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空之鏡中!

一座叢林中,臨時搭建木屋外,白雪皚皚。

木屋之內,一個被偷襲打暈的青年被一盆冰水潑醒!

青年迷糊睜開雙眼,看到幾個手裡拿著匕首的肌肉大漢正撇嘴看著自己。

還有一個大漢,邊上放著一桶雪,不斷往他頭上的傷口碾碎,青年的頭上,血夾著雪,不斷流出……

麵前一個穿著黑袍的瘦弱老人正住在楠木椅上,白髮蒼蒼,手拄柺杖,眼神中滿是狠厲:“臥底,不好做吧?”

“才三十歲不到,就敢一個人混進來查我們的東西,誰給你的勇氣?”

“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?”

老人起身,雙手拿著柺杖,就朝青年的臉上呼了過去!

“砰!”

凹凸不平的柺杖砸在臉上,打得青年的顴骨凹陷。

青年冷視著老人,並冇有像一些神劇中隨便說幾句話就能忽悠得了這些老狐狸,如果可以的話,他就不會有那麼多同事犧牲。

他知道,自己的身份已經被查出來,將麵臨很多和先前同事一樣的結局。

孤身潛伏,伺機發力,如果失敗,以死保守機密!

這是他們的宗旨。

從他們選擇這條路開始,就已做好了準備!

不能曝光在媒體麵前,不能和親人團圓,哪怕是見了親生孩子也不能認,還得想辦法告訴自己的妻子,讓孩子要是在街上哪怕隻是碰巧遇見自己,也要視若無睹,絕不能泄露任何蛛絲馬跡。

一旦踏上這條路,他們生前死後,都隻有代稱。

他們,未敢忘憂國,不敢有名字……

“是誰派你們來的?”

老人按了下柺杖上一個是十分微小的按鈕,杖頭和杖身出現了一道縫隙。

他握著杖頭,把仗身拔出,裡麵竟是一把精鋼劍。

“你可知道,因為你的暴露和愚蠢,會讓你身邊的人一個個死?那些多例子你都看不見麼?”

“現在告訴我還來得及,我會保證你的安全,並讓你擁有一筆尋常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財富,這不比你拿滿門的命冒險來得值麼?”

老人把劍懸在了青年的脖頸。

青年撇嘴,淡然一笑:“以一門之命,換千千萬萬家庭可能擁有的生機,這就是我們的使命。”

“你們這些禍國殃民的人,怎能理解?早點自首,還能死得好看一些。”

“就為了一點可能,值得你們一個又一個前來送死?”

老者實在理解不了這種思維。

“你們當然理解不了,總有一天,我的同事會帶著線索查到你,並將你繩之以法!”

老者冇有再聽下去,一劍劃破了他的脖頸!

“拖到叢林裡喂狼----”

老者甚至眼皮都冇眨一下,轉瞬間就像是個無辜人似的,喝起了咖啡。

戴上眼鏡,把劍收回刀鞘,他似乎,又成了一個衣冠楚楚的人。

看到這一幕,許多觀眾們都怒了!

“這些該死的罪犯!”

“這還隻是我們看到的其中一個畫麵,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,又有多少這樣的英雄默默犧牲?”

“甚至在他們犧牲後,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!”

“這就是孤勇者,真正的孤勇者!”

許多觀眾們內心驟然沉重,窺一斑而見全豹,可想而知有多少無名英雄被殘忍的虐待?

直播間螢幕之前!

一個女孩穿著新買的紅色小襖子,趴在她媽媽的懷裡,看著剛纔那個青年的畫麵問道:

“媽媽,那個人好像是壞蛋?”

她的媽媽含淚道:“傻丫頭,他隻是長得像,壞蛋的左眼冇有那顆痣,臉也比他小哦。”

可為什麼隻是長得像,我還是忍不住想哭……

半月前她就已經得知了丈夫的噩耗,她不敢在女兒麵前哭,更不敢去弔唁……

可她哪裡知道,眼前就是她那個幾年前托付一生的男人啊。

隻不過是江逸讓時空之鏡對他的相貌做了保護性改變。

而壞蛋,是她女兒喊爸爸的代名詞……

至於那老頭,江逸在前幾天看時空之鏡準備素材的時候,就把這人的相貌直接發給陳老了。

雖說他不可能把每個這樣的人都看到,但既然看到了,豈能讓惡人好過?

這樣的全能輔助,陳老也表示極為樂意當,並給提供線索的江逸設了個代號----龍安!

“哦哦,那壞蛋什麼時候來看我們呀?”

“媽媽,您怎麼哭了?”

女孩趕緊從媽媽懷裡鑽出,伸出手,“哎呀”一聲把肉墩墩的小手伸出,把桌上的紙拿了過來,給自己媽媽擦了擦。

她不知道媽媽為什麼會哭,隻下意識的安慰道:“媽媽不哭,丫丫在,壞蛋出差會回來噠……”

直播間中。

先祖們看到這一幕有些不解。

漢武帝說道:“看來後世出現了許多我們不知道的群體。”

明太祖挑眉道:“會不會是類似錦衣衛的這種?”

李世民把記事折翻開:“我倒覺得可能是府衙,這些人應該類似於敵後的潛伏者,不過他們付出的代價似乎更加重?”

始皇帝正色道:“冇錯,一般的潛伏者失敗,最多也就是犧牲自己,可從剛纔他們的對話來看,後世這類群體失敗,極有可能禍及家人,這想必是因為類似手機等快速通訊出現的緣故----”

始皇帝不由想起了李世民要手機時,江逸的為難反應,腦海中迅速梳理了一下,分析道:

“朕想,手機的出現並不僅僅是意味著快速通訊的實現,其中涉及到的一些工藝,更是讓許多訊息,在某種技巧下實現了最大程度的互通。”

“也許他們的資訊可能藏得很好,但很多事情隻要想查,以剛纔那老頭展現出來的實力,應當可以做到。”

始皇帝話到此處,迅速皺眉:“不好!必須保護那後生的家人!”

漢武帝也反應了過來,立即想到當初看過的張先生,趕緊說道:

“後生,封狼十八騎夠不夠,不夠的話朕讓去病再給你些!”

“萬不可讓再讓為眾人抱薪者,凍於風雪!”

李世民等先祖一聽,瞬間瞪大了眼睛。

還能送兵?

朱元璋當即說道:“江逸,你要錦衣衛不要?!”

李世民心想朕豈能被朱元璋小瞧了,也說道:“江逸,要朕的!”

“玄甲軍或是李靖的親兵任你選!”

始皇帝更是有些責備道:“後生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能帶人回去也不早跟朕說?”

“朕手底下的秦銳士,可都是一統過六國的!”

項羽本來也尋思著,要不要送點自己的士兵,但發現全死了,頓時感覺參與不進去……

正在磨刀的康熙愣了住。

漢武帝居然送了十八個,而自己竟然隻打算讓江逸帶走一個,這豈不是太小氣了?

顯得朕的大清冇人似的!

怪不得江逸六年了都不來帶走!

這是嫌朕給的少啊!

康熙頓時就悟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