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糙米男記者頓時語塞,自找了個冇趣,但又不敢懟回去,畢竟要顧及臉麵。

若是在私下的話,他保不齊會來句:“你竟敢鄙視我?”

那時,江逸則會回句:“不要誤會,我不是在針對你,我是說你們糙米的各位都是垃圾。”

“江先生,我想問一下為什麼典藏華夏剛播完,大明永樂劍就被找出來了呢?”

“你們是不是早就獲得了內部訊息?”

糙米男記者趕緊換了個話題。

江逸回道:“冇有,我之所以會有這個靈感,是因為確實有些人拿走了我們的東西,還自侍為強大的狐假虎威。”

江逸著重撇了夕陽記者一眼:“殊不知,他們越以此為豪,就說明他們越不自信,因為他們在那方麵所謂的驕傲,都是建立在擁有我們華夏國物的前提下。”

“這恰恰說明----“

江逸頓了頓,正色道:“傾夕陽舉國千年之文明,也不及我華夏明劍一副!”

“哈哈,懟的漂亮啊!”

“讓江逸來參加這樣的釋出會真是太合適了!”

沈萬榮在後台看得那叫一個痛快:“我就知道,這小子連江薄雅都能搞定,搞定這些人不是隨隨便便嘛?”

直播間的華夏觀眾也都經不住叫好。

“完了,今天又是被江神魅力迷倒的一天!”

“不知道為什麼,我以前看夕陽人藉此那麼囂張,還覺得很不爽,現在看來,他們完全是狐假虎威還不自知嘛!”

“冇錯冇錯,他們用著屬於我們的東西,動不動跟我們耀武揚威,還以為自己有多牛逼,哈哈!”

“傾其舉國之文明,不及我明劍一副,這話說出來我怎麼就那麼爽呢!!!”

一些觀眾興奮得甚至都想拍大腿了,禁不住在彈幕裡直呼牛逼!

與此同時,江逸的聲音繼續響起:“所以,這兩者之間,完全隻是一個巧合。”

“如果非要說其中有刻意因素的話,那就是夕陽的刻意和不自知,造就瞭如今的作繭自縛。”

“他們把我們華夏的一把假劍,當做了鎮館之寶,殊不知那劍除了鍛造技術稍微和明代像了點之外,不過是一把仿劍。”

“雖有一定價值,但假的,怎配和真的相提並論?”

江逸作出思索狀,頓了頓,說道:“可憐自恃帝國之徒,竟活成了弟的模樣。”

直播間前,夕陽人憤怒了!

數不清的夕陽人咬牙切齒,恨不得提劍來砍江逸!

“挑釁,這是在挑釁我們大夕陽!”

“他怎麼敢的啊,我們夕陽國何其強大?”

“我們夕陽的記者都是乾什麼吃的,為什麼不質疑他!”

夕陽觀眾惱羞成怒。

夕陽記者也恨得牙癢癢,趕緊把手高高舉起。

江逸隨機點了一名夕陽人。

“江先生,你憑什麼認為你們的劍是真的,而我們的劍是假的?!”

“就是,那把劍可是我們的祖先親自拿走的,是有曆史記載的,不信你們大可以去翻你們所謂的典籍!”

江逸看向這位發言的夕陽女記者,她的態度十分囂張,顯然是被氣到不行了。

不過這不就是變相承認這些了麼?

“這位女士有一點說對了,那就是大明永樂劍從來都是我們華夏的。”

“至於我們這把劍的真假性,實實在在的數據就擺在你的麵前,從你們夕陽開始質疑的那一刻,就足矣說明問題。”

江逸有條不紊的應對著一切。

夕陽女記者瞪大了眼睛,怒極反笑:“嗬嗬,不要鑽我的語言空子。”

“難道你們華夏當著我們全世界的麵造假,仿造我們夕陽的永樂劍,我們還得選擇沉默嘛?!”

“你們當然有權說話。”

江逸微笑道:“但今天,若是有另一個國家,出土了我們國家已經有的本該獨一無二的文物,我們不會這麼激動的去質疑,反而會不屑的笑笑。”

“因為冇有人比我們更清楚自己國家的曆史!”

“我華夏獨一無二的東西,豈是他國能仿造出來的?”

“你們今天之所以如此激動,是因為你們來自骨子裡的不自信!”

“你們知道永樂劍是我們華夏的,所以在華夏出土了這一把的時候,你們就會不斷的懷疑自己,就會惱羞成怒。”

“所以,我完全可以確信的告訴全世界,你們夕陽國裡的那把,就是假的。”

“你胡說八道!”

那女的氣極,竟是差點失控。

江逸漠然,眼神從其他記者身上掃視而過:

“看來這位女士已經冇什麼能問的了,下一位。”

江逸居高臨下,繼續尋找幸運觀眾。

他的眼神充滿了銳利,氣質如虹,氣勢平淡中卻充滿了暗濤,言語藏刀於無形之中,睥睨天下。

台下,所有記者都對江逸不由改觀。

他們終於意識到,這個能夠被華夏台推出來,站在檯麵上的年輕人,絕不僅僅隻有主持才華!

這不是個隻會說台詞的人,因為他從頭到尾,都冇有瞟過台上那份設計稿!

他的眼神要麼是和人對視,要麼就是蔑視的瞥向彆處,要麼就是在掃視他們,似乎根本不把他們當回事。

江逸的話很成功讓一些國家的記者和人開始思考。

是啊,要是可以確定自己的是獨一無二的,那麼激動乾什麼?

因為不是來源於自己的國家,所以他們根本無法確定這些!

這一刻,大部分國際民眾雖然嘴硬,但心中的那一杆天平,都漸漸偏往了華夏……

夕陽總檯長華裡庫看到這幕後,整個人暴跳如雷:“蠢貨!”

“我們大夕陽國,怎麼派了那麼個垃圾在華夏!”

“馬上和在場的埃夏克聯絡,我要親自教導他,怎麼對付江逸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