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畫麵之中。

一間簡陋的民房裡,幾根看起來有些年頭的木頭撐著搖搖欲墜的房梁,梁上破舊的瓦片外麵,嘩啦啦的雨水順著縫隙傾瀉而下,砸在泥土地麵上放著的木盤中。

在一個四五歲小男孩午睡的木塌旁,有一個小木盤放在了他的邊上,接著即將淋在床上的雨滴。

男孩從粗布被褥中露出來的臉頰麵黃肌瘦,除了皮便是骨,隻見得細微的血色,是他還活著的證明。

這種放在現代已經在極為貧困的山區中才能再見到的情形,在武帝時期,卻是大多百姓的生活寫照。

“收收收,這些士族怎麼就喜歡來壓榨我們這些普通百姓!”

“我們養家餬口容易嘛!”

廚房裡,一個婦女正在往灶台下的窟窿裡,塞著濕漉漉的柴火,衝著正在勺米入大鐵鍋的丈夫埋怨道。

男人大概三十歲左右,身材纖瘦,還坡著腳,是在幾年前不小心摔的。

“冇辦法,這些年朝廷一直在打仗,要訓練精騎和戰馬,冇錢是萬萬不行的。”

男人從米缸裡勺出了一些米,觀眾們本以為會是滿滿的一勺,卻見所有的量加起來,竟不過大多人拳頭五分之一。

漢武帝原本搭在劍柄上的左手,不由緊握住劍柄,神色微變。

自己晚年才發生的窮事,已經提前了這麼多時間麼?

漢武帝劍眉緊皺。

始皇帝微微一愣,他也冇想到大漢居然如此貧困。

在他心裡,百姓們最多也就是苦一世的,怎麼會持續到武帝時期?

這是又苦了多少年?

始皇帝內心暗恨,他猜到這應該是南征北戰留下的後遺症,他恨,自己為何不能多活幾年,那樣以秦銳士如今的實力,完全可以替後世把匈奴打下……

“匈奴不是已經被趕走了嘛,哪有那麼多的仗要打,就不能讓我們歇幾年嘛!”

“陛下壓榨的士族,士族壓榨的是我們,到頭來還不是相當於陛下在榨ga

我們的……”

“這話可不能隨便說,是要殺頭的!”

男人趕緊打斷了女人的話:“你以為我們這些平民百姓看不出來嘛?!”

“當今陛下乃是千載難遇的帝皇,我們中原人不知道被匈奴欺辱了多少年,多少皇帝都隱忍不發,是陛下冒著被推翻的危險,寧可得罪士族,也要使大漢與強敵攻守易形!”

“他和大漢的將士們都在前線拚命,我們這些老百姓少吃點算什麼?”

“要不是我這條腿不爭氣,我也早就參軍了!”

“你去看看村子裡,但凡健全的壯年,哪一個不去投軍,他們的父母妻兒哪一個不支援?”

男人滿是憤怒,這恨意並非來源於妻子,而是在他看來,那條不爭氣的右腿!

“陛下打匈奴的時候,我也從冇說過什麼啊,朝廷要什麼,士族變著法想要向我們索取什麼,我們不都給了嘛,我何曾有過半句怨言?”

“我們全大漢的百姓都願意為報國恥吃一份力,女子也不例外!”

女子些委屈的落下淚來:“我知道陛下是為了百姓,為了我們和後代以後都有好日子過,可是我們已經撐了很久了,孩子還在長身體,難道每天就吃些白粥嘛……”

“朝廷纔剛打完匈奴不久,現在不是打廢鳥,就是出兵大宛,他是把士族給壓榨狠了,可士族們哪裡會知道痛!”

“他們隻會把交上去的東西,從我們身上連本帶利弄回去……”

“陛下自有他的想法,這不是我們應該過問的。”

男人擺了擺手說道:“我們不過是普通百姓,哪裡能猜到陛下的心思,隻需要堅定服從就行了!”

“可是你不覺得,真正在壓榨我們的,是那位嘛……”

“這是陛下和我們心照不宣的事情----”

男人鄭重回道:“也許是他不忍心直接壓榨我們百姓,所以讓士族來做。”

“也許是他低估了士族的貪心,以為士族家大業大,從他們身上壓榨些東西,應該不至於對我們百姓造成影響,卻冇料到大多士族的功利心根本不可能會吃虧……”

“可不論是哪種情況,都說明陛下是在乎我們的,他隻是不好意思直接向我們開口,我們這些做漢民的,豈能看著國家要為我們開疆擴土卻冇有錢糧?”

“給陛下些時間,他心中是有我們這些百姓的,此次親征大宛據說是要通絲綢之路,一旦這條路打通,抓住時機,大漢的國力很快就能恢複,我們的後世就都能有好日子過!”

“如果真的可以實現,那我們最多也就多吃幾年苦,卻能福澤我們的孩子,福澤我們千千萬萬的後代,無數的華夏子孫將在這片土地上安居樂業,這將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?”

男人隻覺得當下再苦再難,那都無所謂,嘴角止不住的揚起。

女人白了眼這個把什麼都看透的丈夫,釋然笑道:“你們這些男人背地裡冇少討論國家大事吧?”

“那你還有意見不?”

男人笑著往鍋裡加了點,擦了擦從上方滴落在耳邊的雨水。

“若真能如你所言,那這苦,哪一個漢民不願意吃呢?”

女人的眼神逐漸堅定,繼續添柴生火:“不就是多吃些苦嘛,我就不信,我們夫妻兩雙手,還撐不起一個家!”

時空之鏡的視角從這一家,到這一個村,再到,一座城的俯瞰之景。

顯現出了大漢百姓們或忙於耕種、或投身漢軍、或在修房頂、或在放牛、趕集的場景。

一個又一個小畫麵出現在時空之鏡上……

那是千千萬萬個大漢百姓的世界,是一個又一個窮且益堅,念及後世,便無怨無悔的先祖。

他們許多人並未在史書上留有名字,但在那個時代,便是這一群淳樸硬骨之人,支撐著大漢皇朝開疆擴土,鑄就民族脊梁!

鏡上的畫麵緩緩消失,漢武帝遲遲未語。

片刻後,他長舒了一口氣,沉重的呼吸聲響徹古今:“朕,有負於當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