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萬榮瞬間會意,心想這纔是自己認識的江逸!

這是又要開始整鳥切菜了!

“那些人,交給我去請!”

沈萬榮當即拍板,十分不屑的說道:“據說泡菜最近打算帶著秦皇漢武等人的資料,來跟我們爭祖宗,還想拿去申遺,這些人的臉早就該捱打了!”

“你就按照你的想法乾,煽風點火的事情交給我!”

沈萬榮掛斷電話後,眼眸子轉了轉,馬上撥通了泡菜總檯長的電話。

“韓恩碩先生,可想來看我們華夏的春晚?”

韓恩碩還以為沈萬榮是來跟他打嘴仗的,早已做好了開噴的準備,冇想到,竟然是邀請自己去看春晚?

華夏人這是在賣什麼藥?

和那些五十萬不同,韓恩碩並不怕來華夏,因為華夏冇有理由怎麼樣他。

可自己這邊正打算去找華夏要個說法呢,華夏就打電話來了?

難道,是他們也知道自己的曆史和血脈並不純正?

這是在向我們大泡菜的正統認慫啊!

韓恩碩差點冇忍住笑,“嗯哼”了兩聲,說道:“好,我們很樂意去一趟!”

韓恩碩甚至以為,自己可以坐在春晚的嘉賓席上。

隨後,沈萬榮又給廢鳥台長大野紅郎打去了電話。

得知沈萬榮竟然想讓自己去看春晚的時候,正在吃降壓藥的大野紅郎更是覺得不可思議,瞬間都有點想跟華夏人講禮貌了。

“你們真的想讓我去看春晚?”

大野紅郎多了個心思,現在他們可都得到了一些秘密訊息,知道典藏華夏將被安排進春晚。

這一去,隻怕又會被典藏華夏打臉……

想到這裡,他當即就想拒絕了,可又轉念一想,自己不就是被打個臉嘛,有什麼了不起的?

我們大廢鳥的忍者,可都已經到華夏了!

到時候,想想自己一邊在春晚席上噁心華夏人,另一邊忍者正在把典藏華夏劇組打得落花流水,屍骨全無,該是多麼逼格滿滿的一件事?

“冇錯,你可以來。”

沈萬榮淡然道。

大野紅郎開心點頭:“我去!”

請完這兩貨後,沈萬榮覺得還是有些不夠爽。

於是,他又給糙米、夕陽等台的人,都打去了電話……

另一邊,江逸接到了秦漢明的電話,得知第一批貧困地區的孩子已經到了,於是給他們安排了住處。

值得高興的是已經放寒假了,這些孩子們都可以帶著自己的書來,不會對學業有多少耽誤。

“江先生,您,就是龍騰?”

在酒店下,一個穿著簡樸的女老師,看著江逸難以置通道。

“龍騰指的是華夏,並非個人。”

江逸淡然解釋,隨後把自己一些可以說的安排,告訴了這個女老師。

與此同時,一輛從糙米來的飛機,落在了燕城國際機場。

上麵有著十男十女,分彆混在人群中。

走下飛機的那一刻,他們肆意的呼吸起了華夏的空氣。

“這可真是個不錯的地方。”

一個女人笑著說道。

“早晚是我們的。”

一個男人不屑揚起嘴角。

很快,他們分彆入住在了幾家離國家台最近的酒店。

其中有兩男兩女在辦理入住手續的時候,正好撞見剛把孩子們安頓好的江逸。

一個女人嫣紅的嘴角揚起,踩著高跟鞋,一扭一扭的,假意和江逸擦肩而過:

“哎呀----”

忽然,這個女人的高跟鞋崴了,摔倒在了地上,眼淚當即流了下來,看起來楚楚可憐。

江逸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眼,出於人道主義他是想扶的,但轉念一想,自己身邊的五十萬太多了,尤其是麵對這些外國人,還是保持警惕的好,便淡然走過去了。

他也冇讓前台去扶,對待同胞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

至於身邊的羅剛和高思濤,他們甚至想把人打一頓。

“嗚嗚嗚,我為了來到這個國家,學了那麼久的漢語,就想在華夏好好玩一次,聽說這個國家的人都很友好,但怎麼跟我見到的不一樣?”

女人用著一口流利的漢語說道,裝出了很喜歡我們的樣子。

江逸冇有理會,而是徑直出了酒店。

“這個男人,不好對付啊。”

江逸走後,女人站了起來,麵色瞬間森冷。

“他身旁那兩人不容小覷,那眼神絕對殺過人,要想動江逸,就必須先把他們除了。”

兩個男特工盯著三人離開的方向,衝著女人說道:“你們先回酒店,我們去想辦法,看看能不能把他們乾掉。”

“料他們也不是我們的對手!”

“你們瘋了,這是華夏!”

女人阻止道。

男人笑了笑:“難道你還想活著回去麼?”

“隻要能夠完成任務,死算什麼?”

二男快步走出酒店,並聯絡了離這最近的三個男人,開著上麵安排好的車,每人一輛,遠遠跟在江逸的紅旗車後麵。

這些人受過極其專業的訓練,跟蹤的水平並不像電視劇裡的那樣動不動就被人發現,而是充分展現出了自己的職業水平。

他們時而會加速,假裝若無其事的超過江逸,時而也會減速,假裝被江逸超過。

如果江逸停車了一段時間,那麼已經過去的車就會在下一個路口假裝修車。

就算江逸冇有出現在那個路口也不要緊,因為會有下一輛車跟上,並不斷提供資訊。

可以說,除非是一個受過頂級反偵察訓練或記憶和觀察力都堪稱天才的人,否則基本不可能發現貓膩。

江逸開著車,進入了燕城彆墅。

羅剛和高思濤把車停好後,就跟了進去。

這批特工開始了蹲點的生活,偶爾甚至會睡在車裡。

然而,就連他們也注意不到的是,在自己身後,也有跟蹤的人。

他們的跟蹤技術,連這批特工都發現不了。

不久之後。

一個電話打進了陳老的手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