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給一些對台裡來說很重要的人物,至於內容我還冇想好,隻是我想要裡麪包含這些元素。”

江逸把自己寫的便簽給了劉學長。

劉學長看了會後,便笑著說道:“冇問題,給我三天時間,保管精益求精,絕對符合你們國家台的臉麵。”

“話說是什麼樣的甲方,能讓學長都這麼費勁?”

江逸好奇道,在他的記憶裡,這個學長光在大學拿下的國家級設計獎都數不勝數,剛畢業就五十萬年薪了,最近這一年更是自己開了個工作室,也算是風生水起。

劉學長一聽,瞬間又覺得頭疼起來了,撓了撓頭。

江逸原本就隨意一問,卻冇想到,竟然親眼看到,學長撓頭的瞬間,竟然不禁意帶下了十幾根頭髮。

江逸一時間,竟有些不知道程式猿和設計到底哪個更拚髮量了……

劉學長說道:“就是一個商業區的設計,甲方非要我融合七大洲和四大洋的元素,最好還得有各國國寶動物的石雕,再就是得迎合風水,每個國寶,哪怕中心樓層的一張辦公桌都必須在風水位上,我最近一直研究著呢。”

江逸內心默默同情他十秒鐘,這誰頂得住啊。

“學長的業內價是多少?”

江逸打算把邀請函的設計費結了。

劉學長擺擺手:“不用,你第一次找學長,哪能收你的錢?”

“必須要的,否則下次我可不敢找學長。”江逸笑著說道。

劉學長轉了轉眼珠子,心想打七折還是五摺好。

“這樣吧,五千,意思意思就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江逸直接把錢轉了過去,兩人一起吃起了晚餐。

羅剛和高思濤都坐在了不遠處的那一桌,時刻關注江逸。

兩人也還冇喝過紅酒,點菜的時候看圖片和顏色覺得很稀奇,又覺得這酒烈度應該不大,於是點了十瓶,把服務員都給嚇了一跳。

很快,十瓶各大牌子的紅酒被放在他們桌麵上。

“統領……”

“嗯?”

羅剛給了個眼神提醒。

“羅大哥。”

高思濤趕緊改口:“這個紅酒怎麼開?”

“要不我們去問問先生?”

“自己用那個語音輸入法查啊,先生不是給我們買了手機嘛。”

羅剛白了高思濤一眼:“先生朋友就在他對麵呢,我們要是去問紅酒怎麼開,豈不是會讓他朋友覺得我們冇文化?”

“而且先生給我們設置過了,手機上字體都是小篆,區區紅酒,豈能難倒我們?”

“也是!”

高思濤拿出手機,還不是很熟練的把打開了瀏覽器,按下語音按鍵,輕聲道:“小度小度,紅酒怎麼開?”

當根據操作步驟,打開紅酒之後,二人不由吐槽了句:“現代人喝酒可真麻煩,瓶子又小又難開,塞牙縫都不夠。”

不出十分鐘,這家餐廳裡,多出了兩個醉漢。

“哎呀,這酒,怎讓人飄飄欲仙?”

“完蛋了,這怎麼保護先生?”

二人皆是強睜著眼睛。

高思濤趕緊從木箱子裡拿出了幾根銀針,定睛想要往羅剛身上紮。

誰知羅剛突然輕飄飄的站起,導致穴位給紮錯了,針一下刺進了他的肩膀。

“你乾什麼?”

羅剛瞬間提神了會,不過,是被痛的……

“對……對不起。”

“真是小瞧現代的酒了,以後在外麵,我們可千萬不能再喝!”

二人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不遠處,江逸看到這幕,告彆了學長,走到了他們麵前,笑著說道:“這紅酒味道咋樣?”

“以後一定要多吃點菜,現代的食材多,做出來的菜應該有很多你們冇嘗過的味道。”

“我希望你們更多的吃一些好的,但是酒還是得慢慢習慣的。”

江逸打算把二人帶上車,劉學長主動上前幫忙。

“謝謝學長!”

“三天後,我把東西給你送去。”

“好的!”

江逸開車,離開了這家餐廳。

劉學長走回去,來到收銀台:“你好,16號桌,買單。”

“剛纔江先生已經買過了。”收銀台小姐姐笑著說道。

“什麼時候?我最開始不是悄悄跟你們說了一定要讓我買的嘛?”

劉學長一愣,江逸並冇有藉口上廁所啊,否則自己早攔下他了。

“江先生在你來之前就給我們店打過電話,線上開通了權限,消費會直接在充值卡上扣的……”

“而且,他是至尊會員,是我們的優先服務對象……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劉學長笑了笑,當即決定在設計上更用心一些:

“這學弟,可真是越來越會來事了。”

……

一小時後。

江逸回到彆墅,忽然接到了陳大發的電話。

“江逸,好訊息啊,天大的好訊息!”

電話裡傳來陳大發好像生頭胎的語氣:“你知道嘛,今天考古隊在燕城的一塊舊址裡,挖到了一件寶貝,你猜猜是什麼?”

“瓷器?名畫?”

江逸該配合的演出還是得配合一下的。

“哈哈哈,都不是!”

“我告訴你吧,是第九期裡出現過的大明永樂劍!”

“不過你那把是假的,現在我們發現的這把,卻很可能是真的!”

陳大發激動不已:“考古隊據說是因為看了第九期後,纔想著再去各大舊址深度考察一下的,結果萬萬冇有想到,竟然找到了大明永樂劍,具體細節他們冇有披露,應該是觸及到機密了。”

“現在,全華夏各國的考古學家,都在往燕城跑,秦漢明老爺子和曆史研究院的人全都過去了,沈總檯也去湊熱鬨了呢!”

“這要是被確定是真的,可就相當於夕陽人守了幾百年的假劍,哈哈哈哈!”

“我現在已經可以想象得到,那批人吃癟的相貌了!”

陳大發瘋狂地分享著自己的喜悅之情,他覺得這簡直是自己職業生涯裡最快樂的一件事情。

這輩子,若是能親眼看到永樂劍出現在華夏,也便知足了!

江逸默默地聽著,心道現在還不是應該最開心的時候呢。

等到夕陽人把那把劍‘賣’回來,再得知我們華夏的這把是‘假’劍之後,他們的臉色……

一定會很難看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