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則天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說,她可以聽得出這個時候的太宗皇帝還在壯年時候。

可這就如同後輩見了年輕先祖一樣,哪怕自己年齡比他大,心裡的敬意仍然存在。

現在的她要是和李世民相認,搞不好就是火葬場!

真要是弄巧成拙,自己在那個時空的命可就保不住了……

她曾經就是想要拚了命的活下來,如今又怎麼可能害死自己?

“武曌,你怎麼不說話?”

李世民蹙眉道,不知為何,他突然就有點不詳的預感,好像自己總認識這個女人似的。

這時,江逸已然猜出了武曌心中的顧慮,及時解圍:“讓晚輩來告訴陛下吧,大唐由盛轉衰的曆史事件是安史之亂,領頭者是安祿山與史思明。”

“這場戰爭導致大唐人口大量喪失,國力銳減,使原本萬國來朝的盛唐不複存在。”

江逸看到,時空之鏡中的武則天悄然鬆了口氣,衝著他欣然點頭。

到底是那個在少女時期,就把李世民當做聖明之君的女子,也算是古代版的再見初戀和前夫了。

“我李家後代,竟出瞭如此昏聵之君?!”

“當時誰是大唐皇帝?!”

李世民勃然大怒。

“唐玄宗李隆基。”

江逸解釋道:“國富民強的大唐承平日久,李隆基在開元之治晚期時便喪失了鬥誌,開始耽於享樂,寵信楊貴妃。”

“在楊貴妃身上,李隆基真正告訴了世人,什麼叫做一人得道,雞犬昇天,但凡跟楊貴妃有點關係的幾乎都封官晉爵,榮華富貴享用不儘,他更是委以奸佞無才之人以實權,任由他們排斥忠良。”

“當時,唐宮中光是為貴妃院織錦刺繡的工匠就達七百人,楊貴妃的姐妹三人光是每年脂粉錢就達到了上百萬!”

“混賬,這是個混賬東西!”

李世民的拳頭已經握起,把李隆基這個名字銘記於心!

康熙聽到這聲音,不由想起自己最開始得知慈禧禍國時的表情。

這李世民光一個李隆基敗唐就這麼氣,要是得知慈禧的事情,豈不是肺都氣炸?

“有那麼多錢糧去養一些閒人,卻不用在民生社稷和開疆擴土上,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!”

漢武帝也忍不住發怒了!

彆看他經常打仗,好像很富有似的,但可以說是十分缺錢的皇帝之一,以至於要經常出一些搞錢政策,寧願頭鐵得罪一些人,也要打出一個民族的氣節。

可現在倒好,一個富有的朝代,竟然把國家的金錢用在了奢靡之事上,這讓他如何忍得?

此時的趙構一直在分析著這些皇帝的身份。

為了防止把始皇帝當成仁慈大腿的烏龍再次出現,趙構決定這會要少說話,然後再想應該抱哪一個聲音的大腿!

畢竟自己的身份還冇曝光,趁著這時候皇帝們對自己還冇啥惡意,可得抓緊把一些大腿給哄好了。

“是的,也正因此,朕纔想著,若是安史之亂時,出現一個曹孟德,不知他會如何做?”

武則天繼續說道,打算讓李世民在聲音上先適應自己的存在,然後徐徐攻克。

她在李世民時期和登帝之後的聲音顯然是不一樣的,即便是尋常聊天,李世民也聽不出來。

曹操喝了一口酒,一臉鬱悶的把酒杯落在了桌子上。

江逸清楚的看到,曹操翻了個白眼,悵然搖頭,似乎還輕歎了一聲:“唉……”

亂世之奸雄,我這輩子已經做夠了。

我更想的,還是能夠做一做治世之能臣,可這些皇帝們怎麼一個個都想讓我在朝代末年搞事情?

曹操感覺這酒啊,真苦。

江逸看著若有所思的曹操,也在分析著皇帝們的問題。

東漢之後的皇帝們會這麼想,也並非冇有道理,大概任何一個朝代的末年,都需要曹操這樣的奸雄。

就算是放在崇禎皇帝時期,以曹操的才能,若是可以得到重用,未必不能再拉明朝一把。

畢竟崇禎確有治國之心,隻是一無治國之才,二無良臣,這就相當於隻讀過兵書的趙括剛出征就遇到了白起,根本無解。

至於明末的那些奸臣,曹操大概率也是能鬥過的。

就算得不到重用,曹操也可興義軍抗賊,絕不會坐以待斃。

這就是曹操,一個膽魄、才能兼具,且不會墨守成規的軍事家。

他在危難之時那種敢於打破常規的魄力,是可以起到的效果是極大的。

朱元璋察覺到曹操自從問完漢武帝之後,就一直冇有說話,便搭台道:“這個問題,咱倒是想問問剛纔問武帝的那位了。”

趙構這才仔細聽到了朱元璋的自稱,眼珠子忽的一亮!

咱!

多麼親民的自稱啊!

趙構心情大好,喜上眉梢。

這一定是個仁慈有愛的皇帝!

朕如今,就需要這樣的好靠山!

趙構趕緊附和道:“朕覺得那個稱咱的兄長說的很對,朕也想聽聽他的回答!”

始皇帝感覺曹操還是不怎麼想說話,聯想到曹操問那話時的語氣,心中已然明悟。

他會心一笑,說道:“後世,除夕之夜,不妨說一說你的所想。”

今天的始皇帝看起來格外開心。

江逸滿是崇敬的看著這時並無狠厲之色的始皇帝。

始皇帝見到還衝他微微點頭。

始皇嬴政,給很多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殺伐果斷,霸氣淩天。

可今天,江逸卻更清楚的看到他的另一麵,那就是身為千古一帝的胸襟。

從始皇意識到這些人之間或多或少都有矛盾的時候,他就首先把自己的矛盾都給放下了……

從他說考慮到是後世的除夕,恩怨暫且放下時,就相當於毫不猶豫的聲明出:今天無論他見到誰,都不會大動乾戈!

這一刻,始皇帝帶給江逸心中的震撼,是難以言表,且至高無上的。

這就是,華夏第一皇,世界之祖龍!

曹操聽到始皇帝這番鼓勵,不由開始沉思,如果是自己,在安史之亂中,會怎麼做?

片刻後,曹操正色道:“孤會先看其他忠臣的反應!”

“為何?”

趙構不解道。

“但凡皇帝怠政之初,必會有忠臣勸諫,若唐玄宗連各大忠臣的話都聽不進去,就更未必能聽孤的,那孤便不做無用之功。”

曹操毫不避諱道。

“那若無忠臣勸呢?”

趙構繼續問道,他把自己猜想的認為朱元璋可能會問的問題都給問了一遍。

事實上朱元璋比他清楚明白多了,隻覺得這個問問題的人怎麼這麼笨。

“那就說明朝堂無救,孤會另謀他路!”

曹操果斷道。

此話一出,其他幾位皇帝都不由好奇曹操的想法了。

他們本以為這人的回答會是自己去勸,卻都冇想到他竟會直接另謀他路!

漢武帝問道:“為何不勸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