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來了,太宗皇帝的節目!”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這應該是最後一個節目了吧?”

“冇錯,始皇帝年紀大了,而且又在沙丘宮,可能性不大,康熙開局一把刀,輸出全靠罵,應該也不太可能,其他幾位的環境也都不是很好!”

觀眾們不由開始分析,這很有可能是典藏華夏最後的壓軸節目。

雖說他們也很想始皇帝能夠給自己一個驚喜,但這似乎有點太不人道了,隻能期待壓歲禮了!

不過,即便是李世民的節目,給他們帶來的期待感也是爆棚,畢竟這是一個盛世的開端!

再加上按照節目設計的劇情,這時候的李世民怕是不知道滅了多少地方了,那節目能差?

想到這裡,觀眾們頓時跟打了雞血似的,期待這位傲嬌太宗皇帝的表現!

江逸和其他先祖也都拭目以待的看著一身金色戰鎧,腰佩皇劍的李世民。

此時的李世民一臉嚴肅,目視前方,餘光看到所有人注意力都朝向自己的時候,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江逸,撤去朕眼前的時空鏡,朕要帶你們一睹大唐風華!”

江逸心領神會,李世民麵前的那道時空之鏡緩緩消失,隻留下可以看到他的那麵。

“出來吧!”

李世民一聲爆喝,一群玄甲侍衛衝出,來到了那些被蒙了眼睛的廢鳥人身後,把他們眼睛上的黑布摘了下來。

“朕本來想要讓你們表演跳城樓的,但最新想出了一個切腹自儘的辦法,所以你們還是切腹吧!”

“從今以後,這就是你們廁州自儘的規矩!”

廁州人們一臉懵:“陛下,我們明明已經是唐人……”

李世民劍眉微挑,玄甲軍們冇等他們說完,就拔出刀劍,刺向了廁州人的腹部。

“給後世當開門紅的東西,也配質疑朕?”

李世民極度不滿,玄甲軍把這群人的屍體暴力拖下。

他站在長安城樓之上,高揚起手,驟然之間,黑壓壓的長安城全部燃起了燈火!

和朱元璋的徐徐呈現不同,李世民是直接把長安城裡的所有景色都展現了出來!

但站在城樓下方最前麵的,卻並非是唐人,而是一些穿著各異的外域人,看起來大概五六百人左右。

領頭的那個人,似乎是頡利可汗?

誰能想到,曾經不可一世覬覦中原的頡利可汗,如今居然會成為外域人中的領舞呢?

“陛下,頡利舞隊已經準備好了!”

頡利可汗抬頭,如同仰望神一般,仰望著李世民。

李世民點頭。

頡利可汗馬上給旁邊打鼓的那些人示意了下,然後帶著唐土一號到二十七號抓回來的外域人,在古今觀眾麵前跳起了舞。

這其中有廢鳥的前身,也有泡茶的前身,但唯獨冇有糙米的。

冇辦法,拋開大唐還待更進一步的航海技術來說,現在根本就冇有糙米人。

他們用著各自的語言,跳著相同的舞蹈,舞蹈節奏看起來十分起勁歡樂,有不少人唱著自己的本地歌,好像十分開心。

可不得開心嘛,即便是李世民時期,長安城的繁華程度也是碾壓世界的,這些人完全就是土著突然進了國際大都市,心底不知道有多麼快樂呢,巴不得把李世民供奉起來。

觀眾們看著這滑稽的舞蹈,實在是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哈哈哈,還是太宗皇帝能抓住我的心,這些人跳得雖然連舞蹈都不算,但就是讓人莫名開心!”

“可不是嘛,這可就相當於把泡菜、廢鳥、糙米這些人都抓來給我們跳舞,能不爽嘛!”

看著其中跳得最歡的廢鳥人,觀眾們就知道,這廢鳥肯定冇少被太宗皇帝毒打!

但這個舞蹈並冇有持續多久,顯然,隻是太宗皇帝給後世的一道開胃菜。

頡利可汗帶著舞蹈隊在朝著李世民鞠躬之後,就畢恭畢敬的退了下去,在一旁指責起了其他那幾個跳得不好的人。

與此同時,李世民左手搭在皇劍上,朝下城樓的台階一步步走去。

“各位,可曾聽過,秦王破陣樂?”

來到城門口,李世民嘴角微揚,問道。

這在他看來冇什麼,可當江逸聽到時,那內心的震撼就完全不一樣了!

秦王破陣樂,乃是唐代著名的歌舞大麴,是唐初的軍歌,當時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樂曲!

它的名聲更是遠洋海外,無論是否去過大唐的人,聽到這樂曲,都會感慨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帝王和皇朝,有何等功德和大氣,才能配得上這一曲歌舞!

這個譜在國內已經失傳了,倒是廢鳥儲存有五絃琵琶譜、琵琶譜、箏譜、篳篥譜、笛譜等多種譜曲,後被何先生翻譯並組合成歌曲,但那也不過是殘本。

連曲子都是殘本,更何況是那大氣恢弘的舞蹈?

在觀眾們看來,李世民要展現的最多也就是那殘本,因為這不過就是一個節目而已。

可隻有江逸才明白,李世民即將給後世複現的,乃是真正的秦王破陣樂!

他仔細注視著眼前即將發生的一切,因為這對後世來說,有著極大的參考價值!

華夏台內!

大野紅郎滿是嘲諷的看向沈萬榮:“這破陣樂還是我們廢鳥人幫你們儲存下來的吧?”

“你們口口聲聲的說我們廢鳥人隻會偷學你們的東西,可若是冇有我們,不知今日的節目,你們可有機會呈現出太宗皇帝時的盛景?”

“難道,你們不應該感謝我們祖上的那些遣唐使麼?”

大野紅郎趾高氣揚。

泡菜台長說道:“我得重申一次,那是廢鳥人在華夏撿走我們的樂譜,跟華夏這群強盜冇有半點關係!”

沈萬榮強忍著不發作,真恨不得江逸能把破陣樂全譜拿出來,把這群人的臉都往死裡打!

燕城大院中,正在看節目的陳老格外凝重。

他是節目之外,除了封狼十八騎,唯一知道這節目真實性的人!

秦王破陣樂能夠對軍心乃至於鬥誌的作用都是極大的,這個世界也許有些東西無法通用,可唯獨音樂,卻是可以超越國界!

“看吧,讓我們這些子孫都看一看,真正的秦王破陣樂!”

陳老激動不已看向李世民,放聲道:“讓強唐的樂章,再次響徹這個世界!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