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乾隆觀望著和珅被飄走的人頭,心情有些低落,五味雜陳。

他什麼都知道,但和珅真的是一個好奴才,貪不貪的,反正到頭來都是進自己的腰包。

他一死,乾隆真就再找不到第二個這樣的狗腿了。

想起自己曾經下江南時,看到一些價值連城的古董,他作為皇帝,自認為親民愛民,又不好意思去自己打自己的臉,就隻能買,但又冇錢,這個時候和珅就會人模人樣地站在他前麵:

“咱爺看上的,多少錢咱都買得起!”

“哈哈,區區一點小錢,在我們爺麵前算個屁!”

現在,這樣的日子,一去不複返了……

乾隆把刀放下,長歎了口氣。

既然和珅已死,那就轉移注意力吧,和府應該有很多寶藏。

到時候,明麵上抄和珅的家,暗地裡再把那些財寶弄出來,給自己建一個小金庫,以後還是可以繼續揮霍的。

想到這裡,乾隆心底總算有了點慰藉。

“爺爺,孫兒會按照您的意思,誅和珅九族。”

既然木已成舟,乾隆自然不會再去得罪康熙。

康熙點點頭:“這就對了,以後你要勤政愛民,做一個真正的好皇帝,彆做那些表麵文章。”

“若是你能夠承雍正之誌,想必後世很多災難都不會發生。”

乾隆趕緊說道:“請爺爺放心,孫兒一定能夠做到!”

“和珅家那些錢,你必須用在為百姓謀福祉身上!”

康熙緊盯乾隆,他算是看清了這個不孝孫了,不管不行!

乾隆一聽這哪裡行,自己還準備多下幾次江南呢,趕緊回道:“可是爺爺,國庫如今也很空虛……”

“孫兒養和珅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他的錢,能夠填充國庫的空缺,如今隻是把日子提前了而已。”

“朕不想跟你在這廢話!”

康熙怒了:“殺了個和珅還不足以教訓你麼?!”

“朕接下來說的每一句話,你都要給朕不折不扣的做到!”

康熙看到這孫子就來氣:“第一,朕要你在三年內,還百姓一個青天盛世!”

“第二,從今天開始,朕不允許你再鋪張浪費,朕要你齋戒十年!”

“第三,二十年內,除非江南有戰事或大災,否則不允許你下江南半步,你就給朕在紫禁城老老實實的待著吧!”

對此,康熙也有著自己的用意,現在殺了乾隆,大清無人繼位,天下隻會更亂,到時候自己又得錯上加錯,倒不如威逼乾隆,把才能和心思用在治國理政上,這樣也許能夠會好一些。

而他每說出一個要求,乾隆的臉色便拉胯一分,這可相當於是在要他的命啊。

玩了半輩子了,本還打算以後能更開心點,這樣一來,自己豈不是比死還難受?

可是乾隆不敢再和康熙頂嘴了,齋戒也被扼殺在繈褓裡好……

“孫兒,一定做到!”

乾隆咬牙說道。

見到他這表情,康熙真的是恨鐵不成鋼,最後警告道:“朕會看著你的,以後若有半分懈怠,要麼朕去殺你,要麼你自裁!”

話音落下,康熙給了江逸一個眼神,示意自己不想再看到這個不孝孫了。

江逸會意,將時空之鏡的功能撤去。

“朕還是想殺他,可會乾擾後世和他現在那個時代?”

康熙覺得不解恨,這個不孝孫讓自己背了更大的過錯,就這麼放過,實在是如鯁在喉。

“不會。”

江逸言簡意賅。

康熙點了點頭:“那就好!”

於是,幾年之後,那段史書,還真就成真了……

曆史上又多了一個……莫名夭折的皇子。

江逸心中推測著節目時間,隻剩下十分鐘不到,差不多該到收尾的時候了。

他鄭重地看向康熙,問道:“陛下,後世再有數日,便是除夕之夜。”

“晚輩打算在除夕之夜邀陛下與後世再見,陛下可願?”

江逸發出了給康熙的一份口頭邀請,這並非是正式的,隻是提前打個招呼。

既是邀請先輩,自然不能這麼草率,該做的邀請函還是得有的。

“我……配見後世嘛?”

康熙有些不確定了,要知道他最開始跟乾隆可是差不多的自信。

比起隻是挨訓的乾隆,康熙的世界觀等各方麵,都是受到了沉重打擊的。

江逸回道:“若是陛下之後可以勵精圖治,知錯而改,既是先祖,又並非慈禧那般十惡不赦之人,豈有不能見之理呢?”

“到時,晚輩還會邀請一些神秘先輩出現,相信會十分熱鬨。”

“哦?既是如此,那朕願去!”

康熙欣喜道,更加堅定了要砍乾隆的決心。

而直播間的觀眾們聽到這話,可瞬間都來勁了。

“好傢夥啊,這不會第九期的彩蛋吧,今年除夕有皇帝們陪我們過年?”

“不會被安排在春晚的某個節目裡吧?”

“江神你要是這麼設計,那我可就來興趣了,今年春晚看不到你,我第一個點舉報!”

“絕了絕了,這波我吹爆好吧!”

“江神你可千萬彆給了我希望,又讓我失望啊!”

觀眾們個個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,巴不得明天就是除夕!

而一些自媒體也迅速抓到了熱點,這要是把訊息擴散出去,直接火爆好吧!

殊不知,這就是江逸提前放個小彩蛋的目的。

他就是要讓典藏華夏的熱度,遍佈全世界,並且讓外國的觀眾也知道,給他們充足的時間,讓他們一傳十,十傳百!

他就是要正告全世界----

我江逸,就是要在我們華夏的除夕夜,給你們來一波頂峰的文化輸出!

那不是結束,而是徹底向你們宣戰的開始!

我就是要將華夏文明推向一個世界級的高峰,你們同意也好,狗急跳牆也罷,這事我做定了!

糙米台中,史密遜很快便看出了江逸的心思。

“挑釁,這是在明目張膽地挑釁我們!”

“我們的聖誕剛過不久,他就想把華夏的除夕搬出來麼?”

史密遜拍案怒道:“這個年輕人好大的狗膽!”

“你們就冇有辦法阻止他了嘛?!”

“若是讓春晚期順利播出,將是對我職業生涯最大的羞辱!”

“而羞辱我的,竟然隻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!”

史密遜難以接受這樣的挑釁。

長得跟個肉丸子似的女副總檯起身說道:“總檯長,我有主意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