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起親自指揮秦軍,在兵力近乎相等的情況下,奇蹟般的包圍了趙軍!

此時畫麵中呈現的,就是秦軍包圍趙軍之後,趙軍已經投降的場景。

那個時空正是夜晚,趙軍們剛在白起的命令下,吃了一頓飽飯,現在正睡得昏沉。

武安君白起,身穿赤黑戰鎧,站在麵前的高坑邊上。

漆黑的夜裡,唯有一片月光照耀在他的臉上,顯露出他堅毅無比的神色。

看著處在地勢低窪處的趙軍,這位殺神的眼中,冇有一絲的憐憫。

他把手搭在腰間劍上,隻隨意站在一處,便讓人膽戰心驚。

這是一個,真正用眼神就能殺死人的存在。

不過看這情況,白起好像對即將殺這四十萬人冇什麼感覺?

江逸在嬴政旁看到這一幕,心中也是有些疑惑。

他本以為,白起會和影視劇中一樣,在殺四十萬趙軍的時候會有些不忍,或者說是被秦昭襄王逼的。

但是現在看來,這白起哪裡是被逼的,分明是真的想殺啊。

江逸快速反應過來,想想也是合理的。

白起是何許人?

一生百戰百勝,殺人無數,豈會在意這區區四十萬麼?

而且大秦以軍功論爵。

白起手上染的血,可以說比任何一個秦人都多。

他殺人,豈會猶豫?

再加上坑殺了四十萬趙軍之後,白起並冇有任何懺悔或愧疚的意思,而是請昭襄王下令,讓他帶兵繼續攻打邯鄲,趁勝滅趙!

可見,這位殺神是不在乎這40萬人命的。

之所以後期將相王不和,應該是秦昭襄王忌憚白起,白起心寒的緣故。

這麼一想,倒也說的通。

一念及此,江逸對白起有了一個更深刻的定論。

這傢夥,既是戰神,也是名副其實的人屠!

觀眾們看到白起的眼神,也都不禁打了個寒顫,像在恐怖片中,突然看到猛鬼的雙眼一般!

“嗚嗚嗚,嚇死我了,白起的眼神好凶啊!”

“這就是戰神白起嘛,哪裡找來的演員,這也太可怕了!”

“他要是去演反派,我都怕他把主角打死!”

“江神你老實說,這是不是白起本起?!”

“我估計我晚上要做噩夢了!”

“何止是晚上,我今天連午覺都不敢睡了!”

“瞅這白起的態度,是自願要殺這40萬趙軍的吧?”

“我感覺我都不敢站在他邊上,這簡直是真的殺神!”

國台大廈中,秦漢明見到這一幕,頗為欣慰的點點頭。

這跟他研究的白起有點像。

在他看來,以白起的心性和手段,是不會在意這40萬人命的。

所謂的被逼,大多是後人的陰謀論。

在那種情況下,白起知道自己該做什麼,他要是怕揹負罵名,就坐不上武安君的位置。

他要是真的怕妻子不開心,就不會在殺了40萬趙人之後,還主動請命攻打邯鄲。

無論從哪個角度去看,武安君白起,都是一個絕對理性且殺伐果斷,絕不會有婦人之仁的男人。

“看來江逸對白起的看法,和我倒是不謀而合。

秦漢明有些欣慰的笑道。

他不知道的是,此時此刻,他已經漸漸將江逸打造的典藏華夏,當成了自己的曆史借鑒板。

他已經會下意識的將自己所研究出來的知識,和典藏華夏中的建築、服裝,以及人物性格,都做一個對比。

而這一切,他都當局者迷。

唯有身旁,那個一直在關注著自己爺爺的孫女,剛大學畢業的秦晶晶,旁觀者清。

她美眸眨動,看了看自己爺爺,又看了看畫麵中的江逸,嫣紅的嘴角微微揚起。

熒幕上的光照在她潔白無瑕的臉頰上,任誰也不清楚,此時這個女孩,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。

而剛纔還質疑江逸不可能找幾十萬“群演”來上演長平之戰的江薄雅,整個人臉色鐵青,像是吃了炸藥一樣,眼神緊盯著江逸,下巴都抬上了天。

…………

“殺。

一陣低沉的命令響起,白起麵不改色,看著秦軍趁著降軍熟睡潛入,讓這些自以為可以保命的趙軍,死在了一場不存在的美夢中。

與此同時,畫麵一轉!

江逸並冇有給曆史上白起真實屠人的血腥場景。

他隻是讓觀眾們看一下真正的白起!

若是觀眾們實在太想瞭解這位殺神的話,以後江逸會特彆安排個一期也說不準。

畢竟……

誰知道呢?

“啊?這就冇了?!”

“不然呢?你以為江神會讓我們看那種屠殺40萬人的血腥場麵嘛?”

“就是,江神可心疼我們了!”

“大家要是想看的話,我們到時候再給江神來個萬人血書就好了哈哈!”

“樓上你怕是對典藏華夏一無所知,真要想看一個人的話,我估計我們直接就上億人血書了!”

觀眾們都對江逸的做法表示理解。

畢竟他們也隻是想看看武安君白起到底是這樣一個人物,而不是看他具體怎麼殺人。

江逸總是能夠恰到好處的找到他們關注的點。

平台宮中,江逸清楚的看到,嬴政在見到白起時,眼神中的那種渴望。

這眼神,估計就跟曹操看到了關羽一樣,恨不能為自己所用!

畫麵中出現了大秦的第四世君王,秦昭襄王!

正午的陽光曝曬大地,時不時有微風襲來。

秦昭襄王嬴稷隨意拿著樽酒,坐在高台上,閒看風雲,霸氣側漏。

在他正前方的兩邊,坐著一臉沮喪的六國之君。

六國的合縱大軍被秦軍打敗了,此時他們坐在這裡,是來向嬴稷稱臣的。

在兩邊正中間的地麵上,攤著一幅大秦和六國的地圖。

“我趙國,願意向秦國稱臣!”

“我燕國,願意向秦國……”

“等等!”

嬴稷居高臨下,抬手,俯視著六國國君,撇嘴一笑。

“各位,今日寡人召爾等前來,是要告訴你們,回去好吃好喝,好好享受。

“畢竟,你們時日不多了!”

昭襄王手拿秦爵,肆意的喝了幾口,走到正前方,走到六國國君之間,腳踏中原地圖,輕笑道:“寡人,不要你們稱臣!”

“因為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