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康熙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大清有點廢,這跟他想象的盛世完全不一樣!

果樹的一根樹枝被他硬生生砍斷,落在了鋪滿雪的雪地上,發出“砰”的一陣震響。

康熙氣得呼吸不斷加快,好像一個不怎麼鍛鍊的人剛跑完一千米體測。

彆說是他,即便江逸和現代的華夏觀眾早就知道慈禧有多可惡,可當親眼看到的時候,都恨不得馬上去把這妖婆掐死。

“我的四十米大砍刀呢?!”

“這個演慈禧的未來一年彆出門,我怕我哪天遇上了忍不住要砍人啊!”

現代世界,一些正吃著花生,打算跨年追典藏華夏的人,忽然感覺花生不香了,趕緊趁著自己還有一點心情時,打字道:

“唉,同胞們,我怕我等會被慈禧氣死,提前祝你們跨年快樂!”

與此同時。

江逸繼續對著康熙說道:“陛下這就受不了了?”

“還有更可恨的?”

康熙瞪大了眼睛,心底泛起一絲不祥的預感。

江逸點頭:“這隻是其中之一。”

“她難道還真的打贏也賠了?!”

康熙難以置信,心想應該冇人會這麼傻吧……

江逸又點了點頭。

康熙瞬間心如死灰。

時空之鏡再次呈現出,慈禧在南關大捷之後的反應。

“這是大清與當時第二強國的交戰,清軍打贏並且占據了主動權。”

江逸為康熙和觀眾們解釋著背景。

畫麵之中,慈禧打了勝仗一點也開心不起來。

一個大臣拜在她麵前說道:“太後,我們贏了。”

“若是我們可以徹底打趴敵國,將大大提高我們的國際地位。”

大臣以為時機到了,是該找機會狠狠的反擊了!

但慈禧並不樂意:“贏是贏了,但若是他們增兵,我們該如何是好?”

“他們到底是強國啊,就算我們連贏幾場,也不可能把他們打服的,唉……”

“還是主動停戰求和吧,我們跟他們道個歉,希望他們不要怪罪,這次的事情也就過去了……”

康熙的血壓已經在瘋狂飆升,這也就是他還年輕,要是到老才知道的話,估計當場就背過去了。

“除了打贏還賠之外,慈禧也曾經以一人之力,向十國宣戰。”江逸補充道。

康熙覺得有些離譜:“就這個態勢,以她的膽子,敢向十國宣戰?!”

康熙多麼想看到,慈禧是悔過自新的那種硬氣啊。

這樣,自己的臉麵多多少少,還能過得去。

江逸解釋道:“當年有一支組成成分非常雜的部隊,主要工作就是殺教士,毀教堂之類的,但是民間把他們傳得神乎其神,什麼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。”

“當慈禧聽到這個訊息後,立馬就覺得自己無敵了……”

畫麵中,出現了慈禧難得有自信的畫麵。

“哈哈哈哈,民間居然有如此強大的部隊,我們還怕什麼敵人!”

“哀家終於可以高枕無憂,睡個好覺了!”

慈禧剛感慨完,便聽到一個異國使者的求見聲。

興起之餘,她並冇有拒絕這個要求。

“什麼,讓哀家還權於皇帝,你們還想要執掌朝廷的兵權和錢兩?”

這三樣,慈禧可是一個都不想放過。

麵對這類代表,慈禧之前都是放低姿態,唯唯諾諾的。

但是今天她不怕啊。

因為民間有高人啊!

這要是還怕,哀家還做什麼太後?!

“嗬嗬!”

慈禧看著使者冷笑一聲:“你們真的以為我們大清冇有能人,是任由你們宰割的羔羊麼?”

“想要錢也就罷了,但想要權和軍隊,哀家不可能同意!”

慈禧起身,揮了揮袖袍,瞪向了使者。

她很清楚自己為什麼可以搜刮到各種錢,要是冇有了權和兵,不知道多少人會殺了她!

使者這會都看懵了,這還是慈禧嘛?

但他更不會害怕慈禧,隻漠然道:“太後,我們可有十國,你可得想清楚了。”

“殺敵,還需要想清楚麼?!”

“彆說是十國,就算是百國、千國,哀家也不會懼怕!”

慈禧指著使者的鼻子:“哀家之前忍了你們那麼久,現在不打算忍了,讓你們十國之人,都洗好脖子,等著哀家去收屍吧!”

“行,你行……”

使臣也不敢在紫禁城裡跟慈禧犟,隻冷笑著退出大殿。

慈禧無所謂地一笑:“嗬嗬,哀家這個位置,豈是白坐的?”

康熙見到慈禧竟然這麼勇敢,還以為是她懸崖勒馬了,心裡總算是有點慰藉。

不過很快他便想到江逸說的話……

以為無敵……那說到底,還是被打敗了!

果然,還冇等他徹底反應過來,就見到了慈禧倉皇出逃到某地的畫麵。

“匹夫誤我,匹夫誤我啊,這都是他們的錯!”

“你們這次去談判,一定要明明白白地告訴他們,這都是彆人的錯,哀家是被利用的!”

慈禧看著麵前的兩位大臣焦急道:“哀家願意量華夏之物力,結與國之歡心!”

兩位大臣點了點頭,為了讓清朝的統治繼續下去,他們隻能夠這樣做。

於是,便有了史上最大的恥辱……

康熙看到那一頁又一頁東西被簽訂,心中的怒火再也掩飾不住,隻感覺胸膛彷彿有一股血快要噴出來一樣。

他忽然明白,為什麼江逸這個後世,從開始到現在都冇給他好臉色!

自己,不配啊!!!

所謂的文治武功不錯,難道在後人眼裡,真就不值一提?

難道自己辛辛苦苦打造出來的盛世,好不容易實現的愚民之舉,竟然給後人造成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?

這到底是誰的錯,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,為什麼雙方差距那麼大!

會不會還有更加恐怖的事情,是自己不知道的?

江逸見到他這反應,覺得還是有些不夠。

對康熙而言,他也許體會不了士兵之苦,也許體會不了慈禧帶來的恥辱,但當他看到接下來一幕的時候,肯定會痛徹心扉……

畫麵再度一轉。

出現了慈禧在吃著八十個菜的畫麵。

“唉,自從大圓子被毀之後,哀家是日思夜想睡不著啊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