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皇帝啊,你說,哀家該不該重修大圓子,好供哀家養老呢?”

慈禧瞥向被她召來的同治帝,這段展示的還是同治表麵當家的時候。

同治帝腦殼子都疼了,咬著牙說道:“太後,大清如今還在打戰,軍費尚且不……”

“不足不足,又在這跟哀家說不足!”

慈禧把筷子摔在桌上,刻薄的眉毛皺起,下巴都抬到了天上:“哀家現在每頓都隻有八十個菜了,你們還想怎麼樣!”

“大清要打仗,哀家就不用吃飯,不用養老了嘛!”

“這大清要是冇有哀家,早就不知道被打成什麼樣了!”

“再從兩軍那征收點經費吧!”

慈禧一怒,周圍所有人都不敢再說話,同治帝對這生母也隻能啞口無言。

觀眾們的血壓再次飆升,這是他們第二次因為一個前人被氣到想要砍人。

“嘛的,雖然是個節目,但是我強烈要求江神等會去到慈禧那邊,親手砍了她!”

“冇錯,不砍了這妖婆,我意難平!”

“天殺的老妖怪!”

秦漢明已經不得不再次吃下了一顆救心丸,這是他自從研究曆史以來,最火大的時候,差點就背過去了。

國家台觀影室裡,沈萬榮和陳大發等人拽緊拳頭,咬牙切齒。

“我真的忍不了了,不砸點東西這火消不了!”

沈萬榮起身,正要把保溫杯往地上摔摔泄憤,卻見陳大發摔得比他還快!

“砰!”

“狗慈禧,這就是你以後的下場!”

陳大髮指著保溫杯罵道。

沈萬榮撇了他一眼,心想你動作表情都做完了,我這個總檯長做什麼?

陳大發不知為何,忽然感覺有些慫了……

此時,無數的觀眾都在找東西砸,劈裡啪啦的聲音在各自的耳邊響徹著。

江逸更是恨的牙癢,把霸王劍從劍鞘中微微拔出,在白雪中閃爍出耀眼的寒芒。

江逸劍眉緊蹙,殺氣騰騰。

慈禧他砍定了,某酥都留不住!

他甚至在想,除夕夜要不要把慈禧這老妖婆也召過來,讓秦皇漢武往死裡打!

按照他們的脾氣,慈禧還想好好過?

江逸正在想著該怎麼給華夏無數先輩們出氣,忽然聽到康熙憤怒的咆哮。

“啊!!!”

康熙一肚子不知道往哪裡撒,直接對著禦花園裡的花草樹木砍了起來。

“大清怎有如此女子!”

康熙整個人跟要瘋魔一般。

“這個人到底是誰,告訴朕,朕要將她這一脈碎屍萬段!!!”

“葉赫那拉氏,最開始是鑲藍旗。”

康熙將這個名字牢記在心底:“行,朕知道了。”

“不過是下五旗之一,竟生出禍國妖孽。”

“但不要緊……”

康熙目色森冷,厲色道:“朕會讓他們生不出來的。”

江逸仔細剖析著這句話,這可以從中看出康熙的性格。

顯然,殺伐果斷是大部分皇帝的天性,康熙也不例外。

為了維護統治,他更是什麼都可能做出來。

在即將衍生出的時空,彆說是慈禧了,怕是這一個旗的人都不會再好過。

“慈禧誤國,晚清誤國,朕……認了!”

康熙長歎一口氣,從來冇有想過會是這樣的局麵。

“不過那大圓子是什麼東西?”

這個時候的康熙,還冇有開始建大圓子。

大圓子是他在1709年的時候,為了賞賜給尚未即位的雍正,所建造出來的,用於給雍正打發空閒時間。

“那是陛下會在二十一年後建造的圓子,經過後期的修繕和拓建,裡麵收集了上至先秦時代的青銅禮器,下至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曆代的名人書畫和各種奇珍異寶,是我華夏之明珠。”

一聽到這個解釋,康熙的麵色瞬間黑下了五個度。

“你是說,朕以後建的東西,會在慈禧時被敵人毀了?”

康熙難以置信,他冇有想到慈禧會這麼有負於列祖列宗。

自己好歹也是正兒八經的慈禧祖宗吧,結果這老妖婆不僅不孝敬,還特麼把那麼多瑰寶都給弄掉了?

“是的,大圓子後來被多處敵人襲掠,他們共掠奪我華夏之瑰寶約150萬件……”

150萬件啊,多少華夏文明的結晶?

康熙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和動作,來展示自己的憤怒了。

他不顧一切把很多好東西都留在了皇庭,結果這皇庭倒好,被外敵給搶了?

“直到幾百年過去,我們還有很多的寶物,落在了彆人的手中,或被他們用來展覽,或被用來競價拍賣。”

江逸憤怒道:“尤其是大明永樂劍!”

“那可是我們的永樂大帝贈送給活佛的劍,結果現在竟然在彆人的博物館裡!”

這是江逸最來氣的地方,若是這把劍還在我們華夏的博物館,該是何等的震撼?

為了防止有些觀眾不知道這件事情,達到更好的普及意義,江逸隻手一揮,時空之鏡中,呈現出了大明永樂劍的模樣。

此劍帶有濃厚的藏風,全長90.3厘米,刃長76.2厘米,外裝均鎏厚重黃金,儲存完美無缺。

劍擋與劍柄為一體製造。劍擋浮雕藏傳佛門神獸護法“瓊”圖案,雙眼鑲嵌寶石。

這類神獸早期表現為金翅大鵬,到明代時演化成了獅子。浮雕劍首直接套接在劍柄上。覆黑皮劍鞘整體封邊,精緻無比。

它的劍身以不同材質的鋼鐵鍛打摺疊而成,後人推斷可能采用的是旋焊工藝,花紋十分細膩生動。

除此之外,劍身中間還有劍脊增加了劍的強度,樸素而經典。劍鞘為交錯紋案,以及浮雕花麵。

這柄劍,代表了一個時代的刀劍製作工藝的最高水平,是華夏古代刀劍製作的代表作之一,也是我們明朝的國禮,其劍鋒銳氣逼人,削鐵如泥。

“臥槽,這就是大明永樂劍嘛?”

“絕了呀,永樂大帝的審美是真好,這製造水平也太精湛了!”

“話說大明永樂劍被誰奪走了,怎麼我從來冇有見過?”

“唉,在夕陽國!”

一些瞭解的觀眾們都紛紛表示痛惜。

江逸繼續說道:“在後世力挽狂瀾,終於將國家再度發展起來之後,有越來越多的人想要出高價,把這把劍給買回來,價格甚至上升到了十億。”

“但夕陽的態度卻是,彆說是十億,二十億也不賣!”

江逸想想就來火,本來就是我們華夏人的東西,結果現在被彆人硬生生占著!

華夏觀眾們更是歎了口氣,冇想到好好的無價之寶,就這麼冇了。

大明永樂劍對華夏的意義絕對非同一般,可就是這樣的國寶,卻再難拿回來……

夕陽人則是無所謂地笑笑。

“本來就是我們憑本事拿來的東西,為什麼要還?”

“就是,我們想賣就賣,不想賣就不賣,到我們手上,那就是我們的!”

“對的,這是我們的祖宗搶來的,要怪就怪你們無能,拿不回去!”

夕陽人一點都不在乎華夏觀眾的感受。

他們本來骨子裡就是群強盜,連自己國家的小孩都能踩的士兵,還指望他們能有什麼覺悟?

最可怕的是這樣的地方都有一群人盲目嚮往……

自己的國家但凡有點不好就無限放大,彆人的國家有不好,就來句,哪裡冇這樣的人?

江逸不用看都能猜到,此時夕陽的觀眾會是何等的嘴臉。

但他就是要讓這些人都看到!

並且,正告他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