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直播間畫麵之中!

李世民已經來到了城樓之下,在長安城的街市中走著。

他身正如鬆,步伐緩慢之中,極儘沉穩,那每邁出一步,都讓剛纔那些跳舞的外域人提心吊膽。

時空之鏡畫麵一轉,出現在李世民即將到達長安城中心的那一刻。

就在他無限逼近之時,許多觀眾的心都不自覺的提到了嗓子眼上。

典藏華夏的複現程度,讓他們即便是對已經失傳的樂曲也充滿了期待。

他們甚至在想,如果典藏華夏真的能夠將破陣樂完整複現就好了!

就在這時。

忽然之間!

“咚!”

“咚!”

“咚咚!”

數聲鼓響震顫天際,強大的音質讓無數人鼓膜一顫!

觀眾們還來不及過多震撼,便看到一個又一個身穿甲冑的軍隊從四麵八方衝出,僅僅是鎧甲不斷顫動和腳步不斷踏在地麵上的聲音,都彷彿將人代入到了一個即將爆發的龐大戰場之中!

長安城的俯瞰視角之下,無比閃耀的長安燈火之中,出現了一片黑壓壓的大唐鐵軍!

他們個個高大威猛,氣勢洶洶,眼神中充滿了肅殺之意!

他們或為步兵、或驅戰車,如龍騰虎躍般奔騰,在一條又一條街道中穿梭會和,分散時如同彼此射出的利箭,奔走在一起時,又如同烏雲覆月之下,即將席捲天地的海嘯!!!

壓抑,一種前所未有的壓抑之感,湧上了現代中外觀眾的心頭!

尤其是外國觀眾,當他們看到壓迫感極強的隊列之時,彷彿這支軍隊是要來處死自己一般!

明明知道自己身處現代,有槍有炮,可在這支近萬人的隊伍麵前,他們竟是都不敢確定自己的國家能否打得過!

這是一群,隻要你冇有出動毀滅性武器,就能夠頃刻之間如同洪流般傾覆一切的軍隊!

“我有些不敢看了是怎麼回事!”

“oh!my-god,這到底是一群什麼樣的人,我懷疑我們糙米的突擊隊在他們麵前會成為肉泥!”

“我敢保證,若是這支軍隊真的存在,全世界冇有哪個國家的頂尖隊伍,能夠在他們的手中逃脫!”

“作為一個退役的某國老兵,我可以毫不猶豫的告訴你們,如果是我們碰上這種氣勢的,我們會毫不猶豫的衝過去----求他們接受我們的投降!”

很快,舞隊迅速成型,分佈在以李世民為中心的長安城四麵。

觀眾們這才清楚的看到,這近萬人是要從四麵分彆展現秦王破陣樂!

他們每一個舞隊都是左麵呈圓形,右麵呈方形,前麵模仿的是戰車,後麵擺著隊伍,隊形展開像簸箕伸出兩翼、作成打仗的態勢,各個眼神直視前方,好似極為冷血的動物,在極為饑餓的情況下,要撕裂這個世界阻擋他們的一切!

如果說群狼可鬥虎,那麼群龍,誰敢擋?!

此時,這四麵八方的唐鐵軍,便是四麵之群龍,他們的對手冇有彆人,隻有自己!

他們的眼神越發凶狠,像是在等待著某種指令!

長安城中心,李世民從麵前擺放的戰鼓旁邊,拿起了鼓槌!

“咚!”

“咚咚!”

“咚咚咚!!!”

李世民戰鼓如同點燃了一場戰爭的導火索般,在長安城中的所有戰鼓都跟著響了起來!

四麵之軍聞此鼓聲,迅速開始了破陣之舞!

一陣又一陣鏗鏘有力的軍歌,響起:

“受律辭元首,相將討叛臣。鹹歌《破陣樂》,共賞太平人!”

“四海皇風被,千年德水清;戎衣更不著,今日告功成!”

“主聖開昌曆,臣忠奉大猷;君看偃革後,便是太平秋!”

長安城中,唐鐵軍步卒以伍為單位環繞各自方向的戰車側翼以及背後列隊,此時步卒的隊伍就像是漁網,戰車則是網中之魚!

戰車馳騁,士卒狂奔,伴隨著歌聲和樂曲,像是在進行一場史詩級的曠世之戰!

這是秦王破陣樂之中的魚麗之陣!

再便是鵝貫、箕張、翼舒等等陣型,一個接一個陣型交錯屈伸,首尾回互,往來刺擊,彙成戰陣之形!

唐鐵軍似乎把長安城當成了戰場,在各自的方向不斷奔騰,又不斷收勢,時而如同利箭穿風破雨,時而如利刃回鞘,伸展自如。

舞凡三變,每變為四陣,計十二陣,與歌節相應,其中每一個陣型的浩蕩氣勢和顯露出來的無儘殺機,都讓觀眾們彷彿正在經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,將他們帶入了古戰場!

他們時而彷彿,成為了一個小兵,正在跟隨著某個大唐滅國名將馳騁沙場,為了國家建功立業!

時而又彷彿,成為了其中的一個戰將,正帶著一批精銳戰士,要義無反顧的撕裂敵人看似堅不可摧的防禦!

到最後,他們又彷彿成為了一個元帥,正在指揮著千軍萬馬,為了國家和大唐榮耀,不斷的衝陣破陣,誓要滅國方休!

在這一場破陣樂中,他們彷彿就是那主宰戰場的神!

在他們的眼中,隻有敵人的死,冇有國家的敗!

大氣滂沱、殺氣騰騰,每一陣鼓聲和呐喊,和那如同一心的戰陣,都在喚醒著華夏兒女體內沉睡的那一股熱血!

他們毫不懷疑,若是自己麵前現在有一群廢鳥人,他們會毫不猶豫衝上去和他們魚死網破,至死方休!

危機、殺氣、熱血、激情、霸氣等等,都充斥在每一個華夏兒女的心中!

他們的一動一靜之間,都像是在對著這個世界宣告----

天下諸夷凡敢稱兵者----

皆斬!!!

而這一切仍在繼續!

李世民仍然在敲擊著戰鼓,他的鼓聲越發激烈,像是要把這場破陣之樂,推向一個史無前例的高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