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衝啊!”

“狗孃養的,給老子滾出華夏!”

戰士們起身發出怒吼,用這聲音來緩解不斷流血的傷痛,試圖發揮出生命最後的餘力!

他們不斷的衝到坦克周邊,敵軍的狙擊手不斷的朝他們射擊,而他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儘量不被射中頭顱!

留一口氣……

隻要留有一口氣!

他們就有機會為了自己的國家和後輩去死!

他們,本就是向死而生的!

“砰!”

“砰砰!”

一顆又一顆子彈擊打在他們的身上、肋骨、脖子,其中被一槍爆頭的人更是數不勝數,可他們就是這樣一個又一個的接力撿起炸藥包,前仆後繼的衝了上去。

“區區三島之奴,怎敢犯我華夏?!”

經曆了一番生死角逐,終於,有好幾個戰士渾身是血,爬上了坦克頂,其他戰士不顧一切的攀在坦克邊緣。

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不知道中了多少槍,在臨死之前,拉開炸藥的引線。

“轟隆!!!”

“轟隆!!!”

聲聲爆炸響起,一輛又一輛坦克被一群戰士們搗毀,可是,敵人還有很多的坦克啊!

“我去!”

連長抱起了一個炸藥包,此時已經損失了許多連隊了,可敵人的主力依然存在。

那些鋼鐵機器,對於敵人來說,隻是先鋒。

可對於戰士們來說,卻已經是要命才能逾越的高山!

“連長,讓我去!”

又一個士兵奪過炸藥包,無數的人緊隨其後。

然而敵人已經增派了狙擊手和機槍手,幾乎每上去一個,都會當場被爆頭……

為了不讓炸藥包被敵人射爆,戰士們都會用一隻手牢牢把它緊緊托在自己身後,隻是希望,如果自己死了,有人可以撿起它,繼續為了這個國去衝鋒!

看著這一幅幅鮮血淋漓的畫麵,許多觀眾們的眼角都忍不住噙起了淚,敲擊出自己想說的話。

他們想說,想要用自己的雙手,去發聲!

他們覺得有些人實在是太過忘本了!

“先輩們為後輩拚命守下來的和平土地,卻有越來越多的後輩不思國恥!”

“一定要記住,我們不僅冇有資格替先輩們原諒他們,更有義務讓這個國家強大起來!”

“這不是先輩們原不原諒的問題,而是我們這些後輩從來就不應該去想著原諒!”

“先祖們把我們後世像是幼苗樣守護著,我們這些幼苗如今長大了,怎麼可以去原諒曾經拿刀殺他們的人?!”

“現在戰爭少了,先輩們渴望的和平已經實現,我們要做的,是用軍事、經濟、文化等各方麵實力,讓這個世界都忌憚我華夏,讓他們時刻處在噩夢之中!”

許多觀眾都不知道該如何訴說自己恨鐵不成鋼的心情,按理說都是一致對外的,可就是不知道從哪裡總是會冒出來很多內訌的。

所幸,比起那些拿錢或有組織、或本身就忘本的存在,我們華夏有這麼一群人,無論男女老少,無論是否熟悉,都會憑藉著血脈將拳頭凝聚在一起,與仇敵抗,與內鬼爭。

比起他們,我們心中相連的血脈和是非公道,團結友愛,纔是真正堅不可摧的長城。

就在大家以為到此結束之時。

時空之鏡畫麵一轉,這場戰來到了後小段。

此時,城外已經躺下了一萬多人的屍體,有坦克殘骸,有戰士骨灰……

“連長,敵人的坦克太多了!”

“已經攔不住了!”

“全部趴下!”

“無論如何也要多殺幾個敵人!”

一個又一個戰士壓著炸藥包趴在了地上,等待著坦克靠近。

他們早就做好了死的準備,等到坦克來臨的時候,一根又一根引線,被相繼拉動……

冇有所謂的主角,冇有所謂的救世主和神明,這座城外的陣地,終究被破,兩萬之軍,無一人生還。

可就是在這樣極大的差距之下,華夏之狼,滅了敵人五萬兵力!

廢鳥兵們震撼的同時,殺意更甚,準備進城了!

城內,還有一批負責疏散百姓撤離的老民兵,也做好了應戰的準備。

“隊長,所有的鄉親已經全部撤離!”

“好!接下來,到我們了!”

年紀已經五十多的隊長看著身後僅有數百人的隊伍,下令道:“馬上把糧食燒了,給城裡的水下毒,絕不能讓他們在這裡得到任何補給。”

“這……鄉親們還要回來的啊,一旦水源被汙染,這座城得多少年才能恢複……”

“少廢話,執行命令!”

老隊長勃然大怒,士兵立即照辦。

“隻能這樣了麼?”

身旁,一個和老隊長年紀差不多大的人問道:“這是我們以及祖輩生長的地方,你要毀了它?”

“不這樣還能咋樣?!”

老隊長正色道:“一旦敵人在這裡得到補給,他們的進攻速度就會更快,其他地方的軍隊和百姓就無法做更加充足的準備,隻有犧牲我們,纔可以換來更多城市和同胞的性命!”

“終有一天,我們的國家一定會贏,這座城一定會再度煥發生機,孩子們都會安居樂業。”

“但如果今天敵人從我們這得到了補給,我們會死去更多的同胞,那是千千萬萬個家庭和娃兒……”

老隊長給自己點了口大煙,淡笑道:“做了一輩子狼了,老頭我今天,纔算是真正吃上了肥肉。”

煙桿一甩,所有的民兵都潛伏在了巷子裡,各自為戰。

他們大多身形消瘦,額上已全是皺紋,甚至已經老眼昏花,可那又怎麼樣呢?

他們,可是狼啊……

守護自己領地的狼,從來隻有戰死的!

時空之鏡上,關於這場戰爭的畫麵緩緩消失,出現了一個地方,戶戶掛白綾的悲壯之景……

終是那群曾經摔倒也會哭的少年,扛起了保家衛國的鋼槍……

終是那群曾經也會害怕死亡的人,鑄就了華夏民族的脊梁……

守一座守不住的城,打一場……打不贏的戰。

在華夏五千年的文明史上,發生了太多太多,這樣的故事……

團結民族,是我華夏。

戰鬥民族,亦是我華夏!

……

直播間的彈幕陷入了沉寂,如果不是劉主管可以清楚的看到後台數據,他此刻一定會懷疑是不是哪裡出問題了……

待客室裡,大野紅郎看著沈萬榮握緊的拳頭,和那跟要吃人樣的眼神,心跳“砰砰”加速。

“那都是過去了!”

大野紅郎趕緊說道。

“嗯,我們早晚是會過去的。”

沈萬榮目色狠厲。

大野紅郎不敢再看沈萬榮,又不敢看典藏華夏,隻得看向玻璃窗外,卻發現不知何時,一群華夏台的工作人員或拽著板凳、或拿著話筒、或端著茶杯,在外麵等候著了!

“大哥,救救我……”

大野紅郎湊在史密遜耳邊說道。

史密遜推開了他:“誰特麼的認識你!”

“我強烈要求華夏台保證我的安全!”

大野紅郎衝著沈萬榮說道。

“放心吧,在台裡你肯定死不了。”

沈萬榮無所謂道:“但其他地方我可不敢保證了,畢竟很多華夏觀眾都看到你在春晚的席位上出現過。”

大野紅郎麵色一黑,他在席位上連個位置都冇有好吧!!!

看著待客室牆壁上,跨年就要進入倒計時的分針,大野紅郎恨不得現在是華夏人的孫子!

而此時,真正的雷霆之怒,可並不在現代世界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