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朕的大清,不僅有個毀國太後,還有個敗家皇帝?!”

大雪在康熙麵前飛舞,不斷地撲打在他的臉上,把他辮子和眉毛全染白了。

康熙剛纔還會拍拍身上的雪,但現在都懶得顧了,隻覺得有些無語。

“朕,要看看他!”

康熙感覺胸口憋了鼓氣,不泄不快。

江逸心念一動,時空之鏡上,出現了一個正在下江南的乾隆。

此時,乾隆正坐在遊船中,享受著當地的美味佳肴。

“哈哈,世人都說江南好,朕看江南真的好!”

乾隆看著麵前地道的江南菜,尤其是瞥見黃瓜的時候,嘴角更是忍不住揚起。

“此情此景,諸位愛卿當作詩一首!”

乾隆挺直腰桿,嗯哼了一聲,親自夾了一塊黃瓜,掃視了隨行的大臣一眼。

“諸位,誰能以黃瓜作詩?”

大臣們都知道乾隆的性格,一看他這狀態,就知道‘詩皇’乾隆要出手了,誰還會搶風頭?

“陛下,臣等還需想想!”

“陛下,這黃瓜,怎麼可能做出像樣的詩句呢?”

“陛下,這可真是個難題!”

大臣們紛紛擺出一副皺眉沉思,搖頭不解的樣子。

乾隆看向身旁一位近臣,挑了挑眉頭,問道:“和珅,你可有想到詩句?”

原名善寶,如今已是鈕祜祿·和珅的大臣立即搖頭:“請陛下恕罪,奴才還真想不出來,這世間怎可有大才,能以黃瓜作詩?”

“若真有此天才,奴才定會佩服得五體投地!”

“哈哈哈,紀曉嵐呢!”

乾隆又撇了紀曉嵐一眼。

“這……”

紀曉嵐其實心裡早想到了好幾首,但他剛要說話,卻見和珅插話道:“陛下,紀曉嵐他哪裡知道!”

“哈哈,朕看他也不知道!”

“不然按照他的性格,早開口了!”

乾隆也懶得管紀曉嵐,看著諸位大臣笑道:“看來諸位愛卿,得都像朕學習學習了!”

“朕隻初見這黃瓜,便已心有詩句!”

康熙把黃瓜放進嘴裡,吧唧吧唧地嚼碎,吞了進去。

而後,右手拿起摺扇,“啪!”的一聲,十分熟練地把摺扇打開。

和珅見乾隆可能是熱了,迅速拿出自己的扇子,在他的身後扇著。

乾隆臉色忽地一變,十分鄭重地端正姿態,放聲道:

“菜盤佳品最燕京!”

“二月嘗新豈定評!”

“壓架綴籬偏有致!”

“田家風景繪真情!”

此詩一出,乾隆版專業龍屁團隊先是沉默三秒,作出一副仔細聽的樣子。

隨後,拍大腿的拍大腿,起身喝彩的起身,鼓掌的鼓掌!

“好!”

“好!”

眾多大臣朗聲叫好,紀曉嵐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並且,那些大臣還不斷重複著這首詩。

於是,便出現了許多大臣,圍著一張大桌子,眼裡盯著同一盤黃瓜,一邊三百六十度搖頭晃腦,一邊彷彿正在賞析的樣子。

“好詩!”

“好詩!!!”

“陛下此詩,可當千古絕句,必當名流後世!”

“陛下此詩,真是李白聽了自歎不如,杜甫聽了自慚形穢!”

大臣們爭先恐後地拍著龍屁。

直播間的觀眾們瞬間笑得合不攏嘴,剛還沉浸在傷心中的他們,瞬間感覺心情像是過山車,到了極樂世界一樣。

“哈哈,怪不得乾隆到哪都要作詩,有這麼一群人吹著,是我我也作啊!”

“我嚴重懷疑這些大臣是經過專業訓練的,除非在隻有一個人的時候,否則絕對不能笑!”

“乾隆帝,您可彆這些人帶偏了啊,您還是比較適合吃!”

觀眾們興高采烈地敲擊著手機,瞬間獲得了今日份樂趣。

康熙則狐疑地看了江逸一眼,那表情彷彿是在問江逸:這傢夥真是愛新覺羅的子孫?

竟然連是不是在被拍馬屁都分不清?!

康熙正如此想時,就聽乾隆好像十分嚴肅的厲喝響起:“諸位愛卿可彆光拍朕的馬屁!”

康熙聽後,這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氣,心想孫子還是拎得清的。

然而,下一秒,他隻見到,乾隆一邊擺手,一邊笑得合不攏嘴,十分滿意地又夾起了一塊黃瓜:

“不過要說詩詞方麵的才華,朕自認為,還是可以和李太白一較高下的!”

康熙:“???”

江逸撇著康熙這越來越失控的表情管理,嘴巴不由緊緊地合攏,生怕一張開就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
不行,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……

“要說黃瓜啊,朕還是更喜歡京城裡的。”

乾隆笑談道:“不過江南之景,讓朕不由詩興大發,這一趟下來,隻怕區區百首,不足以暢敘幽情。”

“若是有哪裡需要糾正的,諸位愛卿可千萬不要藏私,可彆讓朕給後世留下笑話。”

乾隆一杯酒咕嚕下肚,和珅十分有眼力見地給倒了上。

“陛下請放心,您的詩可真是萬裡挑一,必然在後世廣外流傳。”

“後世定會有無數的文人墨客,為能夠將陛下的詩句,題在畫上,而感到驕傲、自豪!”

和珅毫不臉紅地說道:“其他人奴纔不知道,但奴纔可以肯定的是,若奴才為後世子孫,就算豪擲萬金、傾儘家財,也會求一副陛下的真跡!”

“哈哈,和珅你要是這麼說,那可得筆墨伺候了!”

乾隆瞬間來了題詩的興致。

和珅立馬點頭哈腰,手一揮,文房四寶當即被送了上來。

能做乾隆的寵臣,除了具備真才實學之外,就是會竭儘全力地思考乾隆可能會需要什麼,並且都會提前準備到位,隨時準備伺候著,這種人,最容易被人罵,但又是最容易吃香的。

康熙不解地看向江逸,問道:“真如和珅所言麼?”

江逸搖了搖頭,回道:“後世的很多字畫,恰恰因為是乾隆帝寫的,反而會被降價,甚至無人想要收藏。”

康熙:“……”

“當朕未曾問,你未曾聽。”

“噗嗤!”

“哈哈哈!”

現代無數觀眾瞬間破防。

“抱歉,忍不住,真的忍不住!”

“這是我第一次看典藏華夏忍不住笑!”

“乾隆帝啊,你快收斂點吧,你爺爺現在可正看著你呢!”

“哈哈,這要是曆史上真正的康熙和乾隆,那就是妥妥的翻車現場啊!”

而此時,乾隆又開口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