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這麼多漢家皇帝,康熙自然不甘心落了下風,馬上接道:“江逸快來大清,朕給你一支最精銳的騎兵!”

“區區大清之兵,也配與咱的錦衣衛相提並論?”

朱元璋一看康熙就不爽。

康熙怒道:“區區錦衣衛算什麼,朕的騎兵一路南征北戰,是實打實的精銳!”

李世民反駁道:“要說南征北戰,朕的大唐鐵軍要不要瞭解下?”

漢武帝說道:“都不要爭了,朕曾經給過江逸封狼騎,還是繼續給他大漢的兵馬合適!”

“要知道,朕的封狼騎,可各個都是封狼居胥的,你們幾位的兵也許也很能打,但朕這些兵打敗的可是全盛時期的匈奴。”

一提到封狼騎,漢武帝就十分自豪,自信碰到任何一朝的巔峰軍隊,都能不弱下風!

“朕的唐鐵軍入廢鳥之境,消滅廢鳥不過隻用了一個時辰左右,還是因為朕下令要把敵兵趕儘殺絕。”

李世民翻開了滅廢鳥的那一頁記事折。

漢武帝回道:“朕滅廢鳥,不過隻花費了半個時辰左右,同樣斬儘殺絕!”

“武帝這話有失偏頗了,你那個時候的廢鳥人不堪一擊,人數應當也不多。”

李世民說道。

漢武帝笑道:“那匈奴呢?”

“當時匈奴的確是處於全盛時期,但朕的鐵軍也打敗了當時的霸主東突厥!”

朱元璋接話道:“你們都不要跟咱爭了,後生不是都說過,已經不經常打仗了嘛,你們給他那麼多兵乾嘛,要組建他們的現代兵團嘛?!”

“依咱看,要給就給錦衣衛,他們的忠誠和執行任務的速度,絕對可以將那名青年的家屬救下,並在後續更好的幫助江逸!”

“咱覺得這纔是後世最需要的!”

朱元璋喝了口茶,眼眸子轉了轉,轉念一想,要是後生真想要兵怎麼辦?

咱隻說了錦衣衛,可他若是要兵,豈不是不要咱的人了?

朱元璋放下茶杯,補充道:“若非要談兵馬的話,咱雖然老了,殺了不少驕兵悍將,但那些精兵可不比你們的弱!”

趙構知道這個時候該‘顯露’自己的身份了,趕緊說道:“朕陳橋兵變時的兵還在!”

“後生你若是想要的話,儘管拿去!”

趙構給江逸使了個眼色,彷彿是在說:一定要配合朕,朕是趙匡胤!

江逸白了他一眼,也懶得多說,甚至巴不得他再多冒充會。

等哪天興致上來了,就開個時空之鏡,讓趙匡胤好好看看他這個孝子賢孫!

“再插嘴,咱就讓後生代咱先剁你幾刀!”

朱元璋看到狗趙構就不爽!

武則天也給了江逸一個耐人尋味的眼神:“江逸,可願給朕打打下手?朕教你做人彘~”

李世民好奇道:“人彘是何物?”

一邊說,一邊趕緊拿起毛筆。

武則天頓時語塞……

觀眾們一看頓時就樂嗬了。

“哈哈,太宗皇帝,你不要老是問這些無法回答的問題啊!”

“就是就是,武則天要是告訴你,你還敢留她嘛,回宮之後還敢讓她侍寢?”

“怕是她主動投懷送抱,你都得擔心她會不會把你做成人彘,然後來句朕不要吧?!”

一些觀眾剛還沉浸在悲傷中,一下子又忍不住開心起來,想想那畫麵就有趣啊。

就在這時,始皇帝說道:“各位後生都不必再爭了,公平些,從秦銳士開始,按照朝代的順序送。”

始皇帝難得腹黑的樂了樂。

其他幾位內心都不由吃癟,但都冇話說。

按朝代來說確實很公平……

主要這是老大哥啊!

“那就這麼定了!”

始皇帝見無人發對,拍案定下。

“江逸,記得對話結束後,來找朕要秦銳士!”

“若有機會,晚輩會帶。”

先祖給臉,豈能不要。

但自己現在冇有名額啊!

江逸內心暗痛。

其他先祖也都聽出了言外之意,意思就是不能想帶就帶唄?

漢武帝更是想起確實有名額限製,說道:“無妨,但你必須答應先祖,有就必須第一時間來帶走!”

“理當如此!”李世民說道。

朱元璋回道:“咱覺得還是再商量商量,要不讓江逸每個時代都帶一些?”

“這樣輪下去,啥時才能輪到咱的大明!”

朱元璋擔心自己的時間不多了……

“不妨等江逸有了再議,今日我們是來跟後世對話古今的,注意力應當更多的集中在古今之事。”

“送東西這類的,我們應當私下裡和江逸說。”

始皇帝笑著說道。

“有道理!”

“始皇帝言之有理!”

其他先祖們也都反應過來。

對啊,私底下不是更好交流嘛!

到時候偷偷多塞點,反正其他幾位也不知道!

一眾先祖頓時各懷心思,讚歎起始皇帝的對策。

他們哪裡知道,始皇帝也是這樣想的!

但觀眾們可不樂意啊!

“不不不,先祖們求求你們占用這些時間吧,我都想看混合兵團了!”

“臥槽,不會真有哪期出現混合兵團碾壓世界的戰場場麵吧?!”

“樓上你不要這麼說,你這麼說我可就期待了,江神騎著馬,帶著兵團走出,在先祖麵前狠狠秀一手我們後世的肌肉之後,再對話先祖,那豈不是長儘了我們後世的臉麵?!”

“上麵兩樓快出書吧,我肯定追!”

觀眾們頓時就來勁了,殊不知此時,咱華夏的各位先祖,可正內卷著呢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