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軟硬兼施的漢武帝讓原本想要誓死對抗漢軍的百姓們,陷入了迷茫的狀態。

“父親,大漢皇朝好像挺好的,他們真的冇有傷害我們?”

一個年輕人看著自己年長的父親說道。

“傻孩子,這天下怎麼可能有這樣的王者之師,今日這些人要真出了這座城,不出百步,必會被漢軍撲殺!”

老者搖了搖頭:“今日我們要麼投降,要麼就隻有和漢軍拚了。”

漢武帝粗略的掃了一眼下邊人的動靜,發現許多人雖然低著頭,但餘光卻時不時的顯露出殺意,撇嘴一笑:“當然,你們也可以現在就去拿刀來和朕拚命。”

聽到漢武帝的話,想反抗的那些百姓們都懵了。

這是什麼操作,從來隻有勸降的,還是第一次見勸打的!

漢武帝無所謂道:“活下來的最後還是會歸附大漢,然後繼續享受著天倫之樂,和家人團聚著,還將獲得更多營生致富的機會,朕會讓他們過得很好。”

“至於反者嘛,死路一條,留下老爹兒女,無依無靠。”

武帝話音落下,封狼騎瞬間搭弓拉箭,對準了城下百姓!

“朕給你們半炷香的考慮時間,歸附者站朕之右,不歸附者或跑,或現在就去拿起刀劍,朕給你們機會!”

百姓們開始思考起來,一些本來就無所謂的人站在了漢武帝的右方。

一些剛還想拚命的也思考起了其中利弊,是啊,拚了命,什麼也得不到,到頭來那些冇拚命的卻活得好好的,多虧?

想到這裡,他們也都站到了右側。

最後,隻剩下約莫三百多人,依然站在漢武帝的左側。

漢武帝衝著左側人點了點頭:“去拿兵器吧!”

江逸控製著時空之鏡一轉,出現了這些人拿刀出現的場景。

他們第一時間就要衝著那些歸附大漢的人砍去。

“叛徒,你們都是大宛的叛徒!”

“骨氣呢,你們的骨氣呢!”

“你們背叛了我們的國家,你們不配做大宛的臣民!”

漢武帝冷然看著這一幕,手一抬起,一群漢軍便將這些人斬儘殺絕。

這些人,他欣賞,但絕不會留作後患。

一將功臣萬骨枯,一帝業成百城無,自古為大帝大將者,皆不會因為敵人足夠有氣節,就不殺敵。

“看到了嘛,大漢朝會保護他的每一個子民,無論他是否懦弱,是否有足夠的骨氣,朕都會保護他。”

漢武帝走下城樓,往城池內部走去,看著兩邊的百姓說道。

“但成為漢人之後,朕就不允許你們再懦弱了----”

“記住了,從現在開始,你們就是漢朝人,明犯我強漢者,雖遠必誅!”

“凡遇國難而不敢操戈者,殺無赦!”

漢武帝一步一步,走到了這座城池的中心,萬民皆俯首。

他去到了一家酒館,衛青和霍去病跟在他身旁,封狼騎守護在周圍,不允許任何人再進來。

時空之鏡在三人的麵前出現,漢武帝攤開地圖,在大宛上畫了一個“x”。

“大宛的兵力已經所剩無幾,剩下的那些城池,早已是囊中之物。”

漢武帝把地圖交給了衛青。

衛青會意,繼續去攻打其他城池去了。

“江逸,你從此事中,學會了什麼?”

漢武帝看向江逸。

江逸內心“咯噔”了一下,所幸表麵依然還是穩的。

看個節目,還看出觀後感來了?

觀眾們可全都笑嗨了。

“哈哈哈,在線求江神陰影麵積!”

“漢武帝滅國學堂開課了,有請江同學代後世發言哈哈!”

“我之前還挺羨慕江神這樣的主持人的,但是現在我突然慶幸我不是了!”

觀眾們都注意著江逸的表現。

江逸發現,現在不僅僅是漢武帝在關注著自己,就連始皇帝、朱元璋、李世民、嶽飛等人,都滿是好奇的看著他。

李世民的左手大拇指輕點著劍柄,瞅著江逸一臉壞笑。

朱元璋則滿是慈愛,似乎很期待他的答案,始皇帝看起來也頗為期許。

江逸思索片刻,鄭重回道:“無論是弱國要想崛起,還是強國想要一直強下去,都必須強民!”

“結合古今,詳細和我們說說。”

李世民玩味一笑,給江逸加大了問題難度。

武則天不由想,冇想到自己眼中的聖明之君,也有如此頑皮的一麵,如果是自己是長孫皇後的話就好了……

江逸回道:“秦時六國各有強時,唯有秦自穆公之後,直至孝公以前的數百年之間,皆無強時。”

“可在這百年之間,秦卻未曾被六國所滅,在晚輩看來,關鍵就在於民!”

一聽到談秦時,始皇帝也饒有興趣的鼓勵道:“後生大膽說,朕要聽聽你的想法!”

“穆公時期,有百裡奚輔佐,百裡奚主張‘開明教化,外圖霸業,內修民生’,強調在保障百姓生活的前提下對外擴張,強調仁政,對犯了錯誤的有才之士寬容以待,使他們死心塌地地為秦國效忠。”

“開民智,修教化,再加上圖霸之誌無論在朝在野,都深入秦民之心,所以即便穆公之後幾代未出強君,秦民依然有打不倒的鋼筋鐵骨,任憑其他各國如何想要吞併秦國,都難以得逞!”

“如此民風不僅僅成為秦國得以生存的根本,更成為孝公前期得以熬過一切艱難的倚仗!”

“晚輩鬥膽揣測,這也是六國為何敗亡的原因!”

“因為戰國七雄之中,有強士族者,有強士兵者,唯獨秦國強民成功,故秦國一統早已為天下大勢!”

“國難當頭,有強民,則國不亡,國便能有足夠的時間崛起,若無強民,在國難時便會成為壓垮國的最後一根稻草!””

“如大宛和六國,雖都有較強之兵,卻無強民,百姓們大多不敢戰,敢戰之民卻又無抵抗之能,便是最好的佐證!”

始皇帝認真的聽著江逸的話,時不時點頭,露出由衷的笑意。

他十分欣賞的看向江逸,不由生出了教導之心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