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和珅不知道的是,此時此刻,乾隆甚至比他還怕他死。

這麼稱心如意的狗腿子,朕用得太順心了!

“爺爺,和珅一定可以改過來的,他一直都知道何為輕重,那些禍國的大事他是一件都冇有乾,隻是因為孫兒平日裡對他管教不嚴,日後孫兒一定嚴加控製!”

康熙虎目一眯:“難道你認為,惡小不足以誤國麼?”

“和珅的惡是一點一點累積起來的,如今已經對大清產生了難以根除之後患,你若是放縱他,那就是在明知有亂國奸臣的前提下,還要助紂為虐!”

和珅磕頭如搗蒜,額頭磕在船板上的聲音,就如同錘子用力敲鋼盤一般清脆,即便鮮血不斷被磕碰而出,也不敢停下。

咚!

咚咚!

“聖祖爺,奴纔再也不敢了,奴纔再也不敢了!”

“三年,請您給奴才三年時間,三年內,奴才一定輔佐陛下,造就一個青天盛世!”

和珅眼巴巴地望著康熙,聲淚俱下:“聖祖爺,奴纔有用,奴纔對大清還有用!”

“奴才知道哪些是貪人,哪些地方迫切需要整治,迫切需要安排一些新的職員,奴纔會接受聖祖爺在天之靈和陛下的監督,懇請聖祖爺,千萬給奴才一個機會!”

和珅繼續磕頭,聲音就好似機關槍掃射一樣喋喋不休。

但康熙卻是半點都聽不下去了,不屑道:“你自以為比之鼇拜如何?”

“鼇拜?”

和珅是知道那段事情的,康熙16歲命人作“布庫”之戲,智擒鼇拜,當時所有的大臣都主張將鼇拜滅族,不過康熙帝顧念鼇拜功勞,赦死罪而拘禁……

和珅快速想康熙為什麼會這麼問,是想要用鼇拜之罪跟自己比較,還是比較功勞?

然而。

和珅很快便得出了一個讓他大驚失色的答案!

“求聖祖爺千萬饒奴才一命,饒奴才一命啊!”

和珅這次把頭磕得更狠了,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。

江逸也聽出了康熙的話外之意,這是他在明明白白的告訴和珅,朕連鼇拜這樣權勢滔天的大功臣,都能夠毫不猶豫地拘禁,你區區一個和珅,算得了什麼?

康熙冷聲,撇嘴一笑:“你不是自以為有功麼,難道功勞還能大得過鼇拜?”

“你可知道,在弘曆死後,你是被新皇帝抄家的,你貪到最後,不過也落得弘曆留下遺詔,讓你不得好死的下場。”

誅心之言!

江逸迅速反應過來,遺詔的事他可從冇來冇跟康熙說過,康熙這是在挑撥乾隆和和珅的關係!

而乾隆聽到這話後,眼神也變得凶狠起來,如果以後他真的這麼做了,而和珅提前得知的話……

那麼這個奴才,會不會對皇室的統治造成影響,會不會對自己不忠誠?

乾隆雖然寵信和珅,但皇權,在任何一個皇帝心中,那都是至高無上的。

為了以絕後患,此時的他,已經毫不猶豫的起了殺心。

他知道這是康熙在逼自己殺和珅,但這已經是彆無選擇的事情。

爺爺,到底是爺爺,想讓自己殺一個人,總會有各種辦法!

誰知和珅一聽,趕緊磕頭道:“奴才犯了那麼多錯,理應不得好死,這是奴才應當有的下場,陛下做的是對的!”

“陛下若是仙去,奴才甘願為一隻鶴,生為其勞,死供其馭,哪怕五馬分屍,也願意為了愛新覺羅的皇室效死命!”

此時此刻,饒是許多觀眾都不由佩服和珅的頭腦。

“怪不得人家能夠成為大貪人,這腦子誰不佩服?”

“唉,可惜和珅冇有用在正道上,否則怕也是個能夠名流千古的能臣!”

“是的,就像那個賑災事件,和珅就乾得很漂亮啊,可惜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!”

“冇錯,心不正,行不遠!”

“反正看了這期後,我覺得不管做什麼都要先把人做好,最起碼的原則就是坦蕩!”

這一幕引發了許多觀眾的沉思,他們有的為和珅的才華用錯了地方可惜,希望自己以後能夠活得坦坦蕩蕩,否則練就再多的才能,也不過是曇花一現,終有報應。

有的也在反省自己,在以前的人生中,有冇有因為心不正,而走了一些錯路,自己以後應該怎麼改變,或者是……救贖?

螢幕前,一個觀眾鼓起勇氣,給自己已經許久沒有聯絡的朋友打去了電話。

“老姐,欠你的錢很久冇能還上,我很抱歉……”

這是男人在高中時期認的一個老姐,早在高中時期關係就很好。

老姐曾經出過車禍,當時男人半個月也就100塊錢的生活費,除去來回車費20塊就隻剩八十,那半個月不知道怎麼花的,硬生生省下了六七十塊錢,買了箱八個核桃,去醫院裡探望。

回學校的時候他也瞞著家裡,又買了一箱純牛奶送了過去,再吃了一段時間的土。

這份情誼他們一直堅守了很久,後來男人遇到了困難,就找老姐借了些錢,可冇想到困難接踵而至,導致有好幾次都不知道,或者說是不敢回她的資訊,就這樣拖著拖著,男人也不知道,該怎麼辦了……

現在他已經畢業三年了,還是冇什麼好轉。

他恨這時運為何如此不濟,恨為什麼在關鍵時刻哪裡都會出現問題,恨很多本可以守住的東西,都再也冇機會守下去……

他一直不知道該怎麼麵對那些幫助過自己的朋友,直到看到了這一期後,他想起了這個,自己一度不敢麵對的人。

“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,我就把它還上好嘛?”

男人哽咽的說道,他比誰都想做一個坦蕩的人,因為他在黑暗裡壓抑了太久了,失去了太多了……

他不想再失去最初的那個自己……

那樣,即便自己哪天真有了能力,又如何有臉去微笑著,和朋友再見?

手機的另一邊,傳來了一個年輕女子沉重的歎氣聲:“錢從來都不重要……”

“我隻是,想等到你的一個迴音啊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