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刻起,越來越多的國家,開始忌憚典藏華夏的影響力。

夕陽台在聽到江逸的挑釁之後,直接把典藏華夏拉入了民間特級黑名單。

當然,為了更清楚地瞭解華夏,他們這些人再怎麼不想,也得看。

至於特級黑名單,江逸根本不在乎。

典藏華龍什麼的,可都在呢,而且影響力已經擴散出去了,夕陽要是一昧的封閉,那最好,更加說明做賊心虛。

對華夏采取封閉的手段,往往是最愚蠢的舉動,說明他們慌了。

“那妖後若是有你一半的血性,大清也不至於落下千古罵名!”

康熙看向江逸,開始欣賞起了這個後世。

這纔是後世該有的模樣啊!

現在的康熙,才終於有想和江逸開始正式對話的態度。

這個後世,值得他給予足夠的尊重。

“朕若是把大明永樂劍給你,可會對後世時空造成影響?”

康熙問道。

這一刻,江逸心跳怦然加速!

康熙竟然想要贈劍給他?

若是他真的能夠把這劍帶回去,完全可以放出訊息,說夕陽那把劍是假的,這把纔是真的,那夕陽還會捨不得賣麼?

畢竟,你夕陽的考古專家再牛,還能牛得過秦漢明這樣的本土大佬?

隻要秦漢明對外放出訊息,並讓大明永樂劍問世,讓全世界都知道夕陽那把不過是假劍,然後江逸再把劍買回來,不付款,到時候兩把大明永樂劍豈不都在我華夏?

到時候,博物館裡一把,自己手上一把,博物館裡的那把鎮華夏之土,自己則帶著另一把,揚華夏之威!

這樣一來,華夏文明何愁不能興於世界?!

想到此處,江逸果斷點頭,把時空悖論的事情告訴了康熙。

“可如此一來,陛下所在的時空,就冇有大明永樂劍了。”

江逸皺起眉頭。

康熙沉思片刻,分析道:“就算朕之後做出了改變,滅了慈禧一脈,也難保不會出個白禧、黑禧。”

“既是華夏民族榮耀之劍,最起碼也當鎮一時空之華夏,也算是朕對晚清之禍的一些彌補……”

“於朕這個時空而言,很大機率還是難以守住這把劍,但若是給你,以後世華夏之實力,可能守住?”

江逸腰桿筆挺,正色道:“必然!”

“現在已無任何國家可從我華夏奪走任何寶物!”

江逸不由心想,果然是學過數學的皇帝,邏輯思維簡直拉滿。

江逸和康熙一邊說,一邊在禦花園裡走著。

當路過門口,看到被定住的一個大概十幾歲的侍衛時,康熙停下腳步。

“讓他能動吧,朕要他去拿劍。”

康熙看著江逸說道。

江逸心念一動,這個漢家侍衛恢複了行動。

這人在江逸闖進來的時候很猛,足足砍了江逸三刀,刀刀都是奔著要害。

行動恢複之後,他再次朝江逸砍來,江逸也準備好拔劍。

康熙抬起手:“住手!”

“去把大明永樂劍拿來!”

年輕侍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這把劍陛下可是看得很牢的,就連自己作為近身侍衛,也隻偶爾見過兩次,但可是連碰都不能碰的那種。

為什麼陛下,要將他送給眼前這個人?

見陛下也不像是被威脅的樣子,年輕侍衛毅然遵命。

但這把劍,對江逸來說,似乎並冇有那麼好拿。

“江逸,朕要把這劍贈給你和後世,但你也要答應朕一個條件!”

“陛下請說。”江逸回道。

“第一,朕要你告訴朕,該如何破後世之劫?”

康熙側身,麵向江逸,鄭重道:“朕不要華夏的江山是那般模樣,朕不要那麼多人白白去死,他們都是我大清的勇士!”

“第二,朕要你給朕看看後世之強,朕很好奇,後世曆經了慈禧之禍,發展成了何等模樣,為何在慈禧時打不過的夕陽,在你嘴裡,卻彷彿不堪一擊?”

康熙說出了自己的兩個問題。

江逸迅速縷清思路,說道:“陛下若真想破後世之劫,首先就是要摒除對漢家和蒙家的偏見和提防。”

“摒除偏見和提防?”

康熙頓了頓:“這未免也太過虛化,這天下可有哪國能夠對異族摒除這些的?”

“尤其是朕這一族,好不容易得了天下,若不加以防止,萬一讓漢家坐迴天下怎麼辦?”

康熙揚起嘴角:“後世,莫要因你是漢家人,便做了說客。”

江逸正色道:“陛下,後世的華夏人裡,無異族。”

“無異族?”

康熙打量起了江逸,瞪大眼球:“難道華夏全是你漢家的人?”

“不,華夏之地,是五**民族的!”

“五**民族?!”

康熙壓根難以想象這樣的數字:“這怎麼可能?”

“有何不能呢?我們都是華夏土地孕育出來的子女,本就是一家人。”

江逸謹言道:“晚輩曾經去對話過嶽飛,也與嶽飛論過五十六民族,嶽飛得知是欣喜,認為既是自家人,便不該自相殘殺,拳頭應一致對外。”

“莫非陛下,不這麼覺得?”

江逸好奇地看向康熙。

康熙搖了搖頭:“朕不信!”

“五**民族,怎麼可能和平共處,這天下冇有哪個國家可以實現這點!”

“有!”

江逸毅然道----

“她的名字,叫中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