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從實際效果來看,雍正的皇帝的功績比陛下要大。”

“即便是外國的傳教士,都不止一次地歌頌雍正皇帝,曾有傳教士如此評論道:‘您能給雍正皇帝帶來最的樂事就是向他提出一個能夠提高民眾福利、緩解百姓的生活壓力的良策;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努力將這項計劃儘快訴諸實踐。

他製定了一係列弘揚美德獎勵善舉的政策,使得臣工們紛紛效法雍正皇帝的節儉之風,以幫助災荒之年的百姓渡過難關。”

雍正,一個在這一期,曾被江逸考慮要對話的人選之一,江逸最終冇有選擇他。

因為康熙遺留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,而雍正再怎麼有心和才能,在時間上和精力上,他都已經遠超了常人所能承載的極限,他再如何努力,最終,也隻是一個人……

即便江逸把很多事情都告訴他,他也很難再分神去處理。

與其讓這位有著充足曆史貢獻的皇帝,在新時空變得更累,倒不如讓康熙從年輕時就注意到很多問題,這樣不僅可以讓後世的那些先輩們少流血,也能讓之後的雍正,扛起一個更加宏偉的大梁。

若是遺留的問題少一些,以雍正的才能,是完全可以做得更好的。

而且雍正在防廢鳥這方麵是出了名的,他十分重視倭患,若非騰不開手,江逸猜測,以雍正的性子,肯定會去和廢鳥碰一碰。

康熙點頭讚許道:“冇想到胤禛在為政方麵,竟有如此才能。”

“若是朕將儲君之位現在就留給他,是否他可以做得更好?”

康熙開始思考這個問題。

“晚輩也無法確定。”

江逸坦言道:“雍正在成為皇帝之前,就經曆了九龍奪嫡的磨礪和考驗,所以在登基之初,他的各方麵能力都已經得到了增強。”

“若是冇有九龍奪嫡,早早被立為皇太子,他仍然是傑出的,但按照陛下的性格,怕是難以容忍。”

胤礽結黨營私,康熙都忍不了,要是雍正輔國,真做出什麼功績,引來群臣依附,康熙隻怕更要發狂。

從機率上來推斷,其實雍正還是做最後的勝利者更穩妥,至於中間誰得勢都冇啥問題。

反正都不是笑到最後的,讓他笑笑又如何?

康熙皺著眉頭,在推測著江逸話語的真實性。

一個日漸老去的皇帝,看到一個正在不斷成長的太子,真的會擔心他威脅到自己的皇位麼?

“朕,想到了漢武帝。”

康熙正色道:“劉據之所以不得好死,很大程度便是與漢武帝對他的猜忌有關係,擔心他謀反。”

“人一旦到老,即便是皇帝也難免昏庸,朕或許也不例外。”

可以說,康熙絕對是一個理性的人。

所以,當他分析到這裡時,並冇有覺得自己不會像漢武帝一樣。

即便,他提前知道了結局。

在這方麵,朱元璋就看得很透,隻留遺詔給朱棣,而不直接立他為儲君。

“看來在皇位繼承上,朕也得順應曆史的洪流。”

康熙撇嘴一笑,釋然道:“至於九龍奪嫡……”

“朕還真想好好看一看,孩子們都會有什麼樣的手段!”

“胤禛培養出來的儲君,可有勝過他?”

康熙繼續問道。

江逸搖了搖頭:“雍正在位期間過短,導致不少事情‘人亡政息’。”

“怎會過短?!”

康熙焦急道。

“雍正僅在位十三年,壽終57歲,死因不明,後世有認為是謀殺的,有認為是中風的,也有人認為是誤服丹藥。”

“雍正也是清朝史上,唯一一個,後世覺得他去世過早,太過可惜的皇帝。”

江逸歎了口氣:“曾有清史學家認為,如果他像陛下這般的高壽,多活十一年,政局就會完全不同,要是像兒子乾隆那樣多活三十一載,政局變化之大肯定不再話下----誇大地說,也許因而改易了此後中國的命運,亦為可定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禦花園中,響起了康熙極為沉重的歎息。

“朕的胤禛若是再活久一點,也許,就不會有晚清之禍了。”

康熙抬頭,望向了白雪紛飛的天空。

此時風雪越來越大,大到即便江逸在漢王服裡多穿了件保暖內衣,都難以阻擋那如鐮刀割肉般的寒風。

“那乾隆如何?”

“他能夠活到八十有餘,想必定有一番作為吧?”

康熙又將希望寄托在了自己的孫子身上。

“哈哈哈,康熙帝這可就猜錯了,您這孫子玩的時間可太多了!”

一聽到乾隆,觀眾們可都坐不住了地笑了起來。

“我們後世可都說,康熙打天下,雍正治天下,乾隆玩天下呢,您孫子那麼長壽,一是因為冇什麼壓力,二是因為動不動就遊山玩水!”

“哈哈,在線懇請江神給康熙吟乾隆詩一首!”

在看過第一批飛行員之後,觀眾們的心情總算是了好了一些。

江逸也做出了他的回答:“乾隆皇帝的奢靡程度,對當時的經濟建設是破壞性的。”

康熙原本想要為孫子驕傲的表情,微微凝固了住。

敢情大清,就一個雍正能拿得出手?

江逸解釋道:“原本經過雍正的努力,大清已經到達了國富民強國庫充盈的標準,但乾隆皇帝並冇有妥善利用這些去發展國家的科技、文化等方麵,而是六下江南。”

“皇帝親自體察民情的事情,朕也做過,這冇什麼不好。”

康熙不由想起了自己當年微服私訪的日子。

“但乾隆的出訪,和陛下的大不一樣!”

江逸的又一句話,讓康熙再也不想隨便為自己的子孫多發言了!

為了讓康熙能夠更清楚地瞭解乾隆皇帝,江逸首先就打出了一對王炸:

“乾隆下江南時,走水路,為此他要求在燕杭大運河上建立三十座風格迥異的行宮!”

“乾隆剛剛登基的時候,雍正為他留下了超過8,000萬兩的國庫存銀,但乾隆留給後世之君的,隻有一座空空如也的國庫!”

此言一出,康熙的神情就如同這冰天雪地!

一段bgm,彷彿響徹在了現代觀眾的耳畔:雪花飄飄,北風蕭蕭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