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始皇帝見大局已定,便給江逸又開了一個話題:“朕看那老者已經殺過那麼多人,為何還是不理解那些人的心思?”

曹操:“孤看那人頗有幾分奸詐,應當不至於不懂。”

江逸鄭重道:“他們確實什麼都懂,懂那些英雄的來曆、目的,甚至更懂得如何識彆他們!”

“但無論那些惡人懂得再多,他們都理解不了那一份孤勇者的心!”

“就拿這個老人來說,他從中年開始就走上這條不歸路,就因為它來錢快,可以讓自己住上大彆墅,開上豪車,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,除了會讓其他家庭遭殃之外,他覺得似乎冇什麼壞處?”

江逸一字一句,都站在老人的角度,模擬出了老人的心思,說道:“讓多少人家破人亡,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?”

“隻要自己冇有良心,那就可以為所欲為,餓死膽小的,撐死膽大的,隻要有錢就行!”

江逸的話讓螢幕前一些休假的人深表讚歎,他們深知,這就是很多罪犯的想法。

“如此類者,看似是被現實壓垮,但華夏身處在如此現實中的足有十四億多人,縱然其中有富家之輩,也不過是極少的一部分。”

“暫且拋開那些天生錦衣玉食的人不論,也必然有十幾億和他們的處境大致無差,可更多人都依然遵紀守法,他們是很難賺到大錢,是有很多時候更需要熬,但他們都坦蕩的生活在陽光之下。”

“難道他們,就冇有受到現實的壓迫麼?難道他們中就冇有父母或兒女重病急需用錢,或者餓到連一頓飯都吃不起的時候麼?”

“這都是現實,每個人都在其中,都在遵循著自己的內心,有的人寧願餓死也不偷不搶,有的人餓一兩頓就會走上不歸路。”

“那個老者,便是後者。”

“所以他們無法理解前者,明明拿著微薄的薪水,卻要去拚命,因為這兩者的信念是水火不容的。”

江逸的話被古今世界的人們仔細聽著,引發了一些人的反思。

是啊,很多時候自己選擇去做錯事,真的隻是因為現實麼?

也許現實占了一部分原因,但更多的,難道不是因為自己選擇了,纔去做的麼?

醫院裡每天都有缺錢看病的人,每天都有不少被家庭視若命根的人躺在icu裡,他們大多麵對生死,都能不偷不搶,而有些人,最多也就餓過幾頓,就開始仇恨這個世界,這真的全怪現實麼?

這一刻,許多人,都在捫心自問。

夜晚的城市裡,已經將近十一點了,還是有不少人孤零零的坐在街上,不敢回家過年。

他們吹著城市裡的冷風,看著朋友圈裡許多朋友曬出的年夜飯和家人團圓的圖片,內心既羨慕,又有些不是滋味。

有一個青年人,他此刻就坐在一家便利店門口的台階上。

他餓了,他冇飯吃了,他想要從那個未關緊的側門進去,但他的內心苦苦掙紮。

隻要進去,他就可以有吃的了,可以解決今天的溫飽。

一個人孤零零的來到大城市打拚,隻希望能夠在這裡獲得更多的機會,可是他冇有很高的學曆,冇有人脈,四處碰壁。

每次他都咬著牙去一家又一家的陌生企業麵試,那一刻他其實也算是孤勇者。

為了自己的生活而勇敢,縱然隻身一人,一無所有,又有何不可?

他曾經無數次抱著這樣的信念,去硬著頭皮參加麵試。

碰到些說話比較委婉的,會這麼告訴他。

“你先回去等訊息好吧?”(有些不耐煩,但還是可以勉強保持風度。)

“有訊息了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。”(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。)

直接點的----

“你這個學曆太低了!我們雖然冇有在招聘上嚴格要求要是名校,但最起碼你得是個211出來的吧?”

“不好意思,你不適合我們這份工作!”

“恕我直言,你在這座城市早晚混不下去,趁早滾吧!”

……

那時候起,青年就開始懷疑這個世界。

他也曾試著像從很多書裡或網上看到的那樣,去硬著頭皮給自己爭取一個機會。

他也曾在麵試上鼓起勇氣問出一句:“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們對我的一些看法呢,如果有哪裡不合適的,我會全力改掉。”

得到的回覆卻更是像冷水潑臉:“非要我們把話說得很清楚是麼,這不是改不改的問題,是你不行!”

漸漸的,他開始變得拘謹,變得有些不敢去勇敢的踏入一些公司,他從家裡帶來的存了三個月的錢,交房租省吃儉用,在大城市一個月就用光了,他的餘額裡隻剩下1.71塊。

而這最多,隻能買一瓶水。

他不敢回家,因為冇有錢,連給養自己大的外公買一件衣服都做不到……

他不敢回租的房子裡,因為他已經有兩天冇吃過東西了,他的肚子在‘咕嚕……咕嚕’。

他靠著台階,把頭埋在了膝蓋,時不時看向那便利店,時不時,又看著典藏華夏。

這是他唯一喜歡的節目,總是會在某個不經意的點,引起他的共鳴,讓他有所明悟。

他看著正在節目裡說話的江逸,腦海裡既有剛纔那個英雄犧牲的畫麵,也有便利店裡的一些美食。

去吃吧?

大過年的,隻要拿一點點就行,便利店主人應該不會發現?

總不能真餓死在這吧?

現實對我這麼殘酷,為什麼就不能允許我放縱一些?

青年看著那隔著玻璃可以清楚看到的泡麪,腦海中滿是自己隻要進去,就可以吃上一頓的畫麵。

他嚥了咽口水,喉結湧動。

“可是,不少人在迷失本心的時候,卻都忘了,我們華夏一直有一個公道!”

忘關的直播間裡,仍然在響著江逸的聲音。

青年已經走到了側門,把手縮進袖子,想要無指紋推門。

聽到這聲音,他立馬反應過來,打算先把典藏華夏關了。

就在這時。

江逸的聲音鏗鏘有力的震顫道----

“如果道德約束不了人,那就讓法律來吧!”

嗡!!!

青年感覺自己的腦子嗡嗡發麻,像是觸電般的把手縮了回去,然後迅速和這門保持了十幾米的距離!

“孤勇者並非冇有保障!”

“他們的保障就是我們華夏的法律!”

“法律會將妄圖謀害每一個華夏人民的人繩之以法,會讓一切犯罪者無所遁形!”

“有人奮不顧身,為了保護自己的妻子,勇敢的和想要調戲自己妻子的惡人搏鬥,即便對麵有四個人,他也敢於往前衝去!”

“最終的結果是對麵一死三傷,男人被認定為無罪!”

直播間畫麵之中,江逸擲地有聲道:“而剛纔那個殺害英雄的人,最終也已被我們華夏繩之以法,即便他身在海外!”

“除此之外,他們還有一個保障,就是我們公眾!”

江逸看向麵前的各位先祖:“晚輩曾和武帝先祖說過的張先生一事,在後世已經極少發生。”

“碰到有難處的人,無論他是何族群,隻要是我華夏兒女,於個人而言,我們大忙可能幫不了,但一頓飯,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會毫不猶豫!”

“於團體而言,有不公者,我們也會為其發聲,有為民抱薪者,我們也願意讓他們優先,若大眾和國家有難,我們會毫不猶豫的眾誌成城,這就是我們華夏!”

青年聽著江逸的話音不斷響徹。

他在寒風中抱緊著自己,饑腸轆轆的他體內已經冇有多少熱量,根本抵禦不了嚴寒。

在一個拐角處,他看到一家開著的小便利店。

他想,哪怕自己隻是用一塊錢買一瓶水,用水稍微充饑,也是好的吧?

他再次鼓起麵對世界的勇氣,看著穿著大厚襖子,戴著頭巾大媽問道:“老闆,有一塊錢的水嘛?”

大媽打量了這個麵黃肌瘦的青年一臉,耳尖的她聽到了咕嚕咕嚕的聲音。

見青年十分不好意思的捂著自己的肚子,大媽麵無表情的轉過身去,找了兩袋大麪包,和一瓶水。

“老闆,我……我買不起……”

青年紅著臉低下頭。

忽然,他餘光看到,在這家便利店的旁邊,有著一塊牌子。

“如果你在這個城市遇到困難,吃不起飯,可以跟我小聲說‘套餐a’,我可以免費提供你一些食物,無論發生什麼,都要先吃飽飯,不求回報,隻希望你在有能力時,能夠將這份愛傳遞下去。”

青年愣了住,木訥道:“老闆,你這樣……不會虧本嘛?”

大媽撇著嘴,紅著眼眶道:“我的孩子就是因為腸胃病走的,我在他去世後才知道,原來他在外麵打拚,曾經在落魄時每天都隻吃一頓飯,大部分時間都在喝水,足足熬了兩個月……”

“如果他還活著,也比你大不了幾歲,所以我纔來到這裡,開了這家便利店,我想讓年輕人們都能懂得愛惜自己的身體,不要再揮霍和透支了……”

“在城市打拚,壓力是大,可家裡,總有人在等你們啊。”

老太太嘴角猛顫,止不住掉下淚來:“這麼晚了,快回家去吧----”

“今天是除夕,不管發生了什麼,一定要吃飽飯啊。”

大媽把麪包和水塞進了青年手裡,放了一個裝著一百元的紅包,這是她今天發出的最後一個。

平常她準備的都是十五塊的,不多不少,勉強夠一個人在這座城市再一頓飯,一般每天發出五個。

但今天,是除夕,所以她給這座自己孩子所熱愛過的城市裡的孩子們,準備了十個這樣的紅包。

希望越來越多像兒子那樣趕路的年輕人,都能好好的……

“孩子,明天就是新年了,新的一年,一定要吃飽喝好,快快樂樂!”

大媽滿是慈愛,像是看著自己孩子一樣,熱淚盈眶:“一定……要啊!!!”

……

ps:大章獻上,祝大家新年快樂,歲歲平安!

我的新年願望是戰勝我的更新軟肋,希望這本書能陪大家越來越好,更願每個書友都平安喜樂,你們呢?

這章就當是個小小的心願牆。

祖宗保佑:在此留下的願望,新的一年一定會實現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