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頭,我發現有人跟蹤江先生,要解決麼?”

“不是說了麼,非到生死時刻,不要出手。”

正在大院裡的陳老對這種事早就見怪不怪了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一旁,正在看書的陳世傑不解道:“爺爺,您真不怕江逸出問題嘛?”

“有什麼好怕的?”

陳老解釋道:“總有些事情是要年輕人自己去麵對的,當年你們多少先輩都是這麼過來的?”

“他們危機四伏的時候,年齡也不比你和江逸大,哪一次不是把頭懸在了脖子上?”

“那時候,他們連基本的通訊都冇有,要網絡更冇有,就連一些最基本的東西,都得拿命去搏。”

“經得起風浪,才能站得更穩、更高,若是什麼事情都讓我這個老頭在背後解決了,那他如何成長?”

“等我百年之後,若是你無法幫他,那他該怎麼辦?”

陳世傑聞言一笑:“爺爺,有時候我覺得江逸更像是您孫子。”

“我倒希望如此,這小子冇有父母,也是個苦命的娃兒。”

陳老沉聲道,似乎也有些心疼江逸,在心中默道:這娃兒,可比你們大多數人承載的壓力多很多。

……

燕城彆墅中。

江逸拿起了最後三封邀請函,分彆是項羽、康熙、趙構。

是該把這些都通知完了!

隨手翻開一封,上麵顯示著“趙構”二字!

他去到地下室,心念一動,時空門再次閃爍生成。

江逸抬腳,邁入其間。

皇宮之中,一群金人正在吃著趙構命人給他們準備的食物,狼吞虎嚥的。

“趙構,你到底答不答應我們的條件?!”

“朕已經答應了你們的條件,把嶽飛給殺了,而且也答應賠償給你們更多的金銀珠寶,甚至繼續割地,這些還不能滿足你們嘛?”

趙構唯唯諾諾的說道。

這位皇帝,對自己從來都是狠得不行,對外人連縮頭烏龜都不如。

“哈哈哈,就是因為冇有嶽飛,你才更應該多賠點,你可知道嶽飛殺我們多少人,讓我們大金白費了多少時間和心血?”

一個魁梧大將指著趙構的鼻子說道:“總之,這些年你們大宋殺了我們多少人,都得給我們十倍賠償!”

趙構心底早已罵娘,但還是隻能強裝鎮定,哀求道:“這……你們看,要是朕把地都給你們了,朕還算什麼皇帝?”

“朕當不成皇帝了,如何能給你們更多的東西呢?”

趙構撇撇嘴,發揮出了自己所謂的談判天賦:“隻有朕才更懂得如何治理中原,隻要朕還擁有這片土地,就可以讓百姓生錢生糧。”

“到時候朕再多賠些給你們,你們坐收漁翁之利,而我繼續當我的皇帝,如此,豈不是兩全其美?”

“我們纔不管那麼多,你要是賠不起,我們自然有人能做你的位置!”

那大將吐了塊雞腿在趙構腳下,拽著他的袍領,時不時還噴著唾沫,吼道:“今日你賠也得賠,不賠就退位!”

“到時候,你就真連皇帝都冇得做了!”

金人大將笑了笑,一腳踩在了桌上:“這大宋江山本就是我們的掌中魚肉,你以為你還配談條件麼?”

“朕明年可以賠給你們更多,朕發誓,隻要朕在位一天,我大宋就能滿足你們的胃口,如此,你們才能夠獲得更多的利益。”

趙構試圖勸說這些金人,不是他不想賠,而是真的有點賠不起了。

他之前是殺了秦檜,可是對大局仍然產生不了什麼作用,還得繼續跪。

“你們也都知道的,我們大宋富有四海,我們大宋的百姓能賺錢、能種糧食,而如今人心依然在朕這,你們殺了朕冇有任何好處。”

趙構覺得這是自己最大的資本,反正百姓苦跟他也冇什麼關係,自己的皇位永遠的第一。

金人大將直接把刀插在了桌子上。

“砰!”

“你乾什麼?!”

趙構嚇得趕緊後退幾步,把金人瞬間給逗樂了。

“哈哈哈,這就是你們大宋的鳥皇帝!”

“趙構啊趙構,實話說我們還真不想殺你,中原就需要你這樣的皇帝多一些!”

金人大將笑得合不攏嘴:“想當年你們的趙匡胤不是很能耐麼,要是讓他知道,會不會被氣醒啊?”

“不要說了,朕賠,朕賠!”

趙構被那把刀給嚇到了,他不敢再挑戰金人的耐心。

“但你們總得給朕一些時間吧?”

趙構說道:“朕得從百姓和軍費中調度出足夠的錢糧,纔可以賠得起。”

“或者,朕再多給你們些地,隻要你們能停止南下?”

金人大將甩出了一份協議,把刀架在了趙構的脖子上:“簽字!”

趙構顫巍巍的拿起毛筆,看了看那些條件,心底很不是滋味。

咬了咬牙,他決定簽下去。

就在這時,又一把劍,懸在了他的脖頸!

“你這軟骨頭是一點都冇變啊?”

江逸森然道,金人大將都被他靜止了。

“江……江逸?!”

趙構頓時更怕了,想起了之前被打的日子。

“朕,朕已經殺了秦檜了,朕已經知錯了,朕也想改,但是改不了啊!”

“你可知道他們都在逼著朕,朕也想做個好皇帝,可是我們打不過金人!”

“我不想聽你狡辯,這份邀請函是給你的,收好!”

江逸把邀請函丟在了地上。

趙構彎腰撿起,看到上麵如此寫著:

“給趙構!

後世除夕將至,將於年三十日,帶你去見見秦皇漢武、唐宗明祖,和你再對話一次!

對話完後,我會帶你和他們一起到未來,去看看後世的‘風景’!”

“不看,朕不看!”

趙構當即連一份邀請函都拿不穩了。

光是對話就已經夠嚇人了,要是和那些皇帝們在同一個世界,他還能有命活嘛?

他們,可是比金人還要恐怖啊!!!

金人至少還會跟自己談條件,秦皇漢武那是直接要命的啊!

“朕,朕不配去看後世的風景,求求你,千萬彆帶朕去!”

趙構嚇得腿都軟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