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出席釋出會的埃夏克,突然看到電腦頁麵的訊息在閃爍著,點開發現竟是自己的總檯長。

“戴上耳機,我有話要跟你說!”

華裡庫的文字看著給他一種迫切之感。

黑髮碧眼的一米九大個埃夏克不敢怠慢,迅速取下了一隻耳朵的漢語翻譯器,換上了一隻耳麥,和華裡庫開始語音通話。

“總檯長,現在情況很不妙……”

埃夏克低語道。

“我知道的,你放心,有我在。”

華裡庫指揮道:“你現在先取得提問權,問一問江逸,為什麼要設計想把我們夕陽的劍拿走?”

“他難道以為,在自己的國家製造出一把假劍,就能夠騙走我們的真劍了麼?”

埃夏克經曆多次舉手,手都快舉麻了,這才被江逸注意到。

“請。”

江逸儘顯大國禮節,伸手道。

埃夏克起身把華裡庫教的話傳達給了江逸。

此話一出,許多記者又開始搖擺起來,似乎覺得埃夏克說得話很有道理。

與此同時,埃夏克仍然在轉述的華裡庫的新話:

“這不過是一場騙局,就算你們瞞得過天下人,也瞞不過真正坐擁這把劍的我們。”

“我們之所以急於求證,是因為不希望你們仿造我們的劍,因為它是屬於我們國家的!”

“國際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,他們不會那麼輕易的被欺騙,是非公道,自在人心!”

說完之後,華裡庫格外注重直播中,江逸的神色變化,打算隨時反擊。

他發現,用華夏人的語言,去懟華夏人,可真是痛快!

然而,他根本看不出江逸絲毫的情緒波動。

“這年輕人,怎麼一點都不受刺激,他難道冇有喜怒嘛?”

華裡庫感覺這簡直是奇葩,一個年輕人是怎麼把情緒控製得如此自如的?

江逸將用行動告訴他,那就是從來不把一群螻蟻放在眼裡。

他看向埃夏克,心想總算有個腦子還算過得去的。

“所以,你有什麼問題?”

江逸回道:“如果你想辯論的話,我們華夏有最好的辯論手。”

“我想說的是,你們華夏人不覺得羞恥嘛?!”

埃夏克轉述道:“你們居然想欺瞞全世界,騙走我們夕陽人的寶劍,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謂的華夏文明?!”

“你們是在把其他國家的民眾當成傻子嘛?!”

埃夏克連發三問,在他看來句句誅心。

“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不要臉的!”

“啊,夕陽人真的欠抽,我真想把說話那人給打一頓!”

“彆讓我在華夏看見你!”

許多華夏觀眾都怒了,這幫死皮賴臉的強盜!

“要說把彆人當成傻子,你們夕陽人確實做到了。”

江逸身正如鬆:“我們華夏有一個故事,叫掩耳盜鈴,講的是一個想偷東西的人,他捂不住主人和彆人的耳朵,就把自己的耳朵給堵了起來,以為這樣就冇人可以聽見了。”

“你覺得這樣的人,愚不愚蠢?”

“廢話。”

華裡庫下意識吐槽了句。

埃夏克第一時間就給轉述到了檯麵上。

“笨蛋!”華裡庫罵道。

埃夏克又給轉述了。

華裡庫剛想說我特麼是在罵你,但話到口中,又給吞了回去。

“對,看來你也知道那人是笨蛋。”

江逸玩味地看向這個記者,發現他左耳和右耳不同的耳機,很快便想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他笑著說道:“那麼,夕陽人罔顧事實,搶走我們的寶劍,在全世介麵前,宣傳這是你們國家的,還以為隻要宣傳的時間夠長,霸占的時間越久,它就會是你們的。”

“我想問一問你們夕陽人,這算不算是掩耳盜鈴,欺騙全世界?!”

“這又算不算是笨蛋!”

“你們跟我們談羞恥,可曾在某個角落,照過自己陰險醜陋的嘴臉?”

“一群強盜,如今日薄西山,還恬不知恥,活在夢裡,還以為全世界都被自己蒙在了鼓裡,這算不算是極端的愚蠢?!”

江逸把埃夏克懟的麵紅耳赤,連帶著華裡庫也一起給教育了。

“我在說的話前加了‘1’的,你再轉述,冇加‘1’的都是對你說的!”

華裡庫這次給埃夏克先發了條訊息,埃夏克回了個好。

華裡庫剛想再教埃夏克點東西,但1還冇說出口,就聽江逸繼續說道:

“至於第二個問題,所謂騙走你們夕陽的寶劍,我想說的是,我們已經找回屬於自己的無價之寶,還會去在意價值連城的仿劍麼?”

江逸並冇有把在夕陽的那把給貶的一文不值,否則被毀了就得不償失了。

他要帶的節奏是,讓夕陽人在確定那把劍不是真的時,爭取利益最大化。

這樣,他們纔有可能賣,而不是毀掉。

江逸推測他們也不會明目張膽的賣,而是會出現在黑市。

所以今夜已經有一個人,踏上了連夜前往夕陽的飛機……

至於賣多少錢,反正江逸到時,都會讓他‘買’的。

“第三個問題,我的回答是,把世界百姓當成傻子的,從來都是你們。”

“我們華夏之文明,有典籍史書,有名勝古蹟,有各大博物館裡收納的各種屬於我們華夏風格的寶物,皆件件有出處,更有億萬華夏人可以挺胸抬頭的去證明。”

“我相信,任何一個正常的人,都不難看出,你們供奉在己國的寶物,很多都是出自我們華夏。”

“反觀爾等夕陽之國,你們那把劍的來處,可敢註明?”

“若是註明了,竟無一夕陽人想著要把它物歸原主,那麼這個國度,即便再怎麼自詡為文明和強大,那都是無可救藥的強盜,流淌在你們體內的血從來都冇有改變,隻不過是披上了所謂的紳士華衣。”

江逸一字一句,在各大媒體麵前做著有理有據的回擊。

“在我們華夏之國的博物館裡,你們不會找到任何一件從國外被掠奪來的寶物,因為我們根本不需要。”

“我們的文明,講究的從來都是實事求是,兼包並蓄,不偷不搶。”

“這把劍,在你們拚命想要去證明歸屬的時候,我們華夏,早已不需要證明。”

江逸的話惹怒了華裡庫,他指導著埃夏克怒問道:“那你們現在在證明的又是什麼?”

江逸撇嘴淡笑,充滿諷刺意味的回道:

“證明你們是一群不知廉恥的強盜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