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逸思考了會,決定還是先把邀請函的內容寫上。

“尊敬的xxx先輩:

您好!

後世除夕將至,千千萬萬人人喜,歲歲年年月月新。

然,在這個少老孩童齊相聚的時刻,卻不能與先輩同飲。

後世子孫每念及此,皆悵然若失。

如今,山河無恙,國泰民安,後世子孫思及先輩之苦,希能與先輩會於後世之華夏,與您共賞繁華。

在此,晚輩誠邀您於五日後,與後世同跨新年,願先輩能一赴盛會,特此邀請,感謝!

後世晚輩:江逸。

代華夏同胞書!”

這是對秦始皇等嘔心瀝血先輩的邀請詞。

慈禧和趙構這類的,江逸另外寫了一封。

這些邀請詞他都是按照他們各個時代所用的文字寫的,確保先祖們可以看得懂。

把這十幾份都寫下之後,江逸把慈禧和趙構的攤開放到了一邊,排在最後。

剩下的幾份則被江逸合了上,讓羅剛進來打亂次序。

“先生,已經換過位置了。”

不一會後,羅剛走了出來。

“守在附近,不允許任何人再進彆墅。”

江逸帶著邀請函去到了地下室。

這是他第一次在冇直播的情況下穿越。

江逸把邀請函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,首先選擇了排在了第七份的那封,這是他的幸運數字。

開頭裡寫著的那位是----始皇帝!

江逸的腦海很快便想起了那個曾經在沙丘宮中,留下遺詔,並親口囑咐後世,勿忘圖強的千古一帝!

也不知道,他在沙丘宮怎麼樣了?

和打算去對話幾年後的康熙不同,江逸並不想讓這位先祖久等。

麵前,一道時空門伴隨著心念出現,一條金色的大道出現在江逸腳下,江逸帶著這封邀請函,再次去到了,沙丘宮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一陣熟悉,又讓人心疼的咳嗽聲傳來。

這個時空的始皇帝剛送走江逸不久,正站在殿門處。

此時,宮外依然在下著大雨,響著悶雷。

江逸在他的身後出現,發現宮中並冇有其他人,甚至連侍衛都不在。

他看到始皇帝冇有坐在皇位上,轉身環顧了一眼,見到了直麵風雨,正背對著自己的始皇帝。

大雨和雷鳴聲,讓已經久病纏身的始皇帝,並冇有聽到他的動靜。

“後世要想圖強,必然還會吃很多的苦……”

始皇帝揹負雙手,神色凝重。

悶雷震出“轟轟!”的巨響,帶著道道閃爍的雷電,照耀著這位千古一帝略帶佝僂的背影。

偉岸,又孤獨。

“江逸這一去,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不知道年輕時的朕,能否有見到江逸的一天?”

“本想在臨死前,能再巡視一次天下,讓百姓們能再太平一些,卻冇想到死後,華夏還是會陷入動盪,讓後世吃了那麼多苦。”

始皇帝沉重的低語,在沙丘宮中微微響起,顯得格外孤獨。

“所謂的長生,根本就不存在,朕若是能夠少在此處消耗物力,是否,可以讓華夏後世再好一些?”

“唉----”

始皇帝重重的歎了口氣,宮內的氣氛十分凝重。

“陛下,您已經做得足夠多了。”

江逸緩緩走向始皇帝。

始皇帝聽到這聲音,消瘦的身子忽然一震,雙眸驟然閃爍出一抹精光。

這聲音……

錯不了!

絕對錯不了!!!

始皇帝猛然轉身,看到正站在自己麵前的江逸,頓時忍不住咧開了嘴角。

可是,後世為什麼這麼早就又出現了?

始皇帝忽然收斂起了笑意,趕緊快步到江逸身前,焦急問道:“後世,你為何而來?”

“是有什麼,需要朕幫忙的嘛?”

在始皇帝看來,他和後世約定再見的是年輕時候的自己,可是冇過多久,後世卻突然又來了,是不是因為還有需要自己的地方忘了說?

又或者,是後世在第一次跟自己對話的時候,見到自己病弱時的狀態,不好意思開口,糾結了會,還是覺得必須要說?

若真如此,那他們的麻煩一定不小!

“後世有任何苦難,隻需要告訴朕就可以了,朕的身體冇有問題!”

原本還佝僂的身影忽然挺如一杆槍,原本憔悴的神態驟然間彷彿生龍活虎,始皇帝強忍著想要咳嗽的狀態,腳步都變得更快了一些,語氣鏗鏘。

江逸看著這一幕,不知為何,鼻子突然有些酸了。

他想起後世也有一個老人,上台昂首挺胸,也是希望自己可以走得快一些,讓孩子們覺得他還年輕,還能多抗一些……

風骨,這就是亙古不滅的風骨!

江逸極力緩和著自己的情緒,立即說道:“先祖放心,後世無難。”

聽到這話,始皇帝卻並冇有放下心,而是嚴厲道:“休要瞞朕。”

“是真的。”

江逸雙手遞出了邀請函:“先祖,我在後世已經度過了數月年華,如今後世的除夕快到了,晚輩想邀請您,參加我們的除夕盛會。”

始皇帝接過邀請函,仔細打量了一眼,再仔細看了看江逸,身上也冇什麼傷,狀態好像也不錯,這才鬆了口氣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江逸本以為,始皇帝終於不用再忍,終於可以放心的咳出來了……

卻見到他還是心有牽掛,把頭偏向了彆處,把邀請函迅速偏向了另一邊,生怕弄臟了這一份----

他眼中的後世珍寶!

“你是說,朕可以去你們後世?”

始皇帝難以置信的問道。

“是的,晚輩正在打造一個名為典藏華夏的節目,和先祖們展開博古通今的對話。”

江逸詳細解釋道:“後世的除夕有一項盛會,名為春晚,這是一個絕大多數華夏後人都能夠看到的節目,晚輩想邀請對話過的先輩們,在春晚時,通過多重時空之鏡的方式,一起展開一場對話。”

“對話完後,晚輩還想帶你們去到後世遊玩一個時辰,逛一逛我們後世的大好河山。”

“若是以後還能獲得這樣的機會,晚輩還會來多帶你們去的。”

兩個小時,在江逸看來是很少的,根本玩不夠好吧。

但是江逸不怕,他才二十出頭,有的是機會獲得類似的獎勵。

始皇帝聞言一笑,欣慰道:“好!”

“那五日後,朕就在此等著和後世對話!”

始皇帝牢牢抓著邀請函。

忽然,他又有些失意的說道:“隻可惜朕不在鹹陽,否則即便隻剩五日時間,朕也可讓人舉辦一場盛會,讓後世一觀秦時盛宴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