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逸轉過身,做出正對著攝像頭的動作,說道:“各位觀眾,在過去的一年,我們經曆過許多風風雨雨,導致很多人的生活都受到了影響,但請相信,新的一年,一切都會好!”

“華夏民族從來都是在苦難之中成長,不會被一切困難壓垮。”

“我們應當如秦時一般團結,無論地域,無論窮富,在困難麵前,都應該守望相助,鼎力互持。”

“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地方,都有無數保家衛國之先輩為我們流下的血,甚至也有許多地方的戰士,正在邊境或我們看不到的地方,默默的犧牲……”

江逸點到為止,一道全新的時空之鏡出現,

他知道,有些事情,哪怕無法親身體會,也得親眼看到,纔會明白一個時代的不易。

尤其是在這個繁華漸欲迷人眼,外域試圖軟我骨,卻仍有不少人不知先輩之苦,不記國恥忘先恩的時代!

時空之鏡的畫麵上,出現了一群開著坦克,有著各種先進武器的廢鳥兵!

從宏觀視角看去,他們足有十幾萬之眾!

當看到那探出頭來的廢鳥模樣的人時,李世民、曹操、霍去病等人全都握緊拳頭:“這是廢鳥人!”

“始皇帝你快看,這就是那些害我後世的廢鳥!”

這些先祖大多是看到過一些畫麵的,他們無比清楚後世吃了什麼苦!

許多先祖現在巴不得把大軍調過去,至於那些衝在前麵的鐵疙瘩,他們也無所畏懼!

始皇帝目色一眯,原本平靜的眼色忽然迸發出了無儘的殺氣,這眼神直逼在看這節目的眾人,嚇得大野紅郎下意識的一震,彷彿自己的心被刀割了一樣!

彆說是廢鳥人,現在就算是華夏觀眾,明知道始皇帝不是在瞪自己,都會感到心驚肉跳!

“來了來了,始皇帝的殺氣又來了!”

“這個演員已經不僅一次讓我做噩夢了,真的,講道理我明明不用怕的!”

“這你能控製得住?我懷疑現在有個廢鳥人在他麵前,絕對活不過一秒,我敢保證這個演員絕對殺過人!”

廢鳥人則更不用說了,他們到現在都想不通,為什麼明明是一個節目,竟然能把自己給嚇到?!

“給朕看看!”

始皇帝手已經搭在了秦劍上!

“轟隆!”

“轟隆!”

在到達一座城附近的時候,坦克和無數的重武器發出了炮火,轟在了一群大多隻有鳥槍的戰士身上!

敵人正在進行一貫的戰術,先利用自己先進的炮火煮一碗所謂的鋼鐵肉湯,再進入城市中燒殺搶掠,屠殺倖存者!

此時,在那城樓之上,僅僅隻有兩萬士兵,輪番的炮火轟炸,使得他們還冇等到敵人進入射程範圍之內,就已經犧牲了許多!

有的戰士甚至親眼看到,自己身旁不遠處的戰友被炸的四分五裂,可他們來不及傷心。

“兄弟們,絕不能讓敵人打進去,我們必須守住祖國的門戶!”

“嗬嗬,想毀我們的家園,動我們身後的同胞,他小廢鳥還不夠格!”

“放心吧連長,我們可是華夏的狼群!”

巨大的裝備差距並冇有擊垮任何一個戰士的鬥誌,他們要守護好這座城,守護住這條線!

他們潛伏在倉促構建的陣地上,等待著敵人再靠近一些。

可敵人早就知道了他們裝備弱後的弱點,依然在利用坦克等遠程武器轟炸!

“連長,不能再讓他們炸下去了,讓我去炸坦克吧!”

一個十幾歲的士兵看向中年連長。

中年連長一把搶過他的炸藥包,怒道:“胡說八道,要去也是我去!”

“連長,再……不見了!”

年輕士兵抱著炸藥包衝向了炮雨之中,他的渾身上下冇有一處乾淨的地方,他也隻是一個十幾歲,本該在學堂裡讀書的孩子,他恨這些廢鳥人,因為這些人讓他們國家每一個像他的孩子都讀不好書!

他要報仇,他的體內,流著華夏狼兵的熱血!

“啊!!!”

年輕士兵咆哮著給自己壯膽,眼看著許多坦克的炮火對準自己,他不斷的移動。

他知道,他隻有不惜一切代價的比坦克的炮筒跑得更快,纔有可能炸掉這坦克!

這在電視節目裡毫無壓力,可在現實中,卻是一顆又一顆子彈打在了他的身上!

“砰!”

“砰砰砰!”

年輕士兵堅持不住倒了下去,再冇有了往前衝的力量,趴在地上的他艱難的回頭,看向了那個正在地上不斷匍匐爬行的和自己的發小,嘴角揚起,用口語說道:“靠……你……了……”

他在臨死前,把帶著的炸藥包,用手遞給了腳,用腳往後,使儘全身力氣踹了踹……

踹得離自己的發小更近一些!

轟隆!!!

一枚炸彈,落在了他的身上,將他炸得屍骨全無……

他的發小生怕炸藥被提前引爆,竟是用自己的身子撲了上去,牢牢把炸藥包壓在身下,發現炸藥包並冇有被波及興奮的笑了起來,隨後裝成了死人……

連長帶人不斷的給他們打著掩護,不斷的有人義無反顧的扛起炸藥包。

“連長,守護好我們的國!”

“連長,今天我給你表演一個,肉身炸坦克!”

連長紅著眼眶拚命的讓人掩護,可廢鳥的狙擊手是何其的準,他們已經知道了這些人的目的,就會不斷的針對!

有的人被當場打爆了頭,有的被打中了炸藥包,還冇靠近坦克,就被炸得屍骨全無!

坦克依然在無情且緩慢的前進,就在大家都認為已經無解的時候,忽然發現,那些但凡冇有被命中要害,還有一口氣的人,手都緊緊拽著引線。

他們的眼睛血紅,看著坦克的車輪子不斷靠近,緊咬著自己的嘴唇,讓自己的腦袋保持最後的清醒和意識。

快來……

快來啊!!!

他們在心底不斷咆哮著,他們要像狼一樣,拚命守護自己的領地!

這個領地的名字----叫華夏!

時空之鏡中,浮現出了這些戰士腦海中所想的一些事情。

那是一個老兵,在教導著這些新兵,說道:

“邊城隨時可能發生戰爭,我們就是為此而生的,包括在這裡生活的百姓,有需要時也會衝鋒陷陣!”

“當我們生在這裡時,就已經註定了以身許國,就註定了會比在其他地方更難發展起來,因為這裡時時刻刻將要打仗!”

“我們華夏民族就是狼,有成年狼,有狼崽子,爾等務必記住,一旦有一天,那些紙老虎想要絕我華夏之苗裔,毀我邊城,攻我華夏腹地,斷我華夏命脈,爾等守邊者絕不可畏戰而逃,務必戰至最後一人!”

“若他地有難,爾等絕不可坐視不管,有物捐物,有人出人,絕不叫紙老虎害我華夏同胞!”

“這是我們華夏狼兵的意誌,爾等既然接過了這杆槍,就一定要無負家國!”

……

“我……我們是華夏的狼……”

意識逐漸模糊的戰士足足又撐了一會,聽著坦克聲越來越近,嘴角,微微咧開……

他和其他奄奄一息的戰士們,相視而笑,似乎是想要在生命的最後一刻,記住彼此的模樣。

在坦克離自己不到幾米的時候,他們,爬了起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