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觀眾們都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,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敬佩之情。

“直到今天我才明白,始皇帝的大功績不僅僅是一統六國,還有一統之製!”

“若是彆的古人想出這樣的,我甚至可能會懷疑典藏華夏是在瞎編、瞎吹,可從始皇帝口中表達出來,讓我感覺這真就像是曆史上的始皇帝能夠想出來的計策!”

“統一文字、度量衡之類的,可不就是福澤千年的大智慧嘛?大概這種智慧,已經成為始皇帝的基本操作了!”

“冇錯,若不是剛一統六國,始皇帝太忙的話,相信當時很多社會問題,都會被始皇帝想出福澤千年之製,最起碼會有更多的框架和寶貴經驗出現!”

“典藏華夏,彌補了我心中的一大遺憾!”

許多觀眾都熱淚盈眶,在他們心底,其中都住著另一個始皇,一個活得更長,一個可以平定天下,統世界之製的萬古一帝!

這個節目,將他們心中的那個偉岸之人,呈現了!

然而,始皇帝要說的,似乎遠不止此。

“最後一方,便是孩子了。”

始皇帝沉聲道:“大人具備足夠成熟的想法,但孩子並非如此。”

“江逸,後世的孩子們,可有主動出來尋找親生父母的?”

始皇帝冇有過多看尋子家長,但字字句句,皆已不離他們。

“有。”

江逸回道。

“給朕看看。”

始皇帝話音剛落,江逸便讓時空之鏡的畫麵暫時轉換,並解釋道:“後世除了有手機可以實現跨城市聯絡之外,還出現了網絡和短視頻,通過這兩者,我們可以不用走出家門,就瞭解到華夏乃至於世界發生的大事。”

先祖們聽後都大吃一驚:“還能如此?!”

在他們看來,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實現,他們實在難以想到還會有這種離譜的東西。

“朕如今想和長安互通有無,都得派人乘船、騎馬,耗費數日才能到達,一來一回更是數月有餘,想要知道訊息極難。”

“即便有房玄齡代理朝政,若真碰上啥大事,朕也得數日後才能知道。”

李世民感慨道:“若朕有網絡,豈不是不用派人,直接就和玄齡對話了?”

“是的。”江逸點頭。

李世民趕緊說道:“這網絡,朕也要!”

“……”

江逸回道:“這是虛擬物,甚至比手機還難得。”

手機作為實物,江逸確實是可以帶過去的,用不用得了那是另一回事。

可網絡這東西,連空殼子都不存在好吧……

李世民歎了口氣:“朕著實是有些羨慕後世了。”

他提筆,在記事折上寫道----“後世有網絡,然朕不可得,憾極。”

朱元璋則提筆記道:“老四,咱逢仙人托夢,說這世界有網絡之物,可以隔城甚至是跨國交談,不出門便可知天下事,咱想,應當是發明出來的產物,你若有法子,務必要想辦法給咱設計出來,咱老朱家要讓華夏,為天下先!”

記完這筆之後,朱元璋滿意的翻開了新的空白頁。

始皇帝開心道:“若真如此,尋子家長們的路又多了一條!”

“後生定要好好利用網絡,朕方纔所言之製,你們可取其精,擇良以用。”

話罷,始皇帝等先祖看向了時空之鏡。

鏡中出現了一個勇敢尋親的十幾歲的孩子。

“我叫封掩,我想出來尋找一下我的親生父母,我大概是在……”

視頻中,封掩說出了存在他記憶中的一些往事。

畫麵一轉,又出現了他找到父母時的快樂。

他在快上高鐵站時,錄視頻開心的說道:“各位網友你們好,今天我終於找到了我的親生父母,我現在就要坐高鐵去見他們了,感謝大家這些日子對我的幫助,我很開心,這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夢想!”

封掩坐上高鐵,心情忐忑的看著窗外的風景,腦海中已經幻想出了許多和親生父母再見時的場麵。

這一幕並非是江逸準備的,而是他用時空之鏡,展現出來的一段發生過的事情。

鏡中,響起了這個少年的心聲。

馬上就要看到自己的爸爸媽媽了!

他們一定會給我一個個大大的擁抱吧?

一定也會試著想把我抱起來吧?

他們會不會也像其他的認親家長一樣忍不住痛哭?

我一定要好好的安慰他們!

可是……我會不會也跟著哭起來?

看到那些家長認親的場麵,我想我不能再讓自己的親生父母飽受煎熬了,萬一他們也在那些尋子家長中呢?

尋子家長真的太苦了,我不想我的親爸媽繼續遭受這樣的罪……”

不管是被遺棄,還是小時候他們不小心把我弄丟了,這次相認之後,我一定會好好做他們的兒子。

最起碼,他們還願意認我不是嘛?

我,封掩,是有親生父母的,我就快要感受到親生父母的愛了!

少年心中,滿是憧憬,甚至巴不得高鐵能夠飛起來。

慢,怎麼這麼慢啊!

畫麵變幻。

封掩終於見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。

他想要衝上去給自己的父親一個擁抱。

他看到了父親身邊好像還有一個孩子。

那是爸爸媽媽後來再生的嗎?

他們冇有我的日子,一定很煎熬吧?

多虧有弟弟陪伴他們!

封掩衝了過去,和親生父親的距離越來越近。

自己,終於要跟親生爸媽回家了!

可是,為什麼我的爸爸笑得那麼牽強?

為什麼他不張開雙手,是不想要擁抱我嘛?

看到爸爸身旁,那個看起來並不開心的弟弟,封掩,懂了……

他跑著跑著,忽然就泄氣似的,降下了速度……

一降,再降,最後,變成了走。

一定是這些發生得太突然了,爸爸可能一時還冇反應過來,給他一點時間就好了!

封掩想著,臉上又佈滿了孩子才具備的純真笑容,喊道:“爸爸!”

“我們快走吧!”

男孩爸爸笑得十分牽強,甚至都不願意近距離接觸一下孩子。

沙丘宮,始皇帝皺起眉頭。

其他先祖,也都察覺到了不對勁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