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請大野閣下放心,論刀劍戰,我們廢鳥人是華夏祖宗。”

為首的五十多歲,看起來十分瘦小的廢鳥忍者十分自信。

他身後的忍者也大多瘦小,和影視劇中常出現的正常身高完全不同。

在他們看來,作為頂尖忍者,必須要目標小且靈活,這有利於他們偷襲或跑路,反正他們覺得能跑掉就不算輸。

“大野閣下,我已經清楚的看過典藏華夏劇組演員的招式,很多動作冇有威亞根本完不成,隻不過他們隱藏的很好罷了,用泡菜人的話來說,他們都不過是插標賣首。”

又一個廢鳥忍者不屑的撇撇嘴。

“嗯,記得順便去教訓幾個泡菜人,他們搶走了本該屬於我們的劍,把我們大廢鳥耍了,必須付出代價。”

大野紅郎想想就來氣,尤其是最近廢鳥記者被夕陽和泡菜兩國摁著頭打,搞得好像自己得罪過他們一樣。

“請放心,我們一個也不會放過。”

廢鳥忍者說完,褪去了訓練時穿的黑衣,穿上了普通人的衣服,分批次去坐起了飛機。

與此同時。

糙米台。

史密遜找了二十個頂級特工,男女各占一半,男的各個高大威猛,女的各個漂亮極美,身材窈窕。

“華夏人的除夕就快到了,他們的假期已經到來,上麵讓我全權指揮你們,讓他們過不好年。”

“這是江逸的資料,我要求你們必須背得滾瓜爛熟,還有,你們要想辦法潛伏到江逸身邊,在春晚當天,給他致命一擊。”

“這是一個必死的任務,但典藏華夏如今的影響力已經不可估量,這是華夏文明對我們的反輸入,作為當世最強者,我們絕不允許他們如此做。”

二十個特工全部神色肅穆,嚴陣以待。

領頭男特工正色道:“請總檯長放心,我們保證完成任務!”

“嗯,江逸目前還冇有女朋友,所以我打算讓你們十個女的中,最好有幾個去追他……”

史密遜冷笑道:“我就不信,華夏男人能經得住這樣的考驗。”

幾個高挑的,或蘿莉,或禦姐型的女特工爭豔般的笑笑:“放心,這個我們最拿手。”

於是,糙米人也踏上了行程。

……

泡菜國。

“該死,我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!”

“為什麼我們損失了那麼多錢,反而一無所有?!”

“那三十億米元,究竟去哪了,去哪了!!!”

泡菜負責主導這次買劍行動的幕後主使心態崩了,劍和錢冇了,最近還被夕陽人瘋狂針對!

他們哪裡知道,那支票上的三十億米元,被陳老讓人給秘密取了……

本來這筆錢要全給江逸的,但江逸隻拿了十億米元,作為自己接下來一段時間的活動經費,剩下的都捐給了貧苦地區的孩子。

也就是說,這一波,江逸不僅僅成功轉移了仇恨,還血賺十億米。

他很懷念當初會因為一個億開心的日子,現在錢在身上,都不知道乾啥好。

“我們有想辦法查過那條街的所有監控,但都冇發現漏洞,現在唯一的疑點是,我們泡菜根本就冇有那十八個厲害的騎士啊。”

韓先生的手下一頭霧水。

“要你說?我們要是有這樣的人,會至於被華夏搶走劍?”

“糟糕!!!”

韓先生頓時就悟了!

“是華夏,是江逸在搞鬼!”

“我們大泡菜國,居然成了背鍋的冤大頭!”

韓先生在腦海快速回憶夕陽事件的一些細節,先是和金淩千失去聯絡,再是被廢鳥人撞死,劍到了一個所謂神秘人物的手中,再就是十八騎掩護……

這一切的一切,怎麼都像是一個局?

“禍水東引,這是華夏人用了我們的禍水東引和離間之計!”

有著啤酒肚,脖子上還戴著個大金鍊子的韓亦明心態炸裂,一拳重重砸在了會議室的桌麵上。

“他們不僅僅學會了我們的計策,還以我之道,還施我身!”

“馬上跟夕陽人把話說清楚,我們也是受害者!”

韓亦明立即撥通電話,把自己的推理告訴了夕陽台台長。

誰知夕陽台台長叼著大煙,隻覺得這個笑話真好笑,嘲諷道:

“連續對我們夕陽用了三計還不夠,還想再來個借刀殺人麼?”

“華夏人會在夕陽的街頭上喊泡菜萬歲,你當我特麼是傻子嘛?!”

夕陽總檯長怒火萬丈。

“都說了那是離間和禍水東引,華夏人學會了我們的三十六計!”

韓亦明就差罵人了。

“哈哈哈,笑死,照你這麼說,華夏人在那場局裡,把我們幾國都耍得團團轉了是麼?”

“區區一個華夏台的主持人,能夠想到用六大計策騙走我夕陽的劍?”

夕陽台長和韓亦明爭得不可開交,雙方的矛盾在這場爭論中,又無形加深了數倍。

……

第二天,下午一點。

燕城彆墅中。

江逸好好睡了一覺,自從砍了廢鳥忍者之後,他整個人都舒服了不少,甚至在考慮這要不要加入他的日常鍛鍊的計劃?

這樣要是有一天,江逸被人采訪,問他平常會鍛鍊嘛,他就可以來句:“練的,天天揍小……廢鳥!”

邀請了前幾個先輩之後,江逸意識到,這一年,現代的春晚也不能太平淡。

他必須得想辦法加入一些有意義的節目,也給我們的先輩們,好好看看!

於是,江逸拿出電話:“陳台,我想在今年春晚多加幾個節目可行嗎?”

“臨時加節目?”

陳大發下意識皺緊了眉頭。

不是他不想幫,而是春晚節目都有嚴格的時間規定,是很早就要開始排練的。

臨時加,就意味著得剔除掉一些已經練過的節目,這對那些辛苦準備上春晚的人來說,是很不公平的。

“是的,但是不占用原有節目的時間,我會把這些節目安排在典藏華夏所屬的時間裡。”

江逸心中已經有了一些安排。

“你是打算延長春晚期典藏華夏的時間?”

陳大發很快聽出了言外之意:“春晚典藏華夏的播出時間原本是十點半到十一點半,這已經是當成壓軸節目了,一旦加時,就得往前擠掉一些節目。”

“我想往後加。”

江逸正色道:“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春晚期播出時間為十點半到十二點半。”

江逸希望春晚期的典藏華夏對話時間能更久一些。

因為要對話的人物很多,再加上這部分先祖都已經認識自己,所以江逸不需要刻意去到古代。

在現代他的存在時間冇有限製,完全可以加長一些。

讓十幾個先祖隻聊一個小時,那未免顯得咱後輩太小氣了。

再想起祖先還打算給我們後世準備一些節目,這可是實打實的跨時空聯動,是絕對不能掉鏈子的。

畢竟,他總不能在先祖們打算給後世上一些節目的時候,朝他們來句:不好意思,先輩們,我們後輩留給你們的時間不夠吧?

彆人隻當是節目,是演員無所謂,但在江逸看來,那些可都是實打實的老祖宗!

春晚期,他必須要讓先祖和現代的所有觀眾們,都儘興過大年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