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逸的語氣莊重沉穩,讓人不自覺被代入到了一個充滿威嚴的世界之中,再配上這特效和場景,讓無數觀眾熱血沸騰。

“臥槽,國家台出手就是不一樣,光特效就是大製作!”

“江神的狀態太好了,這聲音聽得我頭皮發麻!”

“我還是頭一次見到江神這麼嚴肅。

可奶可狼,說的就是我們江神吧?!”

“冇想到第一個對話的就是李世民,這還是真是備受爭議啊!”

“是的,有人說李世民是千古一帝,有人說李世民頂多算還不錯,甚至隻是個撿漏的,這可是一個粉絲和黑粉兩極分化的帝王!”

“江神這是要讓我們瞭解到真正的太宗皇帝嘛?!”

畫麵之中。

正站在舞台中央的江逸,緩緩的,向後退了幾步。

他每退一步,身邊的場景就變幻一次,如同幻燈片一樣從今往古。

他周圍的空間彷彿碎成了四處遊離的水晶,每一個水晶上都顯示著一個畫麵,隨著江逸的後退而不斷演變。

那是千千萬萬個華夏人的古今傳承。

江逸由前向後,隻須臾之間,便如同橫跨千年一般。

周圍,變得古色古風。

一座恢弘的大殿出現在他身前。

江逸心念一動,周圍時空停止,那些原本要攔下他的侍衛,都停下了動作。

他如同一道神祇,無視一切,跨進殿門。

“這特效國台說第二,誰敢稱第一?!”

“不得不說這個場景和特效絕了,尤其是當龍鳳盤旋,水晶齊現的時候,讓我感覺像是在看一場5D電影!”

“江神的氣質也絕了,還有這些演員,即便隻是些龍套侍衛,站著不動都充滿殺氣!”

“要是戰爭片的群演都是這樣,還愁冇人看?”

“噓,彆說話,江神馬上就要對話太宗皇帝了!”

在觀眾們熱議之時,江逸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“各位,今天我們來到的是武德九年----”

“這一年,唐太宗李世民弑兄殺弟,通過玄武門之變登上皇位,眼下,正被二十萬突厥大軍奇襲渭水!”

“此時此刻,他正在紫宸殿中,思考退敵之計。

江逸踏入大殿,走到李世民麵前,右手輕抬,時空恢複流轉。

此時,李世民正坐在案幾之後,手捧奏章,不怒自威。

他身穿金色龍袍,腳踏金絲劍履,身側便是那柄伴他從隋末殺到唐初的秦王之劍。

不,現在是天子之劍!

正在沉思的他忽然像是察覺到什麼,抬起頭,漆黑的眼眸看向麵前這個神秘來客。

“你是誰?”

李世民放下奏摺,問道。

這時候的他,正是身經百戰的巔峰時期,即便眼前突然出現一個陌生人,也冇有絲毫慌亂。

江逸不卑不亢,麵向李世民,以抱拳禮道:“晚輩江逸,來自一千多年後,謹代表華夏後世,見過貞觀皇帝!”

“何人驚擾聖駕!”

江逸剛介紹完,便看到剛纔靜止的侍衛們衝到身旁,手握唐刀劈下!

江逸目色堅定,毫無懼意,和李世民對視著。

隻要他想,隻一個念頭,就可以讓時空靜止。

並且,係統的設定就是他在古代的時候免疫一切傷害。

所以,他不需要怕。

他想看看,這位貞觀皇帝到底是怎樣一個人!

“慢!”

李世民擺了擺手,臉上微露驚愕。

侍衛們的唐刀立即收起,不敢有任何遲疑。

“你怎麼知道,朕有意將新年號定為貞觀?”

李世民劍眉微蹙,看著麵前這個穿著奇裝異服的青年,問道。

他明明冇有將這個訊息泄露給任何人,這個叫江逸的為什麼知道?

莫非,他真是來源於後世,和朕有話要說?

或者……

是來解決大唐眼下的難題?!

“因為晚輩確實來自千年之後。

江逸鄭重說道。

他不知道的是,此時此刻,就在直播間中。

無數的人為他捏了一把汗!

“老天,這真的是演員嘛?”

“這個演太宗皇帝的一身殺伐之氣,就連那些拿刀的侍衛,各個都像是身經百戰!”

“我剛纔都為江神捏了把汗!”

“何止是捏把汗,這些演員的演技太強了,我剛纔差點以為真要砍下去!”

“不過江神到底是江神,麵對這樣的老戲骨都鎮得住,要是我,在這足以封神的演技麵前,恐怕早就站不住了!”

“嗬嗬,這你就不懂了吧,這纔是我們江神的厲害之處!”

直播間的觀眾熱議道。

“要知道,江神現在可是代表我們這一世的人去和太宗皇帝對話,他要慫了,豈不是說明我們華夏現代男兒貪生怕死?”

“所以,即便是刀斧夾身,江神依然泰然自若!”

畫麵之中。

當李世民再次聽到江逸的話後,仔細打量起了他。

麵前這個青年的衣服,絕對不是出自大唐,用的布料也從未見過,做工精細,極為罕見…

而且,他能夠越過眾多侍衛,出現在紫宸殿中,並一語道出貞觀年號,定有非凡之處。

既如此,何不仔細詢問一番?

“江逸,既然你來自後世,必然知道欺君之罪的下場。

“朕要問你一些問題,你若是能夠答得上來,朕便相信你的來曆!”

“並且,朕也會回答你的問題。

李世民起身,來到江逸麵前,問道:“後世,是如何評價朕的?”

李世民刻意加重了語氣,但從江逸身上,他卻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慌亂。

江逸在選擇穿越年份的時候,就已經做好了應對一切的心理準備。

這時候的李世民剛剛弑兄殺弟,最在乎的就是名聲,問出這樣的問題倒也正常。

但是,這對江逸來說,可就是妥妥的送命題。

即便如此,他依然淡然自若。

“後世評價,貞觀皇帝李世民為昏君、庸君、罪君!”

“依靠弑兄殺弟奪位,霸占兄弟妻子,誅殺兄弟子嗣,且剛上位,就與異族簽訂渭水之盟,後人不屑至極!”

江逸字字鏗鏘有力,聲音響徹在整個大殿之中,經久不息。

殿上的侍衛們聽到這話,即便曾經跟隨過李世民征戰沙場,這一刻都冷汗直冒。

這話,你讓鐵頭王魏征來,都不敢這麼明說啊!

“豎子找死!”

“給朕當殿腰斬!”

李世民勃然大怒,一聲令下,侍衛們紛紛拔刀。

數十把唐刀朝江逸頭上砍來,但江逸目色依然堅定如刀鋒,冇有絲毫眨動。

“看來,貞觀皇帝也冇什麼了不起。

江逸和李世民對視著,冇有絲毫膽怯。

與此同時,直播間的觀眾們已經被嚇得手機都差點打翻在地!

“臥槽,這確定是在演戲嘛?”

“我怎麼感覺這些人真的會砍下去,江神快跑啊!”

“那些刀是開過鋒的,江神不會真的拿命在演吧?!”

“江神,你不會是真的穿越到過去懟了李世民,然後騙我們說是直播吧?”

觀眾們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倒吸了幾口涼氣,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。

李世民的憤怒,士兵們的凜凜殺氣,讓他們神經緊繃,已經完全被代入到了要被砍的場景之中,心跳砰砰加速,血壓狂飆。

這……真的隻是在演戲嘛?

無數的觀眾打起了寒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