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,買手套乾嘛?”

江逸不解道,這個點按道理監控隊長應該是最困的人纔對,怎麼還這麼生龍活虎?

“你不知道啊,我剛纔通過監控,看到夕陽和泡菜記者劍拔弩張,我就讓安保隊長老徐找人悄咪咪的跟在他們後麵,結果發現他們在兩輛停靠在角落的商務大巴裡打起來了!”

“他們兩方打?”

江逸推測著原因,這種情況不是口角,應該就是在爭劍是誰的問題。

唉,這得多癡迷我們華夏的寶貝……

“是的,我現在已經搞到了幾套廢鳥人的衣服,幾個安保都換上了,打算混進去!”

監控隊長激動的說道:“我已經在台裡大門這了,你在哪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“好。”

江逸坐電梯下了樓,身後跟著羅剛和高思濤。

一聽到兩方外域人打起來了,他們的眼神都蹭亮蹭亮的。

“江逸,你說我們等會該幫哪一邊呢,這兩邊我都挺討厭的。”

監控隊長感覺幫誰都難受。

“那就一起揍。”

江逸無所謂道。

“嗯嗯,但是你就彆參與了,他們剛纔見過你,這事讓他們到時和廢鳥人去爭辯,而且我也冇搞到那麼多衣服。”

監控隊長似乎已經等不及了。

江逸回道:“好,我就在車裡看著。”

“嗯嗯,我們去了!”

監控隊長和幾個保安下了車。

江逸把車窗打開,對著已經醒酒不少的羅剛和高思濤說道:“注意一下,如果我們的人出了危險,你們可以去幫忙,但是彆出人命,如果是‘正當防衛’的話就當我冇說。”

江逸清楚的知道五十萬和正常記者的不同。

羅剛和高思濤點頭。

羅剛看到車裡人頭湧動的那種動靜,覺得有些無趣地收起了隨時準備拿出來的大寶劍,吐槽了句:“就這?”

高思濤也感覺有點太小兒科了,把拿出來的銀針又收了回去:“我還以為能看到什麼大場麵呢。”

另一邊,監控隊長已經衝到了車下,用他的雜牌廢鳥語說道:“快開門!”

一個被打到車門處的夕陽人還以為是廢鳥人來了,也不知道是幫誰的,就罵了一句:“開你個**!”

“八嘎!”

監控隊長說道:“你們再不開,我就用大火,把你們車炸掉!”

終於,有一個頭重腳輕的人開門了。

“你們廢鳥人來湊什麼熱鬨?”

“呀路,我們做什麼,需要跟你們交代?!”

監控隊長一巴掌就朝埃夏克扇了過去,三方很快開始了一場大混戰。

江逸等三人在外麵清楚的聽到裡麵傳來的叫罵聲。

“我們夕陽跟你們廢鳥人冇完!”

“廢鳥,你們到底是不是跟我們泡菜一夥的?”

“嘈,廢鳥人,你不講武德!”

過了大概半小時左右,監控隊長帶著一群人鼻青臉腫的走了出來,另外兩方的人都趴下了。

臨走前,監控隊長還指了指埃夏克和那個泡菜記者的鼻子,仍用廢鳥語:“我們廢鳥人,就是比你們夕陽和泡菜人厲害!”

監控隊長臨走前,給江逸使了個眼色。

江逸會意,心知好戲已經結束了,便發動車子,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。

在之後不久,新聞上就出現了一批被抓的記者,他們分彆來自廢鳥、泡菜、夕陽。

罪名是:聚眾鬥毆。

……

三天後。

早上十點。

江逸接到了劉學長的語音電話。

“學弟,邀請函已經做好了,一共有三個方案,你看看有冇有喜歡的,冇有的話我再給改改。”

劉學長髮來了相片。

江逸點開仔細看了看,最終選擇了方案三。

紅色的封麵中間,豎著典藏華夏中曾經出現過的武周萬國天樞圖。

天樞的柱身上,用金邊豎寫著----除夕盛夜邀請函。

字兩旁分彆有一龍一鳳,呈奔騰向天之狀。

長城、長江、黃河等元素,皆包含其中,彷彿與這張封麵渾然天成一般。

封麵裡麵的寫字頁,露出了一片空白處,左上角刻著萬國來朝之景,右上角刻著秦始皇初統六國之景。

左下角寫著“華”,右下角是“夏”。

還有一些巧妙的設計紋理,看著像是我們華夏的麒麟、玄武等神獸,給人一種威嚴震撼之感。

再往後看一頁,便是我們如今的華夏地圖和世界地圖,這樣先祖們都可以看到如今的世界。

尤其是那些紋理,可以看得出是很用了心思的,若是製作出來,應該足夠撐起我們現代的牌麵了。

和劉學長交流了會,約定好見麵時間之後,江逸在下午一點的時候,開車來到了一家咖啡廳。

劉學長給江逸拿出了十幾份邀請函。

江逸看了眼效果和製作材料,可謂頂配。

“謝謝學長。”

他看得出,這設計絕不是五千就可以解決的。

劉學長笑道:“學弟滿意就行,畢竟蘊含了那麼多華夏元素,我相信任何一個設計師都會想要做到最好的。”

“三天前的永樂劍釋出會我看了,現在你可是我們公眾心中的名人了,雖說很多事不適合說得太明白,但你已經做到了最大化讓我們聽得痛快了!”

“那些人既然拿著我們的寶貝當國寶,確實說明瞭他們在某種程度上,早就認可我們華夏文明纔是頂流,隻不過是嘴硬,死要麵子罷了,明明是些冇自信的人,卻還動不動狂吠。”

劉學長暢快笑道:“就衝那份痛快,就能承包我未來一整年的快樂!”

“是的,他們承認也好,不承認也罷,我們的文明,早就站在了他們心中的金字塔尖,這已經是無形的事實。”

江逸笑著說道:“我現在要做的,就是作為複興一份子的同時,將這份文明,最大化的發揚光大。”

“冇錯,在某些方麵,我們還確實還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來讓我們的國家再次屹立於世界之巔!”

劉學長定神說道:“但這一天,不會再遙遠!”

“努力著!”

“努力著!”

江逸和劉學長重重握手。

告彆他之後,江逸帶著邀請函回到了彆墅裡。

找到鋼筆,把邀請函攤開,放置在桌麵上。

接下來,問題來了……

第一封邀請函,該發給誰?

先去看誰好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