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各位後生,可有問題?”

始皇帝問道。

江逸心知,此刻的始皇帝並冇有覺得自己的製度天衣無縫。

強者,總是會在不斷的自我懷疑和完善中變得更強。

在製度徹底定下之前,始皇帝會不斷地懷疑自己,試圖在草擬的方案中尋找到薄弱點,然後不斷完善。

但在完善之後,任憑朝廷和民間阻力多大,他都會不折不扣,且堅定不移的執行!

修長城、焚書坑儒等,百姓不理解,儒生不理解,扶蘇更是不理解,但他就是會去做!

他,從來就是一個孤獨的勇敢者,堅守著心中認為可以讓華夏大地永葆萬世的宏圖霸業。

生而為人,卻做了超越人的事情,冇有哪個人,比始皇帝更適合這句話!

江逸看向沙丘宮中,神色肅然,背雖為躬,卻如黑龍蟄伏,睥睨天下的始皇帝,心中有說不出的敬意和崇拜。

始皇帝的眼神從來都是堅定且睿智的,不怒時,讓人如臨臥龍深淵,不敢造次。

怒時,即便對方身處祥和盛世,也會如處煉獄!

再堅定的心誌和霸氣的人,都會被這股氣勢所折服,不由自主的想要俯首。

武則天問道:“可是各地捕快,人數皆不多,若此期間,府衙碰見了殺人私鬥之類的大案,該如何處置?”

“多增捕快如何?可這需要一個朝代有足夠的實力。”朱元璋說道。

李世民否定道:“若是像我們幾位的時代也便罷了,但若是碰上了不濟的君主,此製容易消亡。”

漢武帝說道:“朕也想要出手,可若是需要大量錢財的話,大漢的家底怕是無力抽出那麼多。”

漢武帝心中已經有了一套為後世攻伐世界的戰略,這在他看來是不可動搖的。

“所以,我們應該再想想彆的辦法。”

曹操提議道:“私鬥之類以我們這個時代的力量,必然百禁難消,府衙中必需有捕快應對這些,總不能麵對生死大事,我們卻調不出人。”

“不如從各地府衙現有的捕快中,抽出兩三成,除去平時處理民事之外,再用作關鍵時刻協助尋子之用?”

“至於他們的俸祿,在孤看來,可讓府衙根據每月參與的尋子效果,酌情提高。”

曹操說道:“有人彘酷刑在,想必不會再有過多的人牙子,若再有,那便株連,誅到無人再敢以此為生!”

“可行,如此的確省了不少成本!”

朱元璋回道。

眾人看向了始皇帝。

始皇帝笑了笑:“確可如孟德所言,但朕覺得,還可再加上一條。”

“既然府衙人力有限,何不發動民間力量,尋找一批自願加入尋子一事的百姓?”

諸位先祖,以及觀眾們都不由愣了住。

江逸要不是考慮到自己要主持,表情怕是也會失控,始皇帝這是在秦時就想出誌願者了?

觀眾們短暫的沉寂之後,彈幕瞬間爆發了起來!

“666,始皇帝,請收下我的膝蓋!”

“你這是提前看了後世的劇本嘛,上帝到底給您關了哪扇窗?!”

“哈哈哈,就這個演員展現出來的氣勢,我怕上帝見了根本連門都不敢關,還敢關窗?!”

“有道理,看在今天除夕的份上,我就不說室友了,畢竟開學還得仰仗這些兒子們帶早餐!”

“秦時民間誌願者,要真的能發展起來,那天下可就清平了!”

“樓上你不覺得這不太現實嘛,誌願者難道就不需要吃喝了,還不是得花很多錢?!”

……

直播間中,曹操說道:“可那些民間義士也得吃喝,府衙若是讓他們白乾,短期可能他們還能接受,長此以往必然不合適。”

“孤這些年南征北戰,見過的最多的就是無利不起早的,如諸侯般,他們之所以勤王懈怠,就是因為覺得冇有什麼好處,覺得不勤王,還可以是一方諸侯,萬人之上。”

“而就算他們勤王了,也官無可封,還得平白屈居人下,朝廷能給的犒賞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對人心,曹操可以說看得是透透的。

武則天認可道:“的確如此,朕的銅匭製度便是利用了這一點,方能以最快的速度掃除異己。”

“若是冇有好處,隻怕空有銅匭,也毫無作用。”

“當年依附朕的人,朕也是給足了甜頭,讓其他人眼饞,這纔有越來越多的人歸附,纔有如今之地位。”

李世民沉默無言,反正他看武則天的感覺總是怪怪的。

這不就相當於當著前亡夫的麵,告訴他,自己是怎麼從他兒子手中謀劃天下,讓江山改朝換代的嘛?!

李世民此刻已經在憋火了,要不是想趁著墨水冇乾,多記錄些始皇帝的意見,他高低得整幾句!

始皇帝淡笑道:“諸位莫要忘了,朕剛纔說過的孤勇犒賞製,每一個義士參加過哪次的搜尋,獲得的成效如何,都可納入登記之列,對有實際成效和著實費力尋找者,則可記錄當地的功勞簿,享受當地的一些優待。”

“不妨出一個孤勇分製度?!”

始皇帝腦海中,靈機一現,並快速說道:“對於行好事者按照好事大小,登記在冊,加孤勇分,當孤勇分達到一定數額時,可由全縣、群,乃至於全州、全國公示表彰,並給予一定的犒賞銀,甚至立碑載入當地!”

“不妨稱犒賞銀為----孤勇銀!”

“孤勇冊、孤勇分、孤勇名、孤勇銀、孤勇碑,有此五者,就不會讓民間義士付出無所獲,足可以讓他們光宗耀祖!”

“這不僅僅可以用在幫家長們尋找孩子身上,各種不義之事,皆可讓民間義士相機行事,論功行賞!”

始皇帝話音落下,全場嘩然。

包括全世界各地的觀眾都震驚無比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