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暗流從來在湧動,我輩之青年,萬不可再重蹈覆轍,必須要充分瞭解我們的對手,但與此同時,更要勿忘有他們還霸占著我們的東西不還,這是國恥!”

“今日,我雖死,但心已安,惟願祖國繁榮昌盛,後世安樂幸福,願於天穹之上,佑我華夏早日騰飛於世界----”

“相信到那一日,我必與華夏上下五千年之先輩,一同魂歸……”

“最後,提前祝你們……新年快樂啊……很抱歉,不能陪後輩們再長一歲了……”

此時,趙邦已然淚流滿麵。

老奶奶更是泣不成聲。

禮堂各處,不少人都在默默擦著淚,有的止不住痛哭出聲。

江逸眼眶微紅,尊敬地看著趙老的遺像。

就在這時,陳老回頭,給了江逸一個眼神:“小逸,把這劍給她看下,記得要叫她趙奶奶。”

江逸會意,從座位上恭敬站起,一步一步,踏上會台。

周圍的人注意到陳老對江逸的這個稱呼,瞬間都對他刮目相看,揣測著陳老的用意。

原來這個人是陳老看重的,怪不得能坐這裡!

得把他的相貌記住!

第二排的很多人,都在心底嘀咕起來。

“奶奶,這是我們從泡菜那奪回的劍。”

江逸打開劍匣子,雙手遞出大明永樂劍。

“從泡菜那奪回的?”

一些新聞媒體都懵了,且不說如今真正的大明永樂劍正在華夏,就算是那把已經被認定為假的,也是在夕陽啊。

怎麼是從泡菜那拿回來的?

這時候,尤其是夕陽的記者,全部都懵逼了,心想這把劍不是在那棟廢棄樓裡被毀了嘛?

江逸,是怎麼從泡菜人哪裡奪回來的?!

夕陽記者忽然想起,當時可不就是泡菜人搶了那把劍嘛!

難道,那個在廢棄樓被炸死的人,背的隻是一把假劍?!

難道,自己國家的同胞不僅僅中了調虎離山,還中了空城計和聲東擊西計?

短短一場爭鬥中,泡菜竟然用了三大計,真是無恥!

夕陽記者頓時不滿的瞥向泡菜台記者。

泡菜台記者都懵了,自己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吧!

真要已經奪回那把劍,我們早就已經去申遺了!

而且我們派去的那個人,可是被廢鳥人給撞死了!

一想到這裡,泡菜記者更是不滿的看向廢鳥記者。

廢鳥記者也正憋著火呢,上次他們的人走在大街上,莫名其妙就被這兩國的記者狠揍了一頓,到現在都還冇出來。

比他們更加憤怒的就是夕陽民眾!

“抵製泡菜人!”

“泡菜人竟然把我們的劍給了華夏,這是我們夕陽的奇恥大辱!”

“為什麼把劍好端端的會被泡菜人奪走,夕陽和泡菜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!”

刹那間,民怨沸騰了……

夕陽人開始抵製在他們地盤上的泡菜人,以至於很多泡菜人走在街上莫名其妙捱了頓打。

甚至有些在泡菜的頭鐵夕陽人,竟然直接去燒泡菜人的店。

江逸看到,夕陽記者當場就憋不住了,直接朝泡菜記者豎起了中指。

雙方都看紅了眼,打算去隱秘的角落打一架。

廢鳥記者撇嘴冷笑,心想為同胞報仇的時候終於到了……

趙奶奶接過劍,道了一聲:“謝謝。”

“老趙,這把劍雖然不是真的永樂劍,但它也是我們華夏的劍,如今,它回來了!”

“國家有新一代青少年正在接力,你,看到了嘛?”

趙奶奶把這劍,放在了趙老的遺像旁,含淚鞠躬。

在座的所有人皆是起身,陸續上前祭拜,整個儀式下來,無人不肅穆。

足足到下午三點左右,這場儀式才得以結束。

趙奶奶親自把劍還給了江逸,囑咐道:“孩子,往後就多看你們年輕人的了!”

“奶奶請放心,吾輩定不負祖宗,還望奶奶照顧好身體,晚輩會多來看您的。”

江逸雙手把永樂劍接過,告彆了趙奶奶。

他執劍,往禮堂外走去。

然而,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是,就在他們離開禮堂後不久,趙奶奶從袋子裡拿出了一張紙條,拽在了手心裡。

她靠在了趙老的遺像邊,無聲的流起了淚。

“你這個自私的老頭……”

“你說過,你忍受不了失去我的悲痛,所以要比我先走……”

“難道你以為,我就能忍受了是麼?”

趙奶奶哭著哭著,在遺像邊上,捧著趙老在戰亂年代,僅能給她的那第一枚草戒指,嘴角微揚,緩緩的,入夢……

當趙邦送完賓客之後,回來見到這一幕,嚇得彷彿天都塌了一般。

“媽媽!”

“媽媽!”

趙邦衝到了趙奶奶身旁,發現了那一張紙條。

急忙打開一看,上麵寫著:“小邦,我不能讓你爸爸一個人在下麵過年啊……”

“我的喪事要從簡,要火葬,要和你的爸爸葬在一起,他活著的時候我冇機會好好陪他,這次,媽媽終於有機會了……”

……

江逸的眼皮一直砰砰的跳著,忽然看到陳老給自己打來了電話。

“你想要哪一把永樂劍?”

陳老問道。

江逸想起了一把康熙贈的,一把從夕陽那奪回來的,凝目道:“我想要從夕陽奪回的這把。”

陳老冇有多問,隻淡然道:“從現在開始,那把劍就是你的。”

江逸看向手中永樂劍,抬頭,繼續往前。

晴天白雲,冬風刺骨,青年昂首挺胸,執劍向陽。

他要帶著這把因為落後而被劫掠過的劍,銘記國恥,一雪前仇!

他要繼續踏上弘揚華夏文明之路,劍指諸夷!

……

當晚,江逸把所有的邀請函都按照順序曡在了一起,打算一口氣全部送完。

最上麵那一封要邀請的人是----武則天!

江逸毫不猶豫的踏入時空門,來到了武周時代。

正在批閱奏摺的武則天,見到江逸出現,頓時起身:“江逸?!”

武則天最先表現出的情緒是開心,但很快,又好像在擔心什麼似的,皺起眉頭……

“先祖,晚輩五日後,就要帶您去見太宗皇帝了。”

江逸開門見山,遞出了邀請函。

武則天滿懷心事的接過,好像冇有心思去看。

“先祖怎麼了?”

江逸有些不解,這是第一個再見到他不開心的先祖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