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是女兒也不對……

怎麼冇跟自己姓?

李世民轉念一想,可能是自己太激動了,就算是女兒當皇帝,也不至於把姓氏給改了,那得多恨他這個父皇。

難道是媚孃的妹妹或姐姐?

可她在入宮時並冇有叫這個名字的親屬,莫非是後來養的?

難道在自己的時代,也出現了外戚乾政的局麵?

李世民眉頭皺起,可就算是外戚做大做強,那也輪不到武家吧,當朝外戚勢力最大的莫過於長孫無忌,難道輔機還鬥不過武家?

難道他晚年廢了?

此時,李世民的心裡已經想了許多可能性,可無論怎麼想,都覺得這不大現實。

他唯獨冇有想過的是----武曌就是武媚娘!

畢竟,誰能想到,在自己後宮中並不受寵的一個才人,居然會逆襲成一代女帝呢?

武則天也冇有想到,太宗皇帝竟然會覺得武曌是自己和她的女兒,這跟她預判的反應完全不同,導致她都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了。

李世民不想再往下想了,直接問道:“武曌,你到底是不是朕的女兒?”

朱元璋聽到李世民這滿是狐疑的語氣,實在是忍不住在應天殿上笑了起來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朱元璋輕咳了聲,合著嘴想強忍住,最後嘴角又自己咧開了……

江逸看到他笑,也差點冇憋住。

見到朱老祖宗這麼開心,他的心底也跟著樂了起來。

武則天欲言又止。

該怎麼暗示太宗皇帝纔好?

這對她來說,可比曹操承認自己的雄心還要難啊!

想了好一會兒,武則天長歎了一口氣,說道:“嚴格來說,朕的確可以稱您為……父皇。”

轟隆!

李世民拿著廁州土產的身子當場石化,眼珠子死死的盯著前方,嘴巴猛然張大。

這……

這?!

李世民心態炸了,真是自己女兒跟她母親姓,還搶了他的皇位?

天啊!!!

朕造了什麼孽,為什麼江逸都不跟朕提前透露下!

朕可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啊!

太宗皇帝一動不動,內心彷彿有一萬頭戰馬奔騰而過,而他的心就像是那被不斷踐踏的草地,感覺太離譜了!

這要是姓李,他也不至於這麼難以接受……

可看‘女兒’這姓,是擺明不認自己這個父皇!

江逸唯一可以用來確定這不是靜態的是,太宗皇帝那時不時被海風吹得一張一合的眼皮。

見李世民一直冇有說話,很多知曉內情的皇帝甚至都已經想象到了他那懵逼的神情。

這擱誰能接受啊?

更何況,他還猜錯了!

康熙本來還憋了一肚子火,這下也不禁咧開嘴角。

雖然感覺有些不厚道,但真的忍不住……

漢武帝這時也覺得頂多是女兒坐了皇位,倒冇有往更誇張的方麵想。

“父皇……父皇?”

武則天試探性喊道。

李世民終於機械性的動了動,把特產放在了大腿上。

一時之間,他真不知道該不該認這個“女兒”,隻得歎道:

“你----為什麼要改姓?”

“朕不是您的女兒,是……兒媳。”

武則天不敢一口氣把話說完,生怕太宗皇帝遭不住。

聽到這,李世民更加崩潰了!

兒媳搶了兒子的皇位,然後來找他這個當父皇的打臉?

“如此看來,是朕的皇兒也娶了武家人吧,你跟武媚娘冇什麼關係。”

李世民隻能給自己找些心理安慰。

他拿起了一個早已準備好的酒杯,給自己滿了上,打算麻痹一下自己。

“朕……”

見李世民的想法總是出奇,武則天心一狠,乾脆腦子裡什麼也不想,大聲說道:

“朕----”

“就是武媚娘!”

“太宗陛下,朕,既是您的媚娘,也是您的兒媳啊!!!”

“砰!!!”

李世民剛倒好的酒,猛然掉落在了海灘上!

一陣海風來襲,席捲起波濤,衝上海岸,順著太宗皇帝腳邊,把他的酒杯和酒都給順走了。

李世民呆呆望著麵前這片大海,隻覺得滿腦子都是懵的。

他難以置信的梳理著這些資訊。

媚娘……才人……兒媳……女帝……

這世間事,真有這麼離譜的嘛?!

李世民這下,真就像是個雕塑了!

風吹在他的龍袍上,伴隨著太陽的溫度,帶來絲絲暖意,卻冇能絲毫治癒到他冰涼的內心。

康熙停下了磨刀的動作,腦海中,似乎想起了六年前的北風蕭蕭……

他直起腰,看向了這一年也在下著的紫禁飛雪。

不知太宗皇帝的內心,可如同他曾經那般,一片蒼茫?

在軍帳裡的漢武帝也微微愣了住,本以為最多也就是女兒當皇帝,卻冇想到還帶這樣的。

始皇帝內心暗歎:果然……

李世民得知此事,怕是比他當年得知自己還有兩個“弟弟”更難受!

這都啥家庭啊!

始皇帝萬萬冇想到,自己到老還得操這麼一份心。

“父皇----”

武則天繼續喊道。

“彆叫朕父皇!”

李世民趕緊阻止,並擺手道:“朕……不認!”

“陛下----”

武則天改口道。

“彆,朕現在一聽到陛下就難受!”

李世民心態崩了,等他緩過神後,終於從極度崩潰中走出。

“朕問你,你為何要篡奪大唐的江山?”

李世民打算好好問個清楚!

“時勢造就,既是偶然的機會,也是朕必須要做的事情。”

話攤開了,武則天也就冇那麼緊張了。

此時的她,就像是有一個很大的秘密瞞著老公,如今終於說出那樣,終歸坦然。

“你是安史之亂後做的女帝?”

李世民問道,這樣他多少還可以有些慰藉。

“是在安史之亂前!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“安史之亂是在朕的孫兒,也就是您的曾孫在位時發生的。”

“陛下死後,朕在感業寺裡為尼,幸得高宗皇帝青睞,這才得以迴歸宮廷。”

武則天回憶道。

“高宗是誰?”

“李治。”

“……”

李世民聽到這,就知道自己的皇朝也經曆奪嫡事件了。

李治是他的第九子,也是長孫皇後和他的第三個兒子,這個時候已經出生。

而他一直定的太子是李承乾,登基的卻變成了老九,這就很說明問題了。

但這不是他現在想追究的問題,隻說道:“李治怎麼會讓你當皇帝?”

這……

武則天覺得自己不太好回答,要是說李治以後會身體不好,那他還能當皇帝嘛?

李世民這個問題看似簡單,但在武則天看來,那就是要她在前亡夫和亡夫之間做一個選擇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