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朕廢鳥人殺少了!”

李世民和朱元璋異口同聲道。

尤其是李世民,他恨鐵不成鋼的說道:“如此血海深仇,你們居然讓敵人在我們這建起了街?”

他緊握著劍,齜牙道:“朕恨不得持劍殺儘媚外之人!”

“陛下,請讓末將再去一次廢鳥,非要把他們給沉了!”

霍去病看著漢武帝請命。

漢武帝說道:“就算是一片片挖,都要它不複存在!”

“什麼狗屁蟲州,朕要讓它消失在地圖上!”

漢武帝直接把草圖上的蟲州給劈掉了!

始皇帝森然道:“朕的大秦,可有廢鳥?”

江逸回道:“廢鳥是徐福的後代,地是早就有的。”

“怪不得徐福找朕要了三千童男童女,是完不成使命當島主去了……”

始皇帝在世界地圖上找到了廢鳥,毫不猶豫道:“那便派銳士殺徐福,毀地吧。”

“至於建街,是何意思?”

始皇帝看向李世民。

許多觀眾內心都不由咯噔一聲!

即便是一些內心有著媚外思想的人,也怕始皇帝爆發出更大的怒火!

李世民氣憤無比的說道:“我們的一些後世容忍廢鳥後世在本國建起了廢鳥街!”

“什麼?!”

漢武帝一拳猛然砸在了酒館的桌子上,桌子竟然被打出了一個窟窿!

他直接把怒火發向江逸:“這就是你跟朕說的不會再使為眾人救活抱薪者,凍於風雪?!”

“後世忘記國恥,忘記張先生,忘記那千千萬萬為了守護你們的先輩了嘛?!”

漢武帝劍搭在了手上,直接把劍拔了出來!

項羽握緊了破城戟:“那街現在何處,本王要去親手掃了它!”

“後世不給你們的先輩出頭,我們這些祖宗去出!”

霍去病:“算我一個!”

朱元璋擺手將桌子上的茶杯都給甩翻:“這事,咱也忍不了!”

嶽飛甚至想要脫下漢服:“後世若真如此,豈不叫那些先輩們心寒?!”

康熙:“朕磨的刀,足夠殺很多人,也殺得忘本之徒!”

而最憤怒的莫過於始皇帝,他看向江逸的眼神滿是失望,厲色道:“若是這樣的後世,朕不去了!”

“你們冇有資格,再見列祖列宗!”

先祖們一致的怒火讓很多人都感到意外和惶恐!

許多人本以為就算始皇帝和漢武帝這些人再怎麼生氣,朱元璋和嶽飛也應該會幫自己說說話,可他們發現,在對外這方麵,他們對後世的態度是絕對的零容忍!

也就是說,叛國忘恥者,哪怕是脾氣再好的祖宗,也都不會認!

江逸回道:“請各位先祖放心,這條街目前已經整頓了,是我們廣大同胞一起抵製和呼籲帶來的結果。”

始皇帝的臉色並冇有好轉:“廢鳥禍我華夏之心不死,這是敵人對你們的試探和文化之爭!”

“此地,你們後世務必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警惕!”

“這樣的東西,絕對不允許存在,否則那就是你們的錯,祖宗們不會聽這些理由!”

“後世看到這個節目的所有人,你們必須記住,剛纔你們所看到的廢鳥,纔是最真實的。”

“那纔是他們一旦強大之後,所會暴露出來的真正像魔鬼一樣的姿態!”

“如今隻是我們華夏壓過了他們,這些魔鬼纔不得不披上羊皮,可一旦他們再次小人得誌,可不會因為你們覺得他們好,他們就放過你們!”

江逸鄭重回道:“後世一定會銘記,如今已經有越來越多後世的心被喚醒。”

他看向僅剩下三分鐘的跨年時間,轉過身,正麵直播間鏡頭,朗聲道:“各位觀眾,新的一年很快就要來了!”

“值此年度的最後一晚,我想通過節目中的視頻,對大家說的是----”

“我們努力發展的意義,是為了提高我們在國際上的競爭力,是為了我們華夏人能夠對外抬得起頭,不再承受曾經的苦難,能夠拳拳相握,捍我國威,而不是在繁華之後去藐視身處困難中的同胞。”

“屠龍少年終成龍,指的從不僅僅是職場,還有當我們獲得名利和金錢之後,是否也會向我們曾經鄙視的某些趾高氣揚的有錢人一樣,去瞧不起那些曾經也像我們一般有困難的人?”

“換在地域和城市,也是一樣的,我們和我們的先輩,都是從一片貧瘠的土地上,才創造出如今的萬丈高樓。”

“曾經我們的每一個地方,都好似在深坑之中的苦難者,是一個又一個先輩在最下麵,用肩膀托著我們,才走到如今。”

“我們先上來的,先富起來的,應當更多幫扶那些選擇了後上來的人,應當伸出我們的手,如此,才能實現我們民族的全麵複興。”

“不能以,有任何一城身處困難,而自己春風得意而驕傲,要以城城皆好,每個兄弟姐妹都平安喜樂為豪。”

“試想一個全麵複興,城城崛起,各族和諧,並肩攜手同行之華夏,該是何等之盛世?”

“新的一年,典藏華夏依然會伴隨諸君,與你同行。”

“讓我們一起,共證華夏之複興,共通古今之典籍,共創華夏騰飛世界時,一個也不能少!”

“現在,讓我們一起,為即將到來的新的一年,倒計時!”

一聽到倒計時,剛纔還火上頭的先祖們都不由坐直,想要讓後世開一個好年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