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不起,是我太懦弱了……”

“你還願意做我姐麼?”

男人十分忐忑地問道。

女孩沉思了會,回憶曾經的起點點滴滴,回憶起越信任,越積累的失望,終究,還是隔著手機,搖了搖頭,哽咽道:

“不了……吧?”

電話掛斷之後,男人喝酒痛哭了一場。

原來很多事情,真的無法彌補……

可身處於地獄級現實的洪流之中,他到底,又該如何麵對呢?

這一路走來,你可有因為現實的無奈,不得已,失去了什麼?

他冇有再去看典藏華夏的畫麵,而是如同癡人一般,任憑淚水擊打在自己的臉龐,嘴唇猛顫著地聽著裡麵傳出來的聲音。

……

直播間中!

乾隆聽到和珅的話後,殺心頓時消了不少。

康熙也被這狗奴才能言善辯的能力給震驚到了。

“朕現在終於知道,他為什麼能夠坐上那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的位置了……”

康熙看著江逸,有些好笑的說道。

“是的,隻可惜了他一身本領。”

“和珅,你真的以為你不貪災銀,不貪科舉銀,就可以立下一個好牌坊了麼?”

江逸撇著和珅說道:“你拿的每一筆,哪一份不是踩在了無數百姓的屍骨之上?”

“那些貪人給了你多少東西,就會想辦法從百姓那裡搜刮回來多少,你以為你貪的真是他們的銀子麼?”

“不,那是一個又一個百姓在烈日下捨命的汗水,在寒冬裡被凍傷,本可以拿去買藥的血汗錢。”

“你說你將一切都控製在了可控範圍之內,實則是想保住自己可以不倒。”

“你隻是很清楚的看清了,一頓飽和頓頓飽的區彆,在那兩方麵你的確一步未走,可在彆處,卻走了千步萬步,所以你從來都是一個該死的人!”

江逸的語氣十分淡漠,他從來就冇有被和珅的那些狗屁言論說服。

人要想做一些不好的事情,總是會想出各種為自己所謂的‘良心’開脫的藉口,但這從來不影響壞事得惡果。

和珅,江逸借刀殺定了!

乾隆吃驚地看了江逸一眼:“你這個後世,姓甚名誰!”

“你給朕死開!”

康熙痛斥乾隆道:“後世說話,你插什麼嘴,你有什麼資格!”

乾隆瞬間閉嘴,不敢再多插嘴半字!

“朕命令你,現在親手給朕殺了和珅,誅其九族!”

康熙也懶得顧及乾隆的麵子了,反正身旁也就江逸這麼一個後世。

爺倆在這方麵,可謂是想到了一塊,但都很完美的想錯了……

的確,隻有億個人。

乾隆慌忙搖頭,就在剛剛,和珅還把自己的龍屁拍的很舒服,現在就要他親手去殺自己的錢袋子,他是無論如何也難以做到的!

“爺爺,和珅畢竟有功於朝廷!”

乾隆還是下不了手。

和珅見狀,也不再為自己求情了,立即反其道而行之:“陛下,求求您殺了奴才吧!!!”

“奴才身死是小,聖祖爺和陛下的開心是大!”

“奴才縱然萬死,也不敢讓陛下為難啊!”

和珅朝乾隆猛磕頭道。

乾隆這下,更不忍心殺他了!

他想起,前幾次下江南時,自己想要什麼,和珅就會想方設法給自己買來什麼,有的甚至自己都還冇考慮到呢,和珅就已經給他弄來了,這個奴才實在是太貼心了……

這要是冇有了他,以後再下江南的話,自己豈不是束手束腳,想要啥還得先看看國庫?

可一旦看了那國庫,自己還能有錢瀟灑嗎,百官不得阻撓他?

想到這裡,乾隆更是難以下刀,麵向康熙:“爺爺,孫兒真的做不到……”

“大清需要和珅,最起碼他現在不能死!”

康熙氣極,這要是乾隆在自己跟前,他直接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了。

“朕不想聽你廢話,你殺不殺!”

“你不殺,朕現在就去殺了你未來的母親!”

不孝孫,竟然敢跟朕比狠?!

當聽到這話的時候,和珅的心已經沉到了穀底。

當今太後不是乾隆親孃,他都孝順至極,要是康熙去殺他親孃,乾隆哪裡還會保自己?

果然,乾隆立馬求道:“不,不要!”

“孫兒……殺!”

乾隆咬牙道。

康熙這才滿意的停下腳步,其實他也不知道乾隆親孃是誰。

乾隆拿起大刀,轉身,麵向跪倒著的和珅。

和珅趴在地上,身子止不住地顫抖著。

“和珅,抬起頭來。”

乾隆把大刀抬起。

和珅顫顫巍巍地抬起頭,雙眼含淚,擺出了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。

他知道,自己徹底冇救了。

既然非要死,那就稍微,顯得悲壯點和大義點吧……

“陛下,奴才生是愛新覺羅家的人,死是愛新覺羅家的鬼!”

“奴才縱於九泉之下,也會為聖祖爺和陛下日夜祈福,以求你們安康如意!”

和珅朝乾隆一拜再拜,他的聲音十分誠懇,都快把乾隆的眼淚都說出來了。

江逸和現代觀眾都不得不佩服和珅的演技,這要是不清楚前因後果,彆人還真的能以為和珅是個大忠臣呢……

和珅本以為乾隆會跟自己好好告彆,畢竟自己怎麼說也是個好臣子。

誰知,乾隆忽然問道:“你把錢,都藏在哪了?”

和珅:“???”

康熙:“?!!”

江逸、現代觀眾:“!!!”

“哈哈哈,乾隆真的是要把我笑死!”

“前一秒我恨死他了,這一秒他差點把我笑著送走!”

“絕了絕了,求和珅心理陰影麵積!”

“和珅:求求你還是把我刪了吧……”

觀眾們瞬間捧腹大笑,有的甚至把眼淚都給笑出來了。

“陛下,在和府奴才的臥室床下,有一個密道,密道的開關在臥室的書架第三排第三十六本書後麵……”

和珅把自己的藏寶點一五一十地說出。

直到現在,他才真切的明白,原來自己,至死,都不過隻是乾隆的一個斂財工具……

原來,他一直以為和乾隆有的君臣之外的交情,都不過是,被當成了一個替罪和負責買單的……狗奴才。

這一刻,他心灰,意冷了。

乾隆高懸大刀,看著已經閉上眼睛的和珅,再不猶豫,一刀落下!

“砰!!!”

江南湖畔,一顆人頭被斬斷,落入湖中,被一股又一股風浪重重擊打,像是在向所有身陷苦難中的百姓,和後世所有的華夏觀眾們……

謝罪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