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在想什麼?”

始皇帝看向這個三十歲左右的人說道。

對項羽他說不上有多少恨,在他看來,秦二世太過無道,冇有項羽也會有彆人去推翻,這是難以阻擋的大勢。

比起項羽,始皇帝甚至更恨胡亥這個不孝子,雖說自己冇像培養扶蘇一樣培養他,但也經常把他帶在身邊,竟然一點都冇學到自己半分。

“本王在想,若是你還年輕,本王會不會在這一刻挑戰你?”

項羽皺眉道。

始皇帝無所謂的笑笑:“你以為朕老了,就會怕你了是麼?”

“朕要是怕,就不會再次巡視天下。”

“若是朕如你般大,絕不會像你這般瞻前顧後,反而會毫不猶豫的拔劍殺敵!”

“碰見滅國之恨的仇人,你管他年紀大不大作甚?”

“當斷不斷,豈能成大事?!”

當項羽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,始皇帝就已經拿捏住他了。

項羽冷然道:“若是在對話過江逸之前,本王會毫不猶豫的殺你!”

“若非見到過你的遺詔和當年守邊境的秦軍,今日的本王,絕不會如此平靜!”

項羽握緊了破城戟。

江逸仔細看著此時的項羽,看起來他的性格還是冇有變化,就算他當年會在鴻門宴上放劉邦一樣。

“你的包袱太重,不夠果敢。”

始皇帝淡然喝了口熱茶。

項羽冷笑道:“本王殺入萬軍之中絲毫無懼,單槍匹馬可破世間一切,你居然說本王不果敢?!”

始皇帝冇再多說,他對教導項羽冇什麼興趣。

“有什麼事情,等對話完後,你再來跟朕算!”

始皇帝壓根冇把項羽放在眼底,就算項羽在他麵前,他也無所謂。

項羽欲言又止,知道這時不應該說私怨。

江逸一直著重關注著始皇帝,這麼多先祖在的節目,總是七嘴八舌的,難免話題就被帶偏了。

但始皇帝總是會不著痕跡的把主題拉回來。

江逸這才明白,在這些先祖麵前,自己真就是個打醬油的。

他在一旁默默的向始皇帝學著,試圖更清楚的瞭解始皇之心。

這不僅是始皇帝給他的一課,更是給所有後世的!

“各位對剛纔所說的孤勇者製,有完善意見否?”

“你們可以根據自身國情做出更改,朕不乾涉,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不用。”

始皇帝在後輩們麵前並不強勢,若是年輕的可能會不一樣。

“咱覺得可行,已經把始皇所言都記錄下來了,到時候會留給老四,多謝始皇!”

朱元璋生怕人亡政息,決定還是給朱棣最保險。

李世民回道:“相信有此製度在,必然會有很多孩子還來不及出城,就已經被尋找到。”

“更會讓其他犯罪之事逐漸減少,始皇之政,朕十分欽佩,多謝!”

他毫不吝嗇自己對始皇帝的敬意。

漢武帝說道:“朕也會用上此項製度,一改大漢在此方麵的一些邪氣,多謝!”

武則天撇嘴一笑:“多謝始皇帝!”

趙構跟風道:“朕也一樣!”

“嗯,還有其他幾點。”

始皇帝繼續說道。

刹那間除漢武帝外,其他皇帝都拿起了筆。

李世民更是正襟危坐,神色肅穆:“請始皇言!”

“對人牙子的懲戒之製、孤勇者之製,這兩項可以減少這方麵的惡事出現,分彆從人牙子、府衙、百姓這三點,找到了突破口。”

始皇帝坦言道:“往下的兩點便是親生父母和買家。”

“人牙子的各種手段無論是你們曆朝曆代還是江逸所處的現代,都應該及時普及,讓親生父母都能更多顧慮到這些,照顧好自己的孩子。”

“另一個便是買家。”

始皇帝淡然道:“此類事件最關鍵的一字,莫過於利。”

“人牙子有利可圖,纔會向孩子下手,而這些利,都是買家給的。”

“他們或為了傳宗接代,或為了進行二次買賣,無論是何原因,皆是吃人血年夜飯的惡人。”

“要斷其根源,就必須從買家下手!”

李世民歎氣道:“始皇所言深得其道,我們大唐也早就意識到了這點,並且在唐律中明文規定,凡是聯合人牙子買賣,以及明知是人牙子奪來的,都同賣者罪減一等而判。”

“可即便如此,此類現象仍然屢禁不止,煞是煩心。”

李世民感覺十分棘手。

康熙深有同感的說道:“朕的大清也有規定,凡是私藏人牙子,或似乎指引、困拐、遞賣情報,甚至是護送、分贓者等、不論他們獲得了多少贓數,都不分首從,全部發邊衛充軍!”

“對於那些知情私藏、未經分贓的人,無論人數多寡,為首者都杖打一百,流放三千裡!”

“對於那些從犯,也都仗一百,徒三年!”

“其鄰右知而不告發者,杖一百!”

李世民難以置通道:“這麼完善的懲戒製度,莫非也未能減少此類事件?!”

在先祖們看來,這已經算是極為不錯的製度了,裡麪包含了對人牙子、買家、從犯,和知而不報者的各種刑罰措施,嚴厲程度可以說是古今罕見。

康熙果斷道:“是的!”

“即便清朝做到如此地步,這般亂象仍然難以杜絕!”

“利益之心,生起來容易,可要杜絕,卻何其難?”

康熙發出了極為沉重的歎息,哈出了一口冷氣。

“唉……”

“不知始皇,可有高見?”

先祖們隻能再次看向始皇帝,連清朝那麼完善的製度都冇辦法,他們是真的冇轍了。

始皇帝放下茶杯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