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使臣們看到武則天終於出現,等得太久的他們激動的都快要哭出來了。

天呐,鬼知道他們在這冰天雪地裡等了多久,神都的暴雪從白天開始就冇停過!

而他們足足在這裡等了六個小時,六個小時啊!

在武則天出現之前,他們的心底多多少少都充滿了牢騷,有些人甚至都想抗議了,但火一直憋著,根本不敢發作。

無論他們之前有多少怨恨,這一刻都煙消雲散,隻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,甚至還想感謝女帝冇讓自己多等會。

廢鳥使臣見到武則天,迅速想要衝上去找女帝伸冤,卻被幾把大刀牢牢的卡住脖子。

武則天在殿門口駐足,隻看了一眼麵前昏暗的道路。

驟然之間!

道路兩邊的燈盞被守候的侍衛點燃,瞬間將殿外的一切照亮。

神宮之上象征著至高無上權利的金鳳凰,和再下一層外圍盤旋的九龍,以及那不遠處的萬國天樞,皆顯露在古今觀眾的麵前。

觀眾們大多是看過神宮和萬象天樞的,反應倒冇有多大,可漢武帝和李世民等皇帝看到後就很不爽了!

鳳在上,九龍在下?

這可是實打實的在挑戰封建社會的皇帝!

趙構已死,其他皇帝雖然功過皆有,但哪個不是錚錚傲骨,怎麼可能忍得了這樣的事情?

漢武帝也顧不上什麼節目了,直接怒道:“這個建築,朕很不喜歡!”

“唐皇,這就是你的好兒……媳婦?”

漢武帝頓了頓,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在李世民麵前稱呼武則天。

武則天停下腳步,命令侍女們先行去準備後,一點也不虛的說道:“看來諸位男皇還需要再交流一番,那朕便等等你們。”

武則天現在連李世民的想法都不在意了,其他的更不會在意!

那些使臣們就這樣眼巴巴的看著她不知道什麼原因停了下來,已經渾身是雪的他們崩潰至極。

廢鳥使臣恨不得朝武則天磕頭!

麵對漢武帝的質問,李世民本就佈滿烏雲的臉色,瞬間一陣黑一陣綠。

關鍵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麵對武則天啊!

他看著漢武帝倔強道:“這跟朕有什麼關係?!”

“那是朕死後很久才發生的事情,朕管不著好吧!”

李世民現在是真想把這萬象神宮給推了,這個建築讓他在皇帝們麵前冇有麵子!

在場接受程度較高點的,大概也就朱元璋、康熙、嶽飛等後世之人了,畢竟他們對武周的事情瞭如執掌。

不過,在這些先祖裡麵,江逸最最關注的,還是始皇帝的反應。

眾所周知,始皇帝的母親一直是個反麵例子,給他造成的陰影極有可能會讓他恨甚至打壓女人,但曆史上的他並冇有如此。

相反,他恰恰是極為重視保護女性權益的皇帝!

江逸不僅僅要讓自己知道,更要古今觀眾們也都因此瞭解!

這是解決目前矛盾的契機!

於是,他看向始皇帝,問道:“始皇先祖,晚輩有一事不明,想鬥膽請教一番。”

“何事?”

始皇帝暗自詫異,後生這是拿朕在轉移話題?

孺子可教!

始皇帝本來還想幫江逸解解圍,現在倒是有些好奇他會怎麼應對了!

江逸打開時空門,去到了始皇帝所在的時空,湊在他耳邊悄悄說道:“先祖,現在其他人都已經聽不到我們的聲音,晚輩想請教的問題有關您的母親,可以麼?”

在江逸的心念操控下,時空之鏡並冇有把這段低語強化,其他人全部聽不見。

這方麵的事情,冇有始皇帝的允許,他認為不應該擅自說,私下裡必須先問問,這樣始皇若是不想也可以拒絕。

始皇帝無所謂道:“朕早已不在意這些了,更何況這對後世來說早非秘密,放膽問即可。”

始皇帝看著如此知禮的江逸,心中對後世的好感又增強了不少,由衷的笑了笑。

“多謝先祖----”

江逸回到現代時空,讓一切都恢複正常,並問道:“後世皆知您的母親對您並不好,但晚輩想問一問,您為何會因此,反而更加重視女性的權益?”

果然,大部分觀眾一聽到這就都迷糊了。

“什麼?始皇帝還重視女性權益了?!”

“真的假的,在封建社會冇打壓就已經很不錯了吧,更何況是以始皇帝的經曆!”

“我是女孩子我也覺得很不可能,自己母親竟然為了和情夫的孩子和自己為敵,這誰能忍得了,更何況是咱政哥!”

“冇錯,是我的話,估計這輩子都不敢相信彆的女孩了!”

觀眾們紛紛發表著自己的意見。

就在這時,江逸的聲音繼續響起:“先祖在位期間,確立了婚姻登記製度!”

“在您之前,婚姻的效力主要來自於社會上的一些禮儀,但從您開始,婚姻就開始受到秦法保護,一旦被官府認可,就不可隨意離棄,否則就會受到嚴厲的懲罰!”

“雙方隻有在官府的認可下,纔可以解除婚姻關係!”

說到這裡時,江逸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對始皇帝的崇拜之情了。

觀眾們更是瞪大了眼睛,難以想象對婚姻的保護竟然可以追溯到那麼久遠!

原來始皇帝可以拿出來的功績,遠遠不止一統六國那麼簡單!

不過,這隻是他們震驚的開始!

“始皇還命令禁止婚內出軌行為,首先禁止了親屬之間,再是對那些強迫女性的犯罪分子處以宮刑,然後送往宮廷做雜役!”

“然後,便是禁止私通!”

“若是百姓,則刑用‘城旦舂’,罰男做修長城之類苦役,罰女做舂米之類的雜役,若是朝廷之人與民女私通,則以強罪論處,最大化的保護了女性權益,不被強權玷汙!”

“再便是鼓勵貞潔,通過豎立榜樣的形式鼓勵人們遵守家庭倫理道德,穩定婚姻關係。”

江逸話音落下,直播間許多不知道這些的觀眾們已經目瞪口呆!

他們不知道如何形容此時的心情!

要知道那可是在幾千年前啊,始皇帝就已經想到了這麼多手段來保護兩性!

儒家一直強調的是三從四德,更多的都是針對女性,而始皇帝實施的這些製度,卻是創造了男女較為平等的一麵,是對雙方的共同約束。

以一朝之政,超儒家,跨千年之眼界,創萬世之製,始皇帝到底是怎樣的存在?!

甚至他的一些製約手段比現代的還要狠!

就比如,會稽石刻石就有詞這樣寫道:“夫為寄猳,殺之無罪。”,意思是丈夫出軌他人之妻,就像竄入其他豬欄的公豬,妻子就算剁了他也冇有罪過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