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奴纔在!”

和珅趕緊把頭更加低下,不敢直視康熙。

“你以為你有所說的兩不貪,就是一個有原則的人麼?”

康熙撇嘴道:“你所謂的兩不貪,是因為怕觸及到國和民之大忌,所謂的規矩,不過是用來被你當作護身符的保障,是你怕自己越了不能越之界。”

“其他貪人不怕,那是因為他們山高皇帝遠,而你位高權重,所以不得不如履薄冰。”

康熙的眼神呈現出彆樣的淩厲和睿智。

江逸和觀眾們都仔細地聽著,想看看康熙帝是如何看待這位第一钜貪的。

“你知道隻要你不拿這兩樣東西,以弘曆對你的喜愛,定然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就算下麵出了事情,你也可以明哲保身。”

“聖祖爺,不是您所想的那樣,奴才也是苦命出身,自小和弟弟和琳相依為命,奴纔是因為見過底層疾苦,深知百姓步入仕途和的不易,這纔有所拿,有所不拿----”

和珅可萬萬不敢讓康熙繼續說下去,否則康熙火大了,直接給乾隆來句祖宗旨意,讓乾隆把自己砍了,到時候自己就算有十張嘴,也於事無補了。

“朕雖然不知道你做過的具體事情,但朕清楚,一個真正想要為科舉和災民百姓做些事的人,會有怎樣的心思和舉動。”

康熙的眼神彷彿將和珅徹底看透:“你要真的是因為見過民生疾苦,就更應該拒絕收受私錢,你也許會跟朕說,你不收,還會有彆人收,那朕不妨問你一句……”

“大清,可有第二個和珅?!”

康熙語出如雷,字字句句皆震顫在和珅心中!

和珅搖頭:“但是大清可能就會出另一個大貪人!”

“嗬嗬----”

康熙漠然:“和珅,你是不是貪人做久了,就以為誰都當第一?”

“這----”

和珅語塞,好不好當他是最清楚的了。

他頓了頓,瘋狂搖頭:“聖祖爺,奴才……也苦啊!”

“奴纔不拿,那些人遲早會跟奴才作對,奴才上要承聖意,合聖心,下要處理要務,若是不拿,即便奴才位高權重,他們也會有很多的藉口來拖延時機。”

“到時候奴才就算有心,也無法再為百姓們做些事情了!”

和珅聲淚俱下,兩滴大眼淚珠說掉就掉了:“聖祖爺,奴才雖說冇有為大清立下大功,但也有過汗馬功勞,奴才身處在那個尷尬的位置上,很多事情,都身不由己……”

有些話,和珅不敢說。

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他不得不做乾隆的錢袋子啊。

六下江南,乾隆不可能什麼都從國庫裡拿錢,而僅靠他的那些錢也根本不夠,這時候就需要和珅出手了。

乾隆也知道和珅光靠俸祿不可能那麼有錢,但和珅還真就不怕在乾隆麵前擺闊綽,乾隆要啥買啥,這就是兩人之間的默契。

乾隆看著和珅欲言又止的樣子,心中很是滿意,心想這個時候,你這奴纔要是把朕供出來,那就等死吧!

然而,乾隆不知道的是,時空之鏡上響起了他的心聲。

康熙一聽,頓時狐疑地看向江逸:“哪來的聲音?”

“乾隆皇帝的心聲。”

江逸也有些意外,這時空之鏡可是相當於把乾隆徹底給賣了啊。

康熙馬上就怒了:“弘曆,你到底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朕!”

“朕已經聽到了你的心聲,你為何說不要讓和珅把你供出來,你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?!”

乾隆眼珠子瞬間瞪如死魚眼一般大,這都可以聽到?

“爺爺,我什麼都冇有想!”

“你信不信爺爺讓你出生後活不過滿月?”

康熙怒視道。

乾隆趕緊認錯:“爺爺,這其實是我跟和珅之間的一種默契!”

反正那些人都被定住了,和珅也不是外人,後世說到底也就隻有一個人,乾脆就跟爺爺交待了……

乾隆內心暗歎,大不了挨頓罵的事情。

“因為孫兒不想太過動用國庫裡的錢,但無論是出巡還是各種事宜都很需要,所以便允許和珅在適當的範圍內收斂財物。”

“孫兒這也是想要為了國庫多省一些,想給子孫後代多留一些,至於您所說的國庫空虛,孫兒想,可能是冇能管理好……”

乾隆徹底豁出去了。

“朕怎麼會有你這樣自私自利的孫子!”

“胤禛若是知道,他辛辛苦苦拉起來的江山,就這樣毀在了他兒子的手上,縱然於九泉之下,都會心如刀絞啊!”

康熙,徹底狂暴了。

雖說他剛纔隱隱猜到了答案,可這就跟猜想自己養了十八年的兒子不是親生,結果dna出來,還真是給彆人養的感覺類似。

這種坐實,是會讓人瘋魔的!

“朕的孫子,竟然放任出了一個钜貪的出現,還美其名曰是想為了給國庫多留些錢!”

康熙嘶吼道:“天啊,天啊!”

“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!!”

“弘曆,你隻顧個人享樂,竟絲毫不去考慮平民百姓的疾苦,竟絲毫不去想,那些人從下到上,會壓榨百姓多少民脂民膏,會間接對國家的錢糧造成多大的損失!”

康熙實在難以接受,自己拚儘全力想要維繫好的大清盛世,竟然會隻在兩代之後就開始走下坡路!

這種打擊,不亞於江逸告訴他,自己的皇位會被很多異域人坐!

“朕為了大清的江山,是下了何等的大功夫,朕不惜承受著後世罵名,把最好的科技都封鎖在紫禁城,把最先進的知識都留給了皇室,讓百姓們便於被皇室統治,結果我大清皇室不過到你弘曆,就麵臨崩潰!”

“那朕之前封鎖的意義在哪裡,朕拚命維繫大清江山的意義在哪裡?!”

康熙抬頭望天,漫天飛雪落於眼中,他隻感覺自己好淒涼,好痛苦!

“朕,錯了!”

“錯在以為我愛新覺羅的皇室會將這一切都很好的發展下去,錯在以為隻要愚民就可以永保大清千秋萬代!”

“錯在有了你這個不孝之孫!!!”

康熙的眼神中滿是血絲,劍指乾隆:“弘曆,你自私自利,心無大局,甚至連自己孩子的未來都不考慮……”

“這樣的你----”

“怎配為君?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