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406、古今煙火再重燃,大明與我過除夕!

“dna是我們現代科技檢驗親屬血緣關係的一項手段。”

江逸總覺得李世民的腦迴路有點出奇,每次都能完美避開重點……

李世民仔細記了下來:“弟恩哎是……”

記下之後,李世民又道:“這倒是與三國時期就有實例記載的滴骨法有些相似,即是將活人的血滴在死人的骨頭上,如能滲入則表示有父母子女兄弟等血統關係。”

朱元璋說道:“冇錯,在咱這時代也衍生出了滴血認親的手段,將兩人刺出的血滴在器皿內,看是否凝為一體,如凝為一體就說明存在親子兄弟關係,不知後世是否也用此法?”

江逸回道:“這兩種方法皆已被後世驗證為無效,其實無論是不是有血緣關係,血液滴在骨骼上都會滲入,即便是兩個陌生人的血也可以相融。”

武則天回道:“若真如此,那華夏民間這麼多年來,豈不是會出現許多認錯親子的事情?”

“必然如此。”

漢武帝學著李世民的口音說道:“隻可惜這個弟恩哎無法在我們這個時代實現,否則很多丟失的孩子便能通過此法,找回屬於自己的親人。”

“不過,這應當也有很大的侷限性。”

始皇帝淡然給自己倒了一杯茶,說道:“我們古代的訊息傳播比現代慢了許多,即便世人都知道此法,他們卻很可能早已被拐到外地,山高路遠,人生地不熟,即便孩子清楚自己是被買來的,也無力找到家人。”

“這倒是一個大問題……”

李世民皺眉沉思。

嶽飛說道:“若是孩子們明知眼前不是親生父母,卻無法尋找到至親,豈不是得被迫認賊作父?”

“若是不認,那這些孩子們會受到怎樣的待遇?”

嶽飛神色凝重。

朱元璋回道:“男的大多會被賣為奴,女的大多會被賣為妓,咱大明雖然已經推出了一套針對人牙子的刑罰,卻無法根絕這種現象,人牙子喪儘天良,為了金銀什麼都肯做。”

武則天思忖道:“是不是該由朝廷出手,加大懲罰力度?譬如人牙子一旦被捕,即刻做成人彘。”

再聽到人彘二字時,李世民腦海中忽然蹦出了一個人!

那不是呂雉處死戚夫人用過的手段嘛?!

自己的媚娘竟然喜歡上了這場方式?

李世民細思極恐,心跳猛然加速,心想那些個日夜自己豈不是整天冒著死的風險在辦事?

漢武帝說道:“朕覺得可行,雖說人彘手段較為殘忍,但這些人牙子極度自私自利,吃人血饅頭,那就要讓他們以血還血!”

朱元璋回道:“確實,這並無不可,看來明法得改改了!”

始皇帝仍然在思索對策,凝眉喝了一口茶,十分穩重的放下。

雖然他不知道人彘是什麼東西,但殘忍不殘忍的,在他看來根本無所謂。

死便死了!

至於怎麼個死法,對十惡不赦者,自然是越殘忍越好!

要論嚴苛,秦法也是不虛的。

“既然如此,各位後生便可以此為懲戒製度。”

“但朕覺得,除去刑罰製度之外,應當再加上一些手段。”

“刑罰,隻能處置人牙子,但很多時候人牙子都很難知曉孩子最後去了何處。”

始皇帝分析道:“要想真正幫助到丟失孩子的家長,還應當加強的,便是對應的尋找製度。”

“以個人之力,那無異於海中撈針,雖說我們的訊息傳達冇有後世那麼方便,卻也可另辟蹊徑。”

“始皇煩請等等!”

朱元璋打算了始皇帝的話。

始皇帝看了看時空之鏡中比自己年紀還大不少的後生,心中對朱元璋的印象還不錯,便微微點頭。

朱元璋趕緊去拿起了紙和筆:“雖說咱年歲大了,可能人亡政息,但咱可以交給老四!”

李世民有些愜意的點了點頭,又看了武則天一眼。

武則天會意,也把紙和筆攤開。

於是,便出現了朱元璋、武則天、李世民一同記事的一幕。

李世民滿意一笑,心想這就對了嘛,記在本子上,肯定不會忘!

漢武帝則有些不屑的看著他,武則天和朱元璋年紀大了,記不住也便罷了,你年紀也比朕大不了幾歲,還記不住?

不過這三人的操作,整得武帝也怕自己忘了啥,所幸看了看身旁霍去病和衛青一眼,發現他們也全神貫注的聽著,這才放下了心。

朕這邊,可有三個人聽,還怕記不住?!

趙構見狀,也裝模作樣的拿起了紙筆,擺出了一副好好學習的樣子,時不時竟然還試圖衝始皇帝點頭,示意自己在聽。

“始皇請說。”

朱元璋滿是敬重的說道。

此時,許多觀眾們也都豎起了耳朵,打算聽聽始皇帝的看法。

明明就像是一場茶話會,可先祖們光是這樣平常的交流,卻也引人入勝,連彈幕都少了許多。

始皇帝回道:“人牙子事,涉及到的無非六點,親生父母、孩子、人牙子、買家、府衙、百姓。”

“人牙子這點各位後生都有懲戒方式,無論多麼殘忍,在朕看來都不為過。”

“要想父母和孩子團聚,也當從其他五點動手。”

始皇帝正色道:“先從府衙開始----”

“朕建議,各朝可傳令府衙,凡涉及到失子報案者,當第一時間派出捕快協助搜尋,以全力出手的態度,將危險扼殺於萌芽之中!”

“另外,對於尋子者,可由府衙聯合周邊各地在大街小巷貼出告示,尤其是各地城門口,將人牙子可能的相貌,以及孩子的相貌繪製成圖,張貼各群縣。”

“家長們可如後世那些家長一樣釋出懸賞,而府衙則應當將提供有效線索者,記錄在辦好事的登記冊上,但此事不宜公示,隻用在我們方纔所言到的,讓孤勇者得到保障和相應犒賞的製度上。”

“如此,訊息便達到了我們所能實現的最快速度的普及,百姓們也會積極提供線索。”

始皇帝無筆無紙,但心中,卻像是當年運籌帷幄滅六國一樣,有了一份完整的製度圖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