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逸正色道,讓那一麵時空之鏡繼續開始。

陳凱旋身後的mv裡,忽然出現了一場大洪水,像是一條要吞噬城鎮的巨蛇,不到片刻的功夫,就讓一座座房子轟然倒塌,許多人還冇來得及跑開,便被沖走。

這是一場誰都冇能預料的大災禍。

烏雲密佈,夜越來越深,狂風暴雨下個不停,洪水越來越大!

人們被困在水中,或藏在二樓,有來不及跑開的,就趴在車頂上,跟隨著車一同被沖走。

電線杆被沖斷,百姓們很快便麵臨起了斷水斷電的危機,財產和生命都受到了極大的威脅。

一個房子地勢較好,並冇有被沖垮的男人,看到一個小女孩被洪水沖走,果斷的躍入水中!

“噗通!”

男人為了加快速度,一麵任由洪水將自己衝下,一麵順著洪流加速,將小女孩拉了住。

“叔叔,救救我----”

小女孩不斷掙紮著。

男人從背後摟著小女孩:“不要說話和亂動,保持體力,待會隻管抓住我!”

不斷加強的衝擊,讓男人的身體漸漸不受控製,過程中還碰到了不少尖銳的物體,腿部開始流血!

持續的衝擊將他們甩到了洪流的中心,女孩看不到希望,雙腿已經發麻,意識也漸漸模糊。

他們就如同被上帝摁在了災難的中心,無論如何思考和嘗試,都找不到一個可以供他們抓住的堅固物體!

還有一些被沖走的老人,當場逝去……

許多中年人體力不支,隨波逐流,漸漸失去了生命體征……

男人懷裡的女孩眼神充滿了驚慌,她才三歲啊,就不得不開始恐懼這個世界,想著為什麼自己這麼小,就會遇到這麼可怕的事情?

這個世界是不是很恐怖,自己是不是就要死了?

始皇帝等人的心都不由跟著懸著,這是他們第一次從全麵的角度看到這些災難,這在他們看來是無解的。

“騎兵衝不進去,步兵也需要時間,該怎麼做?!”

朱元璋著急道:“若是在咱大明,咱必須得派出錦衣衛!”

李世民經驗十足:“不隻是人力的問題,還需要糧食,糧食能不能跟上纔是大問題,得保證能活下來的人活著!”

“朕雖然在大唐各地都預備了不少存糧,但後世這程度太過嚴重,怕是當地的儲糧已儘毀!”

“秦銳士雖然所向披靡,但此等災情我們光是得知都會花費不少功夫。”

始皇帝皺眉道。

曹操說道:“如此情況,隻得派出戰船,可戰船如何跨過陸地到城鎮?”

“得知訊息再加上思考對策的時間,必定又有不少人饑寒交迫而死。”

“以我們這些先祖的力量就算做到也會失去最佳的應對時機,可後世,能做到嘛?”

武則天好奇道:“朕看那男子並非漢家人,女子卻是漢家的,他為何願意奮不顧身的衝進去?”

趙構這時也作出了一副憂國憂民的模樣,想要其他人對自己重新整理態度:“朕看著好心疼!”

慈禧見趙構這麼會來事,也當即說道:“若是可以救出他們,哀家願意齋戒十日!”

康熙白了慈禧一眼,又開始磨起了刀。

在他看來,對慈禧這樣的人千言萬語,也不及給她幾百刀更加實在。

洪流之中,不斷地傳出哀嚎聲。

有些熟水性還能控製自己的人,以保持體力為第一要務。

按理說,在這種情況下能夠保住就不錯了,可總是會有一群人,明明自己體力不多,卻想著要拉身邊的人一把!

也有些是顧著自己的,這無可厚非,生死麪前,每個人都有想活著再見的人。

先祖們更多的注意力還是在那些衝出去救人的人身上!

“好樣的!”

漢武帝讚歎道:“無關民族,無關血脈,竟能有如此純粹的團結意識,後世各大民族,無愧於一家之稱!”

李世民:“萬萬冇有想到,後世竟然真的可以做到這點!”

“朕,得記下來!”

李世民又打開了記事折。

“可是他們能堅持住嘛?”

武則天思慮道,還不忘好奇的看李世民在寫什麼東西。

李世民注意到這目光,乾脆轉過身去,先背對時空之鏡。

畫麵之中!

中年男子的體力已然不支,意識也逐漸模糊,他輕晃了晃腦袋,發覺小女孩的體溫已經越來越低。

“堅持一會,再堅持一會!”

中年男子不斷在她的耳邊打勁,終於他抓到了一棵大樹,狠狠的一手保住,一手抱著小女孩。

他這才清楚的看到,小女孩已經臉色蒼白,不能再被水淹了……

他試著,用自己的雙腳環苟住大樹,並舉起雙手,將小女孩托舉起來。

畫麵一轉,夜越來越深,溫度不斷下降,男人打起了擺子,嘴唇慘白。

他托舉著小女孩的手忍不住開始顫抖,意識不斷處於崩潰的邊緣!

男人強撐著眼,整個人已經無意識,什麼都不想了。

這種感覺,就如同是連續乾了很久流水線上的卸貨工作一樣,源源不斷承受的重量,已經讓他冇有腦子去想任何東西,他隻是機械化的撐著手,想著一定要把這個小女孩救下來。

他的眼神猛然一閉,所有人的心都跟著懸了起來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“不要!!!”

一些觀眾忍不住發聲道。

終於,他們看到男人的眼神又睜了起來,不過這次始終是半眯著的。

他的嘴角,不斷的張合……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是華夏人民消防員,無論是在崗還是退崗,無論工時還是休時,都要以人民群眾的生命為第一位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是華夏人民消防員,我將始終忠於人民,人民需要什麼,我就要會什麼,哪裡有需要,哪裡就要有我,就要有我!”

男人的腦海響起了曾經受訓的場景。

教官問道:“如果災難發生,你們是否願意為了人民而犧牲?!”

“願意!”

“願意!”

“如果在營救人民的過程中,必須要犧牲一個,你們該怎麼做?!”

“最後的危險留給我!!!”

“最後的危險留給我!!!”

洪水越來越大,男人的鼻腔開始進水,他不斷地試圖調整呼吸,但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。

他強撐著最後的意思,看著那個小女孩,試著去解開自己的皮帶,試圖用皮帶將小女孩綁在樹上。

這樣,他就可以放心的……死了。

可忽然一個大石頭朝他的雙手猛烈衝來!

如果雙手被砸中必定會斷,他將無懸唸的失去支撐小女孩的力量!

他的瞳孔不由自主的放大,腦海中下意識的響起了那一句----

最後的危險……留給我!

“啊!!!”

男人撕扯著最後的力氣,身子全力一扭,逆流的腰“哢嚓”的一聲骨折了!

強忍著劇痛,他咬牙把自己的背和後脖子留給了那塊石頭!

“砰!”

強烈的撞擊,使得他腦袋嗡嗡作響,顱內產生嗡鳴!

他拚命的搖晃著腦袋,後腦勺已經開始流血。

洪水不斷地沖刷,水中的病菌不斷沖刷著他的血液,他看著昏迷不醒的小女孩,看了看周圍不斷被沖走的同胞,滿是歉意。

“對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
男人就快要失去意識,可就在眼睛徹底閉上前,他忽然看到了,一艘又一艘救生船來了!

這一刻,他笑了,彷彿又來了勁,想要大喊,卻激動和有些不受控製的說不出話來,隻把手,高高舉起……

卻不到片刻,就被沖走了……

很快,一艘救生船把他拉了上來。

他的戰友認出人的時候,整個人都怔了住,手猛烈的顫抖著。

“怎麼了?”

在救小女孩的同行人問道。

“是張哥,十天前,他的女兒剛滿月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