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陛下寬心,以後會有機會的。”

江逸笑著說道。

始皇帝正色道:“嗯,年輕時的朕會去做的。”

“不過這邀請函後麵,為何會有兩張寫著各種地名的畫,怎似地圖一般?”

始皇帝把邀請函翻到了後麵。

“前麵那幅,是華夏後世的地圖。”

“後麵那幅,是世界地圖。”

江逸介紹道。

始皇帝仔細打量起來,和江逸想象中可能會看到的吃驚不同,他見到,始皇帝竟然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頭。

“這世界竟如此之大,朕年輕時未免太鼠目寸光了!”

始皇帝似乎在表達對自己年輕時的不滿,好像十分懊悔:“一統六國算什麼,要做,就得做一統世界的帝皇!”

“後世,若是去對話年輕時的朕,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圖給帶上!”

始皇帝直接以命令的語氣說道,他已經恨不得現在就出兵了!

“天下,這纔是該屬於我們大秦的天下!”

始皇帝的眼神掃過世界地圖,手掌直接壓在了上麵,把它全部覆蓋了住,彷彿要將整個世界拿捏於掌心:

“一定,要讓年輕時的朕看到!”

“朕要你告訴他,此圖當更名為----”

“華夏之天下!”

始皇帝露出迫切的神情,這是江逸第一次看到他出現這樣的反應。

果然,給始皇帝一副世界地圖,那真的是會改天換地。

江逸在一旁,內心暗驚的看著始皇帝,心知這才就是能一統六國的牛人啊。

要是始皇時期去對外開疆擴土,真的,對麵絕對一個能打的都冇有。

他看著始皇帝回道:“請先祖放心,晚輩一定會將此話帶到。”

“朕期待著這一天!”

始皇帝霸氣側漏。

“萬望陛下多多保重,五日後,晚輩會再來找您。”

“可!”

始皇帝心情明顯好了許多。

江逸身後再次出現時空門,他朝著始皇帝行抱拳禮告彆,往後一退,便消失在了沙丘宮。

始皇帝找了個地方,把邀請函放了起來,開始思考:

五日後,該和後世說些什麼?

……

江逸回到地下室,看向了剩下的邀請函。

他的第二個幸運數字是----“6!”

“太宗皇帝?”

江逸不由想起了那個帶點傲嬌和話癆的太宗皇帝了。

尤其是那句:“所以,朕不是讓你自殺麼?”

江逸至今想想,都覺得太宗皇帝可以當一個梗王。

他嘴角微揚,不由好奇,該對話哪個時期的太宗皇帝?

和隻能去沙丘宮再見對話過的始皇帝不同,太宗皇帝估計在陸地和海上兩頭浪。

江逸先是打開了時空之鏡,看了看貞觀中期的李世民。

然而,這次他看到的地點,卻是有些陌生。

冬日暖陽之下,李世民穿著龍袍,正坐在海邊,感受著海風襲來,一直在看著西麵。

他的手裡,正拿著一支毛筆和一本類似奏摺的記事本。

在他身後,好像正在建造著什麼。

“陛下,剛纔又有個鳥人建廁所的時候偷懶,被侍衛發現,自己跳到海裡去了。”

長孫無忌來到了他跟前。

“嗯,以後遇到這種,直接丟海裡得了,不要浪費我們大唐的糧食。”

李世民頗為不滿:“定方怎麼還冇有訊息,西麵還冇有新發現麼?”

“倒是遇到過一些人,但似乎和陛下所說的糙人有點不一樣,蘇元帥已經把他們給掃了,插上了唐旗。”

“嗯,也不用刻意去找那些人了,傳令蘇定方,到哪打哪,不管是土地大小,都要給朕插上唐旗。”

“凡敢頑抗者,斬。”

李世民一邊說,一邊在在記事折上記錄道:

“貞觀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,晴。

蘇定方出兵以西,率領大唐海軍,拿下了一塊不知名土地,朕賜地名為:唐土十八號。”

隨後,他將記事摺合了上,一本正經的端坐著,整個人看起來有些莫名的可愛和倔強。

“是,陛下!”

長孫無忌繼續彙報道:“陛下,高句麗又不聽話了,您看我們是否回長安?”

“雖說一統突厥之後,我們大唐的戰馬已經有了天然的飼養地和訓練場,但要遠征高句麗,還需要費些周折。”

“有房玄齡在,會處理好的。”

李世民擺手道:“現在當務之急是要在這裡多建些人和馬要用的廁所,作為我們麵向大洋的跳板。”

“就是這鬼地方不知道怎麼回事,不是挨震就是吃海水,好多剛建好的駐兵場就冇了……”

李世民一臉嫌棄的看著這塊地盤:“真希望江逸來給朕出出主意,哪怕隻是有一幅圖給朕看看也好,讓朕開發點彆的地方。”

“這地方,建廁所朕都嫌棄!”

“輔機,給朕找點吃的,朕餓了。”

“輔機?”

李世民回頭一看,發現長孫無忌忽然不動了。

眼前,一道熟悉的時空門出現,李世民看到的時候,眼珠子瞬間就蹭亮!

“江逸?!”

“後世晚輩江逸,見過太宗皇帝。”

江逸行抱拳禮道。

李世民擺了擺手:“不用多禮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朕不是跟你立下了二十年之約嘛,這才幾年,你可休要耍賴!”

李世民覺得自己可還冇完成約定呢!

“晚輩來,是想要邀請先祖參加後世的除夕之夜。”

江逸把除夕之夜的安排跟李世民解釋了一下。

李世民欣喜點頭,從江逸手中接過邀請函:“既是後世邀請,朕得去!”

“江逸,朕怎麼找不到糙米人?”

李世民問道。

“這個時期還冇有他們。”

江逸解釋道。

李世民聞言一愣,好像失去了天大的樂趣:

“那朕豈不是不能為後世報仇,親手揍他們了?”

思忖了會,李世民又說道:“罷了,讓他們提前消失得了。”

對此,江逸的回答是:“也可。”

“陛下,我還要去給其他先祖發邀請函,我們五日後----”

“等等!”

李世民打斷了江逸,狐疑的看向他:“你還要發給誰?”

江逸坦然道:“始皇帝、曹操、武媚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