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戰!”

“戰!”

“戰!”

聽到李世民的鼓聲,所有唐軍都發出了怒吼,手上正在進行的動作彷彿定格了一般,如同雕像般靜止。

時空之鏡捕捉不到一個眨眼的士兵,他們都呈現著作戰的姿態,如伏虎,如潛鱷。

忽然,唐軍麵前有許多被綁著的泡菜和廢鳥人被推了出來。

他們都是從外域被抓回來的俘虜,都是在他們各自國家可以一打十的所謂精英。

李世民一想到廢鳥街就膈應,這個坎他感覺這輩子都過不去。

至於泡菜人,那就是單純看著就不爽了。

於是,便有了這數千廢鳥和泡菜被俘虜之兵,出現在了長安城四麵的一幕。

侍衛們劈開了他們的繩索,給了他們一把刀,然後守在了大部分街道,隻給了一條廢鳥或跑、或迎敵的路!

“唐鐵軍放眼諸國都找不到對手,今日就拿此二者,給諸位先祖和後世助興!”

李世民停頓了一會,隨後,雙手齊齊擊鼓,周圍的鼓聲也隨之響起!

“咚!咚咚!”

破陣之勢頭立即變幻,鐵軍們衝著敵人衝了過去。

時空之鏡先是切換到了廢鳥和泡菜人的視角,觀眾們看到身著黑鎧的唐軍像是洪水猛獸般衝鋒,雄渾逼人的氣勢和那隨時就要落下來的刀劍,嚇得許多人不敢直視,好像下一秒就要被砍了。

人最痛苦的,往往是死亡之前所遭受的一切,而此時的泡菜和廢鳥之軍就在麵臨這樣的局麵!

時空之鏡的角度再次切換,出現了唐鐵軍的視角!

觀眾們看到,廢鳥和泡菜人哪怕手裡握著刀,都不敢和唐鐵軍交戰,隻倉皇的調頭跑路。

周圍兩邊都被封死,他們唯有往後逃竄,卻被唐鐵軍如同螻蟻般消滅。

唐鐵軍各個都露出了不滿之色,覺得這樣的殺伐簡直太過無趣!

他們渴望有強者,哪怕自己技不如人死在他們的劍下!

可這樣的敵人根本不存在!

能夠戰勝華夏人的,隻有華夏人!

能夠和唐鐵軍拚的,也隻有秦皇漢武明祖,或成吉思汗等軍隊來了!

於是,破陣之舞再次變幻,呈現出一道並未有記載的一陣----虎破!

後陣不變,前陣轉身,雙方各有五百之人,戰車之上的士兵也都一躍而下。

雙方氣勢洶洶的對視著,麵對就如同遇見敵人一般。

“咚!咚咚!”

唐鐵軍跟隨著鼓聲開始了衝鋒!

一聲鼓響,後陣之人衝入前陣,後陣第一排對應前陣最前,快速穿插其中,對前陣之人進行背摔!

前陣之人任由身體被扛起,在要被摔下地麵時身體竟展現出一個離奇的弧度,穩穩落地!

隨後,後陣之人踏上前陣之人快速搭起來的手,一踩而上,先是上了一些較高地方的二樓,而後將前陣之人也拉上!

一批軍隊很快上了長安城的各大樓頂,身形矯健和身姿之健碩,皆如同鼎盛時期的猛虎!

這個過程中他們還把梯子也給帶了上去,所有的一切都行雲流水。

皎潔月光之下,大風吹起,唐軍浩立於樓頂之上,或高或低,唯獨相同的便是那充滿肅殺的氣勢!

就在這時,一陣激盪的琵琶聲伴隨著鼓聲響起!

唐鐵軍伴隨著這陣音樂,開始了月下破陣之舞!

先是放下梯子,以依然充滿氣勢的那些不需要戰車就能完成的動作,再是左側的唐軍快速躍下樓,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狂奔!

而右側那些人就如同伺機下山的猛虎一般,不斷地鎖定著獵物,並以最快的速度在樓與樓之間搭上長梯,不等長梯落穩之時,唐鐵軍們便踩了上去,速度飛快的展開追擊!

在有必勝之機時,他們不論多高,竟都是一躍而下,張開雙手,呈進攻姿態,如同離弦之箭!

一個又一個上方之軍把下方之軍撲倒,而後又開始了對戰!

這月下所發生的一切,儼然成為了一場史詩級的動作大片,震撼得讓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!

在這陣中,對能力要求最高的就是最高樓上的鐵軍,他們必須保證能夠抓住敵人,否則等待他們的便隻有死亡!

“這是朕創的秦王破陣樂中的虎破,多年的戰爭經驗告訴朕,唐軍除了要麵對攻城戰之外,還會麵臨極大數目的巷戰!”

“巷戰之敵,分散多變,每個街道都有可能存在,要想除惡務儘,便唯有居高臨下----”

李世民的聲音響徹古今:“此陣不論是追擊城內殘兵,還是打居高臨下的碾壓戰都十分適用,因為在實戰時,他們會帶上的是弓箭,跳躍時所握的隻會是唐刀,而非赤手空拳,如此唐鐵軍的損失便可以減到最小!”

“正麵交戰,敵不如我,居高臨下,敵奈我何?”

李世民再次擊鼓,周邊各地的鼓手也跟隨著他的節奏敲擊,很快四麵唐鐵軍便收攏回一處,化成一個極為完整的隊列!

鼓聲和各種樂器的節奏漸變平緩,伴隨著李世民的停止,長安城又恢複了一片寧靜。

可此時,觀眾們依然沉浸在前所未有的震撼之中!

月下鐵軍、激盪樂曲、巔峰角逐,這一切的一切,都在此刻得到了完美複現,其中所呈現出來的細節,竟是讓他們有種秦王破陣樂就該如此一樣!

可唐軍的速度之快和完成的難度之高,讓他們實在難以想象這怎麼可能是真的?

“天呐,不是說這是宮廷樂嘛,怎麼整得跟打仗似的?!”

“樓上你可得搞清楚啊,這最開始可是軍中發展出來的,而且好多樂曲都失傳了,當時廢鳥都帶不走,足可以推斷出某些譜曲的重要性,很可能涉及到的就是戰法!”

“哈哈哈,要是在大運會上來這首音樂,我估計我們得忍不住把糙米廢鳥打一頓!”

“作為一個研究過殘曲的古樂愛好者,我竟然感覺這虎破之樂也應該是其中一部分!”

“可惜我們現在無法證實啊,要是可以有曲譜就好了!”

一些熱愛樂曲的人感到有些可惜,他們多希望可以看到真正的秦王破陣樂?

而直播間熒幕之前,被任命為大運會導演的張導同樣看到了這一幕。

正在苦思冥想開幕式應該怎麼做到最好的他,眼睛忽然亮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