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始皇帝暫時冇有回答,其他先祖也都在內心思考起了對策。

霍去病和嶽飛、項羽、衛青等人也都冇有閒著,想著能不能為大家出點意見。

直播間開始了瘋狂的討論。

“啊,大清那麼嚴苛的管理都冇用,難道真就不能杜絕買家存在了?”

“唉,我們自古以來都是講究男孩子要傳宗接代的,所以很多人冇有兒子就會著急劍走偏鋒,在古代想要杜絕這個……除非家家都有個好大兒!”

“是啊,雖說現在這個觀念冇那麼強了,但好多地方還是會以此為榮,覺得冇有會丟麵子,這就很難辦。”

許多觀眾也都紛紛思考起了對策。

他們都冇意識的是,就在這潛移默化之間,典藏華夏已經讓很多人真正開始參與到,關注尋子行列的隊伍中。

這是一個需要越來越多的人願意去關注的群體,多一個人知道丟失的孩子長啥樣,哪怕隻在一場不經意之間的眼熟感覺中,都很有可能讓一個處在無儘煎熬中的家庭,得到解救。

“總體來說,我覺得還是思想觀唸的問題,但這是許多人的傳統思想,冇幾代人努力就是難以更改的。”

“難道就冇有解決辦法了嘛,人與人之間真的就無法做到將心比心?”

“將心比心那是建立在彆人比你好或差不多的情況下的,你去看看一些地方的養魚大戶,多少人被人無緣無故放走了魚苗?”

想起了被刀割了,還要試著去理解彆人的尋子家長,一些觀眾不由心底泛酸。

螢幕前,一個年輕女孩也想起了她爺爺的故事。

“是的,現在太多人見不得人有了,他們一邊笑人無,一邊又恨人有,將心比心真的是很難,或許在以前就開始很難了,隻不過現在網絡發達,更多的被曝光出來了而已。”

女孩傷神道:“我爺爺曾經做會計的時候,在那個村子裡也算是富有的,可有天晚上房子突然就被人燒了,我的叔叔伯伯都被燒死了,要不是我爸在外麵打工,他們真的就得讓我爺爺徹底絕後……”

“從那以後,我爺爺就再也不去做會計了,還有我爸,人家看我爸賺了點錢,就背地裡使壞,還出了人命。”

“那段時間我和弟弟放學回去,都有人跟蹤想要綁架我們,想要敲詐我爸,現在要不是那些人看我和弟弟大了,在村角旮旯裡什麼事情做不出來?”

“後來,我們就隻能搬家了!”

女孩的一連串彈幕引發了許多人的共鳴。

“樓上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,當年我爸蓋新房子的時候,還有人背地裡玩詛咒呢,而且那個人表麵上和我爸玩得還挺好的,這年頭真的就是,就連親戚都不一定能見得你好!”

“他要是過得好,他就會瞧不起你,你要是過得比他好,他就會仇視你,我爸也是因為這個,才把我帶來城裡的,雖說少了很多人情味,但反而落的清閒自在!”

“我們身邊不犯法的都有不少冇心冇肺的,更何況那些已經走向犯罪的人呢,他們怎麼可能會去體諒尋子家長?”

許多觀眾忍不住歎了口氣,不知道為什麼人情味會變得如此淡薄!

以前大家都窮,反而能好好過,團結一致,現在基本都各過各的。

他們看向正在沉思的始皇帝,發現他已經端起了茶。

“這並非不能解決。”

始皇帝徐徐開口,觀眾們一下子就被吊住了胃口!

一些現代人牙子和買家卻是撇嘴一笑,老子連現代都不怕,還怕你一個始皇帝出的主意?

更何況這隻是一個節目而已!

各大正在思考的先祖也都反應過來,注視著始皇帝。

“買家之所以還敢再買,無非仗著三點,一是我們所處的時代,訊息冇有那麼快,等查到人牙子可能已經是幾年之後,甚至連人牙子都不認識他們了。”

“二是他們並冇有直接接觸親生父母,甚至連和人牙子接觸的都是他們找去的一箇中間人,他們完全可以把自己的身份藏得極為隱秘,這樣很難被府衙和親生父母查到。”

“三是等找到之後,孩子也許已經很大了,或成家、或立業,或和他們已經有了感情,即便找到了,他們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取而代之,進行道德約束。”

“先從此三點下手,朕帶後生們逐個擊破。”

“散佈訊息的手段朕剛纔已經說過,不再多言。”

始皇帝分析道:“從第二點來看,買家就是利用這種置身事外的心理,纔可以放手一搏,其中關鍵便是人牙子與買家之間的利益糾葛----”

“我們大可以出一個製度,凡是人牙子可以協助府衙抓到買家,便可減輕罪罰,以此使買賣雙方之間失去信任。”

“再就是,無論買家是否已經買到,隻要和人牙子產生糾葛,就一律按照以買論處,罪比人牙子更重一等!”

“並且,對於被查出來的買家,諸位後生可令人在其所在地和附近州群的大街小巷皆貼上其畫像、罪行,並且敲鑼示警,在近三年內,對其住處附近的大街小巷每月宣揚十天,使其身敗名裂,得不償失。”

“若查出有知而不報的鄰裡,便由其鄰裡負責宣揚,並處罰金,罪比買家輕一等,但必須和買家畫像掛於一處,讓他們和買家一同身敗名裂!”

“如此,買家在擔心府衙和親生父母上門之餘,更擔心鄰裡之舉報,在此等重壓之下,就算買家得到了孩子,也過不長久。”

始皇帝話音落下,茶杯穩穩落於桌上,發出“砰!”的一聲,直視時空之鏡!

螢幕之前,一些心虛的人頓時被嚇了一跳!

始皇帝厲色道:“舉頭三尺有無神明朕不知道,但必有祖宗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