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哀家跟你們說話,你們聽不到嘛!”

“來人呐,把這些狗奴才全部拖出去砍了!”

慈禧刻薄的冷視眾人,忽然見到,麵前出現了一道金色的門。

一個執劍青年,竟憑空出現在了她麵前!

“你……你是誰?”

慈禧被嚇得趕緊躲到了桌子底下:“你是人是鬼?!”

“我當然是鬼,一個向你索命的鬼。”

“我死在了一場海戰中,你知道我的死,有多委屈麼?”

此時,江逸已經被代入到了那一場極其慘烈的戰爭之中,他彷彿就是一個枉死的士兵。

他想要站在那些往死先輩們的角度上,替他們說一說話!

想要聽一聽,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想的!

“你……你有多委屈,關哀傢什麼事啊!”

慈禧心底的怨言似乎比犧牲將士還要多。

光是這話,江逸就已經忍不住想要拔刀了!

“哀家每日在這紫禁城,也是如坐鍼氈,這天下那麼多死去的士兵,他們都不來找哀家,你來找乾嘛?!”

“你……是你自己打不過敵人,可不能怪哀家啊,哀家就想吃好喝好,好好生活,這有什麼錯?!”

“哀家冇有錯,哀家以前一頓幾百個菜,現在一頓隻剩下八十個了,哀家為了讓你們能夠少死一些人,已經餓瘦了許多!”

慈禧在桌子底下渾身發抖。

江逸看著這樣的她,已經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。

說她是狗,那是對狗的侮辱。

說她是畜生,她也不配。

“你可知道,我打出去的炮彈,明明打中了敵船,卻對他們造不成實質性傷害?”

“敵人從最開始會被我們的炮彈嚇一跳,但最後連怕都不怕了?”

“非我和我的戰友們無能,隻是因為,那裡麵裝的是沙子……”

江逸蹲下來,神色冰冷,如同鬼魅般看向在地上爬的慈禧,一腳把她踹了出來。

“嗚嗚嗚,饒了哀家,哀家真的什麼也不知道!”

“裝沙子的從來不是哀家!”

“哀家也是受了小人的矇騙!”

慈禧抱著頭痛哭。

江逸麵色冷冽如刀,拔出霸王劍,二話不說,砍了下去。

直播裡不好操作的事情,那就私下裡,儘情操作一番……

他冇有把邀請函交給慈禧,而是在回到彆墅後,讓羅剛去把它燒了。

在清楚看到慈禧的嘴臉之後,江逸已經懶得跟她多說,打算春晚直接讓這貨出現,剩下的交給老祖宗!

江逸甚至在想,要不要把慈禧的事情寫成一段簡曆,在春晚前給這些先祖們來一份?

這個構思被他暫時放在一邊待定。

在調整好心態之後,他去到了霍去病所在的時空。

還是邀請這樣的先祖,纔有說不出的自豪感。

不過,這次出現的地點,卻是讓江逸有些懵。

這裡……怎麼跟再見太宗皇帝的場景如此之像?

“來者何人?!”

一個漢軍士兵朝江逸砍了過來。

江逸下意識拔出霸王劍,擋住了這一擊。

海風吹起,大浪淘沙,江逸和這個漢軍士兵四目相對。

“是您?!”

漢軍士兵在看清楚江逸的相貌後,果斷行大漢軍禮:“屬下見過逸將軍!”

“將軍?”

江逸微微愣神,怎麼就成將軍了?

“為何這樣叫我?”

還冇等這個士兵回答,周圍的一些漢軍也都朝江逸行起了軍禮:“屬下見過逸將軍!”

身披戰鎧的霍去病聽到這邊動靜之後,縱馬朝江逸奔了過來:

“江逸,你來得太是時候了!”

“我們馬上就要打廢鳥了!”

霍去病下馬,來到江逸麵前,衝著江逸的肩膀不輕不重的來了一下。

江逸仔細看了下週圍的環境,這不看還好,一看嚇一跳。

好傢夥,他選擇的時間纔不過封狼居胥之後的第二年,大漢鐵軍就打到了廁州?!

漢武帝這是得多恨廢鳥?

“霍將軍,為什麼將士們都叫我逸將軍?”

江逸好奇道。

霍去病笑著說道:“陛下說了,我們在這個時代為華夏開疆擴土,你在你所屬的時代也在弘揚著華夏文明,正在做如張先生一般的人,我們可以封為將軍,你自然也有這個資格!”

“陛下早已命令大漢各軍將你的畫像遍佈軍中,你的相貌,軍中已經無人不曉。”

“這,晚輩有點功不配位。”

江逸如實說道,他並不認為他可以在這個時代當得上將軍二字。

真正的將軍,那都是有著強烈的家國情懷,真正願意為了捍衛華夏,一刀一槍的拚命殺出來的。

他認為自己所做的,不過是華夏青年大多會去做的事情,隻不過自己擁有了係統,承擔下了一份更大的責任。

“陛下說你配,那就是配,因為那場對話,你給陛下帶來了很多新的戰略構想,這大大減少了我們在擴土過程中可能走的誤區。”

“陛下說,你雖未殺一敵,但在那半個時辰裡,你減少了很多漢家將士在未來可能麵對的犧牲,這就是功!”

霍去病顯然對漢武帝十分崇拜,一說到‘陛下’二字的時候,眼裡就跟裝著星星似的。

江逸冇想到武帝竟然會往這方麵想,這大概就是一代大帝的腦迴路。

“而且,從今天開始,你就殺過敵了。”

霍去病玩味的看向江逸。

江逸和霍去病對視著,發現他的眼神裡滿是戰意。

“既然來了,又能待半個時辰,難道漢軍與廢鳥的首次大戰,你能袖手旁觀嘛?”

“更何況你都帶劍來了,難道不想,一血後世恥辱?!”

霍去病看向江逸手裡的劍。

這一刻,江逸心底的熱血也沸騰了!

和霍去病飲馬廢鳥,哪個後世之人不想?

“既是如此,當為華夏戰!”

江逸斷然道。

“來人,快給逸將軍牽匹汗血馬來!”

霍去病一聲令下,一個士兵很快牽著一匹渾身血紅,威猛高大的戰馬走出。

這纔是純正的汗血寶馬!

江逸一躍而上,視野很快便開闊了許多。

第一次馬上殺敵,還是這樣的古戰場,他還真想和這些廢鳥人碰碰!

看到廢鳥那邊嚴陣以待,各個趾高氣揚的樣子,江逸就知道,這些人是還冇經過漢軍的毒打啊……

那就讓這幫廢鳥豬……

知道痛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