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五日的時間不夠,朕要你到除夕之夜時,去對話一月後的朕,朕要讓去病回來一趟!”

“朕要讓衛霍二人率領著大漢最強的鐵軍共同出現,為後世呈現一份前所未有的練兵式!”

“朕雖無你所擁有的能力,但亦要讓古今四海、天下諸夷,皆拜服我大漢皇朝!”

漢武帝走到皇位前,傲立於皇階之前,奮然轉身。

他眉宇之間的霸氣攝人心魄,雙手自然伸開,手掌左右所及之處,正好是皇位之後懸掛的世界地圖的長度,好似囊括著整個世界!

武帝,這就是我們華夏的漢武大帝!

“晚輩,必遵之!”

江逸由衷拱手道,心中陡然泛起了濃鬱的自豪感,為生在這樣的國度自豪,為有這樣的先輩驕傲!

“你且去吧,除夕之夜,朕定不缺席!”

“對了,後世速度更快,朕就不派人找去病了,你去讓他率軍返回長安!”

漢武帝正色道。

“是,先祖。”

江逸行抱拳禮,緩緩退去,身後時空門閃爍,身形迅速消失。

漢宮之內,一切恢複了正常,大臣和內侍皆可以動了。

其中一個大臣說道:“陛下,這名字----”

“叫蟲州!”

漢武帝冷然道:“傳令衛青暫停北上,率精銳漢軍立即返回長安,朕另有重任!”

大臣雖然不解,但見武帝如此認真,也不多說,立即照辦!

與此同時。

江逸再次來到了霍去病這,發現霍去病正在督促軍士清理戰場。

“稟報將軍,此戰我軍損傷百騎,敵人損傷數萬,難以細數!”

一個副將看向霍去病道。

霍去病不滿意的搖頭:“這是恥辱。”

“不過是些彈丸之地的草莽,竟能傷我漢軍百騎!”

“回將軍,我軍是第一次跨海作戰,那些士兵大多是在海上時水土不服,得了些奇怪的病症。”

副將解釋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霍去病劍眉微皺,僅僅是這麼短的距離就容易生病,如何征服更遙遠的大海?

就在這時,他發現身邊的人再次停止了行動。

身旁,江逸出現了。

霍去病雖然詫異,但更在意能否有對付病症的辦法,著急問道:“江逸,你可知道為何有軍士會在海上水土不服?”

“這是壞血病。”

江逸當即說道:“要想預防,可用豆芽菜。”

“後世明代的高濂曾在《遵生八箋》記載:‘將綠豆冷水浸兩宿,候漲換水,淘兩次,烘乾。預掃地潔淨,以水灑濕,鋪紙一層,置豆於紙上,以盆蓋之。一日兩次灑水,候芽長,淘去皮,沸湯略焯,薑醋和之,肉炒尤宜。’”

“這其中,便蘊含了豆芽菜的培育方法。”

霍去病將這些記錄了下來,鬆了口氣:“如此,漢軍要在海上馳騁就方便多了!”

“這些鳥人的招式七七八八,毫無章法,竟比匈奴還弱。”

霍去病感覺人生似乎失去了挑戰。

江逸笑著說道:“就連剛纔那些跳舞和扔灰石,針對軍中戰將的人,也隻不過是廢鳥後來的忍者雛形,在漢朝人數極少,之後才慢慢發展起來。”

“中看不中用!”

霍去病毫不猶豫的給出評價。

江逸覺得也是,明明就是花裡胡哨的下三濫打法,能偷襲就偷襲,打不過就跑,還動不動什麼武士道精神。

“將軍,陛下讓晚輩來給您帶句話,讓您先行返回長安。”

“知道了,我會馬上回去!”

霍去病心想待在這也冇啥意義了,還不如早點回長安做下一步打算。

用現代的話來形容就是,拿著望遠鏡都找不到對手!

江逸笑著說道:“那晚輩就行告辭了----”

“等等!這匹馬你帶走!”

霍去病帶著江逸去到了他剛纔騎過的那匹馬身旁。

此馬身上剛流過汗,毛髮如血般,在月色下如同血玉般攝人心魄,威風凜凜。

江逸清楚記得它雙蹄踢爆兩人的畫麵,這可是實打實的戰馬。

“在海上航行時經常會有些馬死在船上,所以我軍多備了不少,此馬名為血騅,是我在匈奴草原上千挑萬選的備用戰馬,但現在看來,它更適合你!”

“希望你能像騎著它縱橫這片陸地一樣,去縱橫你所處的時代,揚我華夏天威!”

霍去病將馬韁遞給江逸。

”晚輩謝過霍將軍!”

江逸接過韁繩,鄭重謝道。

隨後,他告彆了霍去病,回到了現代。

“把這匹馬和另外十八匹一同養著。”

江逸把馬交給了羅剛。

為了方便,江逸還買了一個馬場,專門養這些匹戰馬,每天上好的草料供著。

安排好這些後,江逸趕緊去到書房,把自己的一些靈感試圖記錄下來,並思考春晚期是否能有更好的佈局?

將熟悉的鼓樓筆記本打開,江逸坐在書桌前,在紙上把一些東西給係統羅列了一番。

“現代與大明橫跨古今之盛宴、大周萬國賀除夕、大漢鐵軍檢閱……”

江逸把先祖們跟自己說過的一些安排牢牢記下。

在記錄這些已確定會有的事件時,江逸也不排除,會不會有些先祖也在悄咪咪的安排著什麼,譬如太宗皇帝,江逸總感覺他不會閒著。

於是,江逸按照自己慣用的方法,繼續思考起了一些對策。

“春晚期可能會出現的古代盛宴有哪些?”

“典藏華夏該準備什麼樣的節目,和先祖們的心意聯動?”

“女帝讓我多邀請一些異域人,她想幫後世打他們的臉,那麼,我該讓哪些人把臉湊上來?”

“糙米台長?夕陽台長?泡菜台長?”

“反正得把廢鳥的大野紅郎弄過來。”

江逸不斷的思考著計劃。

祖宗想打臉,那後世自然得全力配合!

……

第二天,上午十點。

江逸給沈萬榮打去了電話。

“什麼?把廢鳥和泡菜那些人叫來看春晚?”

接到電話的沈萬榮懵逼了,神情驟然嚴肅:“江逸,這可不是開玩笑的,春晚席位上出現一這群人,你知道會掀起多大的輿論麼?”

“你可知道,這兩到時候會飄上天的!”

沈萬榮覺得這不像是江逸的作風。

“肯定不能讓他們坐春晚的席位,讓他們在我們的大廈裡看就行了,到時總檯您就在待客室裡和他們喝喝茶一起看,會有大驚喜。”

江逸早已做好了安排。

雖說是搭台打臉,但春晚的席位,可容不下他們!

他甚至已經想象到,監控隊長把廢鳥泡菜全體崩潰的監控錄像,興高采烈給自己看的情形了!

到時萬國天樞之下,這些人看到自己的祖宗朝我大周女皇俯首,還不得雞飛狗跳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