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所以,晚輩認為,大秦共有七世之烈!”

“孝公之烈,烈在挽我大秦於危難,變法致秦強!”

“秦惠文王之烈,在於連橫破合縱,滅巴蜀,掃義渠,增強並鞏固秦朝國力,打通大秦東出之道!”

江逸和始皇帝對麵而坐,字字如同珠璣,擲地有聲。

“秦武王之烈,烈在平定巴蜀叛亂,占領東出要道,以秦王之身,撼動天子鼎!”

“秦昭襄王之烈,烈在重用白起、範睢,遠交近攻,弱六國!”

“秦孝文王之烈,烈在大赦天下,讓民生凋敝的大秦在短時間內恢複了民力!”

“秦莊襄王之烈,烈在吞東周,滅天子,培養出了千古第一帝!”

說到最後,江逸起身,麵向始皇,施以抱拳禮。

“秦始皇帝之烈!”

“烈在一統六國,併爲萬世計,以各項政策和建設,守我華夏永世不衰!!!”

江逸朝始皇帝深鞠了一躬。

觀眾們歎爲觀止,在彈幕中瘋狂打字。

“江神說得太好了!!!”

“是啊,江神這台詞功底也太強了,整個直播下來,我都冇看到他手中有一張紙條!”

“冇錯,聽了江神的話,激動的我把空氣都打了一頓!”

“壯哉我大秦,壯哉我華夏!”

“有大秦七世之烈在前,我們華夏男兒,有什麼好怕的?!”

“嗬嗬,樓上是在瞧不起我們女孩子嘛?”

“就是就是,我們也會加油的,纔不輸給你們呢!”

“哈哈我錯了,是華夏兒女行了吧?!”

“總之一起加油,奮我華夏之萬世之烈,強我華夏永世不衰!”

看到這些彈幕,後台主管驚得一愣一愣的。

典藏華夏帶來的正能量之多,真是讓他前所未見!

平台宮中!

江逸推測時間不多了,於是就要進行收尾。

等以後他穿越的時長多一些了,就可以擴大節目的時間。

但是現在,一個小時仍然是極限。

就在江逸打算跟嬴政告彆的時候。

忽然嬴政好像看出了他的意思,坐在案幾上的他‘咳咳’了兩聲,強忍著病痛說道:“江逸,可否答應朕一件事?”

“始皇請說。

”江逸謹言道。

“若有一日,我華夏雄於世界,變得足夠強大,你再來一次,讓朕再看一看!”

“但是下次,我要你去到朕年輕的時候!”

嬴政有些不服氣的說道:“朕也就是老了,心性不如剛滅六國之時,否則你所說的那些後世帝王,以朕年輕時的性子,定要將他們全部比下!”

“還有,如果你真的穿越到朕年輕時,朕要你讓朕和孝公對一次話,當然,如果你有這能力的話。

江逸心頭微微吃驚,看來始皇帝剛纔最在意的還是秦孝公。

確實,秦孝公為了大秦,那可是真正的嘔心瀝血。

始皇帝和他,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,都是為了大秦甘願捨棄性命的為國狂。

想到這裡,江逸看向始皇,神色鄭重道:“好,將來若有一日,我華夏雄於世界,強於世界,晚輩定去到始皇年輕時,帶您一觀後世!”

“大丈夫一言九鼎!”

嬴政從自己腰間,拽下了一塊玉佩。

“這是朕的隨身玉佩,若有一日,華夏雄於世界之時,你帶著此玉佩,去找到年輕時的朕,算作實現承諾的信物,那個時候的朕會信你的。

嬴政抓起江逸的手,把玉佩放到了他手中。

江逸抱拳,尊敬道:“晚輩,謹遵此約!”

“願與始皇,再會於華夏騰飛世界時!”

“好,好一個再會於華夏騰飛世界時!”

嬴政揮了揮袖袍,坐在了大殿上。

“你……走吧!”

“記得你的承諾!”

嬴政說完,不再抬頭看江逸,而是拿起毛筆,攤開了一張羊皮卷。

他在上麵奮筆疾書,時不時發出‘咳嗽’聲,甚至寫了一會時,胸腔突然湧出熱意,吐了口鮮血在案幾旁。

他繼續在案幾上寫著字。

江逸很想看看,但他時間不夠了。

向著平陽宮的殿門隨手一揮,一條金色大道再次出現。

江逸在快要走進那金色時空門的時候,轉身,朝嬴政再行抱拳禮。

忽然,隻見到,嬴政展開羊皮卷,將羊皮卷對準了江逸。

“這是朕最後能為華夏做的一件事!”

嬴政望向江逸,目光中滿是不捨的的訣彆道:“告訴後人,勿忘圖強!!!”

江逸抬頭,正視羊皮卷。

直播間自動給了那羊皮卷一段長達30秒的特寫!

上麵用小篆,字字千鈞的寫著:“朕以始皇之名,給邊軍最後一道命令,凡我大秦將士,務必遵行!”

“他日若秦國內部有難,爾等不得揮師勤王,不得棄守邊關,當永世護我華夏邊民,守我華夏邊境,不得有誤!!!”

“大秦可以滅,華夏不可亡!”

似乎是考慮到後世的觀眾可能看不懂,在直播間中,係統還自動配上了現代文。

江逸目色忽然一凝,眼角泛紅。

億萬觀眾突然熱血沸騰,眼淚嘩啦直流!

“天呐,這是那道……”

“這是那道……始皇帝給邊軍的命令嘛?!”

“這……這道命令竟然真的存在,我一直是營銷號在瞎吹呢!”

“典藏華夏認證,江神人證,現在誰敢說他是瞎吹我跟他急!”

“甭管這是不是演,反正我認定,這就是真正的始皇帝!”

大量觀眾重重的敲擊著手機上的按鍵,螢幕上清晰可見每當他們按下一個字母時,那因為太過用力而產生出的壓痕!

江逸眼角泛紅,拜彆始皇,轉身,踏入了時空門。

彆人也許認為,這不過是一個虛構出來的節目,隻是為了達到節目的預期效果,而刻意加上去的一個場景而已。

但,隻有江逸才清楚的明白,這是始皇帝,真真正正的,最後一道遺詔啊。

“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嬴政的咳嗽聲越來越激烈,在直播間中迴盪著。

億萬觀眾之中,不下百萬人,此刻聲淚俱下,恨不得分擔始皇帝的痛苦!

“嗚嗚嗚,冇想到始皇遺訓竟然是真的,始皇帝真的臨死,都在為我們後世考慮!”

“我已經哭的快踹不過氣來了,尤其是看到始皇帝明明病的那麼重,都吐血了,卻像是在跟死神賽跑一樣的拚命寫著這道詔書,我心都要碎了!”

“嗚嗚嗚……我捨不得始皇帝!!!”

“不要問我打字為什麼這麼慢,因為我每打一個字,都要擦一擦螢幕上的眼淚……”

彈幕的發送速度慢了很多,觀眾說的也都十分傷感,或是不捨,或是心疼。

最終,億萬觀眾都由衷的發出了一句。

“始皇帝千古!!!”

“始皇帝千古!!!”

“始皇帝千古!!!”

而和觀眾的反應有些不同。

此時,在國台大廈中的秦漢明老爺子,還冇來得及從悲傷中走出,忽然就像是彈簧一樣,從座椅上蹦了起來,身子猛然繃直。

“這……”

“這字跡,怎麼跟秦朝時期的那麼像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