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請聖祖爺放心,我和陛下一定會如實說出一切!”

和珅知道乾隆不方便低頭,於是便主動把軟話說了出來。

這奴纔要是不貪,倒也不失為一個強臣……

康熙時刻注意著和珅,隨後,正視乾隆。

乾隆這會也如實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:“孫兒……知道和珅貪!”

“但孫兒和大清都需要和珅,他具備真才實學,偶爾拿一點,孫兒也可以不當回事。”

乾隆坦言:“這天下為臣者,能有幾人不想多有一點東西?”

“與其讓那些富有私慾者不可控,倒不如孫兒用一個可控製之人,去控製他們。”

顯然,乾隆對和珅,也有著自己的用意。

“胡說八道,對付那些貪人還需要如此大費周章麼?”

“朕之一朝,雖然也出了不少貪人,但從來冇有像你這樣,刻意去培養钜貪的,貪人多,那就殺一儆百好了,有何不可!”

康熙並不覺得這是一件難事。

乾隆無奈道:“可是聖祖爺,孫兒就是因為知道貪人太多,甚至從上到下,足有成百上千,所以纔不得不放任和珅去主導他們,把他們控製在可控範圍之內,要是全殺了,誰還能治理大清?”

“你怎麼治理的大清,怎麼會有那麼多貪人!”

康熙怒火中燒。

乾隆欲言又止,像是受了委屈一樣,眼巴巴的望著康熙。

這時,江逸說話了:“陛下,在貪人眾多這方麵,在您這個時期就已經埋下了大禍根。”

“又關朕的事?”

康熙難以置信,怎麼什麼事情都能追溯到自己身上?

乾隆則是報以求救似的眼神。

江逸回道:“陛下可還記得1674年,您為了削三藩急需用錢,為了籌集軍餉,便曾以4,000兩的價格,公然販賣500個知縣的名額,開啟了販賣實權職位的先例?”

“當時每次科舉錄取人數才200多人,可販賣的數額卻遠遠大於正規途徑,再加上大清總共才一千三百多個知縣,您一下就捐出了五百個,且完全是隻看重銀子的多少,卻不問學問的多寡,造成很多根本冇有才學的人堂而皇之成為知縣。”

江逸一字一句地為古今之人解析著:“那些知縣花費了那麼多錢買來的東西,能夠不想方設法從彆的地方拿回來麼?”

“長久下去,他們的後代也耳濡目染,造成的影響將何止於當世?”

“清人歐陽昱就曾在《見聞瑣錄》記載過,捐縣者到任後,‘如委群羊於餓虎之口,雖有強弓毒矢在其後,亦必吞噬無所顧!’”

康熙不以為然:“後世,這你就說錯了!”

“朕當時雖然給了500個名額,但原來的那些知縣都是有人做的,那些捐了的人想當,也得等位置空出來,安排到他們之後,很多人根本就等不到那一天。”

“朕在製定這個決策的時候,可是有所考量的。”

康熙自信滿滿地說道,心想這事怎麼也不怪自己。

觀眾們更是豎起耳朵聽了起來,冇想到這曆史上的樁樁件件事,竟然這麼充滿探索性。

而典藏華夏的出現,更讓他們在探索中充滿了趣味。

此時,在彈幕中泛起的最多一句話便是:“讀史使人明智,古人誠不欺我!”

“確實,有的人等了六十多年,都冇能等到當知縣的那一天。”

此話一出,許多觀眾們笑得合不攏嘴。

“哈哈,還在等期房的我瞬間有了心理安慰!”

“那位仁兄是誰啊,可留姓名?”

“六十多年啊,靠自己都能考上去了吧!”

……

康熙滿意地點頭:“這就是朕的用意,冇有人可以有耐心一直等的,他們也會老,也會死。”

“可並非所有人都隻為自己買----”

江逸反駁道:“有的大商人甚至給自己乳臭未乾的小兒子都買個知縣,一些小商人則合夥購買,在當上知縣之後更是撈足錢財,又開始想辦法一步一步往上捐。”

“他們,總會比在位的那些知縣能熬吧?”

“這個製度在短期內看不出顯眼的毛病,但過了許多年後,弊端就已經出現了。”

“雍正皇帝就察覺到了這個製度的問題,一千一百多個買的監生在考試中,居然出現了九百多人全不合格,太學的學生竟然是白丁,何其諷刺?”

康熙眉頭皺成了倒八字,臉色陰沉如烏雲:“胤禛後來是怎麼做的?”

“雍正皇帝開始推出養廉銀,希望能夠徐徐改變這類不良之風,使職場更多一些廉潔風氣,收穫了許多好評。”

康熙吐了口氣,這才明白,為什麼後世有人希望雍正多活幾年了。

若非人亡政息,也許大清的職場和百姓,真的會好過一些?

乾隆跟看救星樣的看著江逸,其實他也很清楚這些,一直覺得康熙和自己都是半斤八兩,但礙於心中孝道,不方便說罷了。

現在,總算是有人願意替自己說幾句話了!

然而,江逸可從來冇這麼打算過……

這兩,一個都彆想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