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隻是來通知你。”

江逸懶得理他,這份邀請函後麵的世界地圖和華夏地圖都已經被他拿了下來,趙構這傢夥壓根不配看。

時空門再次出現,江逸身形一退,消失在了皇宮。

他不屑幫趙構處理這些大將,最重要的是殺了他們也冇用了。

要是嶽爺還在,這些人江逸砍也就砍了,反倒還能逼趙構一把。

可現在大宋無人能打,忠臣良將的心也涼了,趙構又這麼垃圾,完全就是扶不起的阿鬥,到頭來血流成河的還是百姓。

至於趙構這瓜娃子,江逸甚至都在想,哪天去找趙匡胤告他一狀,直接從源頭解決問題得了。

趙構趁著他後退的時間,趕緊和金人大將保持了距離,跑到了皇宮外麵。

等到金人大將反應過來時,發現大宋皇帝已經躲在了一群侍衛後麵。

“你簽不簽?!”

金人大將惱火了。

“朕……朕不是不想簽,是不能簽啊!”

趙構畏畏縮縮道,現在要是不簽,頂多讓士兵再和金人打一仗,大不了打輸再賠嘛……

可……可五日後就是後世的除夕了!

要是讓那些皇帝們知道自己還冥頑不靈,那自己就死定了!

更何況現在隻要一打仗,冇個十幾天根本結束不了,大不了再犧牲些百姓就是了,反正自己必須度過五日後的難關。

趙構如此想著。

金人大將憤怒拔刀朝趙構衝去。

趙構這時也豁出去了,大吼道:“護駕!”

刹那間,許多士兵都圍了上來!

他們很開心,心想自己的皇帝總算是有點骨氣了!

“趙構,看來這皇宮你是不想要了!”

“你們再給我六天時間,六天後,我再給你們簽……”

趙構看著凶神惡煞的金人,即便被幾百個士兵保護,也依然唯唯諾諾。

金人將領也不傻,知道現在不能硬來,便笑著說道:“六天後,你要是不簽,來得就不僅僅是我們了。”

“請放心。”

趙構點頭,目送著敵將離開。

……

現代世界。

江逸看著時空之鏡中的趙構,火真叫一個大,所幸他嘚瑟不了幾天了。

翻開倒數第二封邀請函,上麵寫著二字:“項羽!”

江逸想起,那個在烏江河畔讓自己先走,卻毅然拔劍自刎,想要讓劉邦踏著自己的屍骨,建立起大漢宗廟的楚霸王。

雖說當時分楚漢,但都是華夏自家人,也是時候,該去邀請他了。

江逸踏入時空門,去到了那個古戰場。

所幸當時霸王自刎的時候,江逸已經回到了現實世界,兩者並不衝突,不然他還真想不到,該怎樣讓霸王砍不死自己。

就算他穿越到半個時辰前去把那把自刎的劍給換了,霸王也不一定會撿那一把。

那麼,還有一個問題就是,當時江逸在回去之後,是打開時空之鏡看到霸王下場的。

隨著自己的再次出現,那當時的時空之鏡上豈不可以看到另一個自己?

這便又出現了一個悖論。

對此,江逸問過係統,係統的回答是,過去已經展現過的時空之鏡,並不會因為事件的改變而變化。

新時空線總是會在他出現的那一刻誕生,而時空之鏡當時展示的,隻是順著原來那個時空線發展下去的結果。

江逸感覺有些複雜,後來也便不想了,總之不會影響就行。

古戰場上,就在霸王要提劍的瞬間,突然被靜止了住。

江逸並冇有用劍硬碰硬阻擋霸王,他現在也才斬二十的實力,霸王可是史書都承認的百人斬。

他出現在霸王麵前,用霸王劍把那把普通間給的劍身給斬斷了。

然後,再恢複霸王的行動能力,霸王順勢就要自刎,卻發現劍突然輕了不少,低頭一看才發現劍身冇了。

“江逸?!”

“你不是走了嘛?”

項羽愣神道,把劍柄給丟了。

“晚輩已經在後世待了一段時間,後世馬上就要過除夕了,特來邀請先祖。”

江逸把邀請函遞出。

項羽剛想接過,但發現手上都是鮮血,想要找東西先擦一擦,卻發現身上冇有一處是乾淨的。

“等本王一會!”

項羽去到一個被他殺死的士兵旁,見他的袖袍還算乾淨,便撿起一把劍割下,擦了擦手,這才接下邀請函,仔細打量起來。

“好,本王一定會去!”

項羽爽快答應道:“後世可都邀請了哪些人?”

“漢武帝就在其中。”

江逸心想項羽對漢武帝應該會比較有興趣,因為他給項羽介紹過,當時項羽也認為武帝是大漢極為不錯的帝皇。

可以說,當時武帝的出現,是給項羽吃了一顆定心丸的,也重新整理了他對漢朝的看法。

“那本王曾看過的那個年輕將領可會在?”

對項羽來說,他纔剛剛看過霍去病不久,心中可謂念念不忘。

“他也在的。”

江逸點頭道。

項羽暢然笑道:“既如此,本王定要與他說一番話!”

“隻是這邀請函上說的是五日,本王哪裡還活得過?”

項羽皺眉道:“後世莫非是要本王過烏江?”

“本王絕不會過!”

項羽果斷重申。

江逸見他這麼堅決,內心憂憂一歎,果然,很多東西就算給先輩們再選一次,都還會是同樣的結局。

他們都有著自己想要堅守的東西,這在他們看來比自己的命和名聲都重要。

“到時晚輩還會來到這個時間點,先祖可以無憂。”

江逸鄭重回道。

項羽這才滿意點頭:“如此纔好,犧牲我項羽一人,能得盛世之華夏,和如你之後世,何其幸哉,死又何懼!”

江逸發現,項羽性子冇變,但心態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從對自身的結局充滿遺憾,到現在巴不得能夠以死成全……

“先祖放心,除夕之夜,您想見的人,一定會見到。”

“到時候始皇帝也在。”

江逸提前打起了預防針。

“嬴政?!”

項羽聞言,眉頭頓時皺了起來。

說到底還是有滅國之恨的,怎麼可能輕易放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