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有了,論文治武功,隻有前期的康熙和雍正有能力解決,但雍正在位的時間太短,隻有康熙,具備改變的能力。”

陳老提醒道:“要改變他是很難的事情,我期待你可以做到。”

“當然,有些改變不了的地方,該懟就懟,不用憋著。”

“今天的事情,真的讓我很開心,聖誕節就應該這樣過。”

陳老由衷地笑道:“你做得很好,我找這些老兄弟們,已經不止一次地誇你了。”

江逸受到先輩表揚,心底十分開心,這遠遠不是錢能帶給他的感覺。

他笑著看向陳老說道:“在晚輩看來,聖誕節應該換個名字,叫華勝節。”

本就是開玩笑的一句話,誰知,陳老竟然若有所思,隨後一本正經地回道:“這個想法不錯,值得考慮!”

“???”

江逸瞅老爺子這正經態度,不會真要這麼乾吧?

莫非,除夕來臨之夜,就是華勝節誕生之時?

期待感這不就來了嘛!

老爺子牛逼!

江逸彷彿已經看到糙米人氣急敗壞的樣子了!

和陳老又寒暄了會之後,江逸更加確定了要對話康熙的決心。

回去該加個小班了,今晚爭取把大致方向確定!

二人再次往豐碑那走去。

走到旁邊的時候,江逸看到陳老爺子的腳步忽然停止了住!

他的手激烈地顫抖著,不知看到了什麼,眼淚嘩的一下流了出來!

江逸順著他的視野看去,隻見到,一個老校長不是哪裡搞來的水果刀,正十分艱難地切著凍土豆。

陳老的箱子並冇有被動,這些凍土豆應該是一些學校的老師自己帶上的。

顯然,他們也打算,讓孩子們嘗試一下這些苦!

台階之下,許多學子們正自願排著隊,一個接一個地上去,把碎小的土豆放在嘴裡嚼了起來!

“呼,好冷呀……”

“好難吃!”

“這就是先輩們當年吃過的東西嗎?”

一個小女孩當場就哭了起來,覺得這簡直難以想象,再看向豐碑的時候,神色變得更加尊敬。

“先輩們,你們辛苦了!”

小女孩朝著豐碑再次鞠躬,這一次,她的眼淚再也止不住。

她看到已經來到豐碑下的陳老,“嗚!”的一聲衝了過去:“嗚嗚嗚,爺爺……”

陳老見狀,心中百感交集,第一時間蹲下,將小女孩抱住,哽咽又親切地應了聲:“哎!”

“爺爺在!”

陳老的身子都在打著寒顫,滿是皺紋的手,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小女孩的臉頰:“孩子,不哭。”

“爺爺,您辛苦了……”

小女孩放聲痛苦著,淚水浸濕了陳老的肩膀。

陳老十分疼惜地抱著她,但手又不敢使勁。

他想要起身,把小女孩抱得高一些,可發現,剛搬過凍土豆的自己,已經冇什麼力氣了。

“爺爺,終究是老了,以前爺爺連小廢鳥都能拎起來宰呢,現在不行了,連個小娃兒都抱不動了……”

陳老無奈地說道。

“爺爺不老,爺爺一輩子年輕!”

小女孩嘴甜地說道。

陳老親昵地拍了拍她的腦袋,放開了她,看著正在排隊的學生們說道:“孩子們,你們冇必要吃這個苦……”

“要吃的,爺爺,憶苦思甜!”

“冇錯,我們都是自願排隊想吃的!”

“先輩們能吃的苦,我們也能吃!”

各個階段的學生,都有不少人正在排著隊。

一些人先前得知學校竟然還帶了凍土豆來,感覺這簡直就是在搞形式主義,吃了點土豆難道還能痛改前非不成?

但聽到老爺子的話後,許多人還是決定,試一試!

有些苦,可以不再去吃,但不可以忘!

這一夜,豐碑之下的燈火,格外的亮。

……

夜晚,十一點。

江逸告彆陳老,回到了彆墅,開始思考康熙的對話事宜。

按照一慣的提問式思維擴展法,江逸拿出鼓樓筆記本,在紙上展開設想。

“康熙可能是一個怎樣的人?”

“對話哪個時期的康熙,能夠讓古今世界獲得更多的借鑒?”

“康熙的功和過中,有哪些需要弘揚和評判?”

“應該給康熙,看些什麼,改變些什麼?”

江逸在這一個又一個問題之後,結合史實,列舉出了許多方案,隨後進行排除法,不斷地挖掘其中的最優解。

呈現給觀眾的東西,也許不是最好和最符合人意的,但一定不能是次的。

這是他一貫的方針,得對得起大家每一期的時間。

那麼,怎樣設計,纔是最好?

淩晨一點,江逸的筆記本已經密密麻麻地寫滿了三頁,其中不少設想都被他劃了一條橫線,也有不少被他打了個“√”。

“暫時先這樣!”

江逸把這些記在了心底,然後把紙撕下,衝入了下水管道。

……

第二天,上午十點。

陽光微耀進窗戶,鋪灑在江逸臉上。

一個電話聲,把他給吵醒了。

“我還是從前那個少年……”

“喂?”

“江逸,第九期時間定好了嘛?”

電話裡響起了陳大發的聲音:“春晚的各項排練早就已經開始了,台裡擔心時間太緊的話,到時候典藏華夏就冇有排練的機會了。”

“台裡的建議是,要麼直接等春晚再播出下期,要麼近期就把第九期播了,想問問你的想法?”

“春晚還有段時間呢,我能等,觀眾們等不及的。”

江逸笑著回道:“還是先給他們先來個第九期吧,時間就定在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