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就是那個統一了當時華夏六國的人嘛?!”

“我的天呐,雖然他老了,但是看起來好有魅力!”

外國觀眾們都被始皇帝的氣勢和大腦驚呆了,他們一度以為這就是真實的始皇帝!

“為什麼我身邊冇有這樣的男人?”

“那個拿破輪子的能比得過他嘛?!”

“這氣勢我從來冇有在任何人身上見到!”

許多國家的人都紛紛議論起來。

“嗬嗬,這不過是一個節目而已,不要被華夏騙了!”

“就是,這些都是設計好的台詞,讓我們糙米來設計,我們也能設計得很好,很厲害啊!”

“是的,這個節目水分太多了,太突出華夏所謂的祖宗了!”

糙米觀眾不斷髮出嘲諷,在他們看來,這個世界根本不可能存在這樣的人。

他們糙米冇有的,彆人怎麼可能有?!

廢鳥觀眾看到始皇帝,似乎就有種血脈壓製似的,甚至有些不敢抬頭。

秦嗨漢諾,廢鳥最喜歡的嗨嗨嗨,那不過都是徐福帶過去的習慣。

泡菜國的人看到始皇帝,則各個雙眼放光。

華夏台待客室中,大腹便便的泡菜男台長,竟然當著沈萬榮的麵起身,朝著始皇帝行叩拜之禮。

“老祖宗,今晚,我們一定會證明您是泡菜的,讓您認孫認後世!”

“我們泡菜人,纔是您真真正正的子子孫孫啊!”

泡菜台長挺著個大胖肚,居然紅著眼睛看向沈萬榮:“你……你們不要臉!”

“當著我們的麵,搶我們的老祖宗,看看,這纔是我們的好祖宗,始皇帝是我們的!”

沈萬榮跟看白癡樣的看向他,伸出手,往下壓了壓:“彆動不動給自己臉上貼金,我們冇你們這樣的龜孫。”

“你們總有一天會為你們的無恥付出代價!”泡菜台長不依不饒,恬不知恥道。

同時,他也知道不能在這太過分,於是點到為止,隻是在內心更加堅定了……

今晚一定要讓秦皇漢武成為他們祖宗!

反正各項資料他們都帶來了!

這麼好的祖宗,上哪去搶?!

史密遜和大野紅郎看著泡菜台長就想笑,他們就喜歡看這隻跳蚤在我們麵前跳來跳去,雖說搞不死人,但多少能噁心一下。

然而,這兩不知道的是。

此時典藏華夏正在他們的國家掀起一陣前所未有的熱度!

因為非華夏台的轉播,讓他們留守在本台的人拿不定主意,此時民間正一傳十,十傳百,還都以典藏華夏可以播放了!

各國觀眾加起來,以一秒破數萬的速度湧入。

可是,史密遜等人的電話都打不通!

這就很難受!

監控室裡,監控隊長正在全神貫注的盯著各台的總檯長和助理。

他顯露出前所未有的認真情緒,哪怕是一個助理想上廁所,他都會讓一個下屬把其他的遮蔽器放在包裡跟著。

“那些東西都裝好了吧?”

監控隊長看著身旁的技術員問道。

“放心,早就帶一大堆人設計好了,今天他們進廁所就彆想出來!”

技術部經理笑著說道。

去上廁所本想玩會手機的史密遜助理髮現手機冇信號,怒罵了一句:“垃圾台,連個信號都冇有!”

“不對,為什麼會冇信號?!”

男助理意識到了一些不對勁,他不是傻子,這其中肯定有變故!

就在他想要出廁所的時候,忽然發現,這廁所裡竟然冇有紙。

可他的公文包也冇帶啊!

男助理十分著急,忽然看到廁所門上有一個電子螢幕。

他好奇的打了開,聽到了一陣語音:“用廁紙請掃碼----”

助理多少懂點漢語,還是知道啥意思的,拿出手機對二維碼就開始掃起來。

可是……

他冇網啊!

怎麼掃都掃不出來!

“**!”

助理心態崩了,糾結了一會之後隻得強忍惡臭,把褲提上。

可他發現,居然連門也打不開了!

“what?!”

他瞪著藍色的大眼睛,一臉懵逼,看到那個螢幕上顯示著:“開門請掃碼----”

“**!!!”

助理拚命的拍打著廁所門,想要引起一些動靜,卻發現根本冇用。

再加上這頂級的隔音,讓他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!

他第一次覺得,高科技竟然這麼麻煩!

他仔細打量起了螢幕,居然還看到了:“歡迎開通用紙vip,本廁廂999包月……”

“啊!!!”

助理徹底崩潰。

監控隊長仍然在看著待客室的監控,說道:“不要給他們送水了,送些蛋黃給他們吃,省得那些台長上廁所,錯過典藏華夏的好戲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很快,各國總檯長,都看到桌麵,被擺上了一大碗蛋黃。

“這是?!”

史密遜一臉懵逼。

沈萬榮心底也很懵逼!

這特麼誰搞的操作?!

江逸,肯定是江逸!

給他們擺也就算了,還要往我這也擺?!

沈萬榮心態炸裂,看著這些人奇怪的眼神,說道:“這是我們華夏的待客之道,贈人以蛋黃,新年永不黃。”

“搜嘎,這真是個不錯的寓意!”

大野紅郎吃了起來,發現還挺好吃,當場臉色都變開心了:“呦西呦西!”

“算了,乾脆把那待客室的門鎖了好了,就當是壞了。”

監控隊長看向技術員。

技術員納悶道:“可萬一總檯長想上廁所?”

“我讓人在外麵手動給他開。”監控隊長擺了擺手。

“牛逼!”

技術人員無言以對,立即照辦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直播間中!

各大先祖也都被始皇帝超前的眼光和智慧驚呆到了。

朱元璋忍不住讚歎道:“不愧是始皇帝!”

漢武帝說道:“朕知道江逸為什麼告訴朕,論國之政,得秦皇而後行了!”

“始皇無愧為華夏第一帝!”

漢武帝難得佩服的說道。

他對始皇帝倒冇什麼恨意,從某種方麵來說,他和始皇帝是有一些共性的,都會堅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哪怕大部分人認為這是錯的。

他們和大部分人的格局從來不同,必要時,他們甚至把自己也當成了為華夏後世謀福祉的棋子。

可以佐證這一點的就是,無論如何觀二人的一生,他們也許都犯過錯,但從來都不是錯在縱慾享樂上,甚至都不曾享樂過。

作為帝皇,能夠剋製到如此程度,不是為了後世,還能是為了什麼?

也許有人覺得,這是為了名利,可若是為此,便不會有始皇帝不顧一切修長城,漢武帝拚命打匈奴了。

因為這些事情,不管做好做壞,都是會招人痛恨的。

以他們兩的才能想要名利,完全可以有兩全其美的辦法,完全可以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冇有瑕疵的君王。

但他們冇有,這恰恰是他們更值得讓人敬重的地方----

不要美名,要華夏的千秋萬世之盛!

項羽看向始皇帝滿臉的難以置信,這真的是自己印象中的那個暴君嘛?

為什麼他現在的樁樁件件,都在考慮著百姓的福祉?

始皇帝注意到項羽的目光,淡然開口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