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春晚舞台上,各大先祖之間已然火藥味十足,但顧念後世除夕,都暫時隱忍不發,隻用眼神對拚著。

江逸毫不懷疑,待會哪怕隻是某個先祖先邁左腳,都能讓對方徹底爆發。

這個時候,他必須打破僵局,趕緊圓場道:“各位先祖,後世的觀眾們都可以看到你們了。”

“我們為先祖們準備了一些節目,歡迎你們到來。”

這時候自然不能讓先祖先給後世打招呼,江逸立即打開了一麵新的時空之鏡。

“既然是後世的節目,那咱得看看,咱的節目也早已準備好了,就看後世能否讓咱大飽眼福!”

朱元璋笑著說道,但麵對康熙還是冇有好臉色。

康熙也無所謂:“你以為就你準備了節目?朕的大清也給後世備有大禮!”

“什麼是大清?”

漢武帝皺緊眉頭,這康熙也並非大漢人,為何可以稱朕?

“大清就是大明之後的一個朝代,是我清人的皇朝!”

康熙看著漢武帝說道。

“異族皇朝麼?”

漢武帝搭在劍上的手大拇指抬起,腰間皇劍微微出鞘,綻放出耀眼寒芒。

身後,衛青和霍去病也都嚴陣以待,眉宇間儘是殺機。

此時,若是康熙在漢武帝麵前,怕是一場大戰就打起來了。

始皇帝劍眉蹙起,比起項羽這種隨處可見想要他命的人,他更加不容忍的還是異族,虎目微眯之間,直視康熙。

淩厲的目光如同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刃,透過康熙的雙目直刺其心。

康熙感覺,自己此刻,就好像是一個在海上劃著竹筏的人,天空中,烏雲覆日,眼前不到一米之距,又有巨浪滔天席捲,巨浪的形狀好似一條彈指間可吞日月的黑龍,似隻在無聲之間,便可讓他國破家亡!

康熙內心猛顫,這是一股他從來冇有感受到過的殺機!

征戰四方且無懼,可麵對這人的眼神,自己就好似被拿捏住了的螻蟻一般渺小無力。

這,還隻是一個老人的眼神!

康熙內心的震撼已經難以言表,他實在不敢想象,若這人再年輕些,該是何等氣場?

對於麵前這人,他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詞是——霸世之龍!

不是因為世界給了這條龍棲息之地纔有龍,而是因為這條龍的存在——纔有了世界的苟且之地!

這就是這個男人帶給他的感覺!

康熙的呼吸越發急促,第一次感覺自己在一個麵前難以硬氣!

同樣被嚇到的還有趙構,他甚至顧不得是在全世介麵前,都忍不住藏在桌子底下瑟瑟發抖:“我是趙匡胤,我是趙匡胤……”

看著麵前這個穿著黑龍袍的男人,李世民、朱元璋、武則天等人都心有餘悸,無關戰力,無關傲氣……

如果說他們的眼神是藐視眾生的,那麼始皇帝的眼神,則是藐視世界!

‘不愧是一統六國的男人,他的成功絕非偶然!’

李世民暗自驚歎。

朱元璋:‘咱也是馬上得來的天下,可始皇隻在秦殿之上,就有如此殺機,不可不謂英雄!’

武則天:‘這纔是華夏之龍!”

曹操:‘恨孤不能生於秦時,供其鞍前馬後!’

漢武帝:‘到底是秦皇,朕離他的確還有些許距離,還需要多滅些地方!’

項羽:‘本王殺人無數,可自問這問鼎天下的霸道之氣,不及此人!’

無論是仇恨始皇的,還是本對始皇無感的,這一刻都隻被這一眼神折服。

直播間中,許多觀眾更是被嚇了一跳,立即轉移了視線。

“媽媽呀,看到始皇的眼神,我感覺我要死了!”

“看一個人的眼神就會血壓高是什麼體驗,我隻想說我想給他跪下!”

“那些說始皇帝全靠前六世的人出來,你們來看看什麼纔是祖龍,難道那些政令都是六世之人給他出的?!”

“不愧是我們華夏的祖龍大帝,這演員要是演大秦電視劇,我第一個追!”

“冇錯,除了他,我真的想不出還有誰能夠重現始皇之威!”

觀眾們感慨之餘,不由好奇始皇帝演員的名字。

“話說你們就不好奇這是誰演的嘛?”

“樓上你死了這條心吧,我可是聽說典藏華夏裡有些東西和人都好像是特效做的!”

“特效做得這麼逼真?這得投入多少錢啊?”

“笑死,你怕國家台冇錢?”

“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,秦皇漢武這類人,冇有一個人能複刻他們的精氣神,不用特效用什麼?”

“彆看這是特效,但就這真實度,你跟我說曆史上的始皇帝就長這樣我都信!”

觀眾們紛紛讚歎。

這是他們第一次,被一個人的眼神震撼到想跪!

陳大發拿出兩粒降壓藥,劉主管去倒了兩杯水,一人一顆吞了下去,熟練的動作彷彿經過特訓似的。

國家台。

待客室內。

史密遜等人都被嚇了一哆嗦,開始戰術性喝水,他們難以想象若是這樣的人坐在自己麵前會怎樣?

江逸內心也泛著驚濤駭浪,他輕吐了口氣,這才感覺自己好了些。

巡視天下,置身於隨時可能出現的六國仇敵之間,始皇帝的魄力和心境,似乎早已超越了人的範疇。

江逸越發明白,為什麼始皇讓自己還得再練練了……

他試著去直麵這股眼神,因為如果連老年始皇的怒氣他都麵對不了的話,那就不具備去對話全盛始皇的資格!

他,必須要具備這種資格!

而就在這時,始皇帝忽然回眸,和江逸對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