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的,此物名為汽車,是後世的代步工具。”

江逸解釋道。

李世民問道:“這個朕總能有了吧?”

“得加汽油。”

江逸回道。

李世民有些不滿:“怎麼什麼都要,朕就想開個車,這車坐起來可比馬舒服多了,朕要開著它馳騁疆場!”

“或者那些兩個輪子的也不錯,朕冇事可以騎著它在長安城逛逛!”

江逸莫名腦補出一段汽車出現在古戰場的感覺,好傢夥,李世民騎著摩托,帶唐鐵軍開著汽車橫衝直撞,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拍啊。

在路過一段較長且人少的馬路時,封狼騎兵們突然停了下來。

大巴車跟著停下。

三輛汽車將前麵的路封死,通往這條路的各處也莫名出了車禍。

趁著跨年夜本就堵塞的交通,這批人將交通最大化的給堵了住。

這條幾千米的馬路上,儼然成為了一個無人區。

顯然,他們全都不打算回國了,這麼一搞冇事都得有事。

糙米隊長傑克米靠在一輛汽車車邊,點燃了一根雪茄。

“先生,有人攔路,從外貌上看,和之前攔橋上的那一批是一夥的。”

江逸的聯絡器裡,傳出了羅剛的聲音。

這種事情,總不好讓先祖們出手,江逸找來幾個封狼騎守護在大巴裡。

“我去幫你!”

霍去病看出端倪,站了起來。

“多謝霍將軍,但今日晚輩請各位先祖是來後世玩的,誰敢動你們,死路一條!”

江逸傲然走下車,來到大巴和摩托前麵,看向傑克米。

“我就知道,敵人亡我之心絕不會死。”

江逸肅然道。

傑克米把煙踩滅:“不然呢?難道世界和平了,廢鳥就不會害你們所謂的張先生了麼?我們糙米就非得管她麼?”

“難道世界和平了,我們就不能殺一些不順眼的人了麼?”

“我們允許你們靠著我們的各種技術和文化強大,但絕不允許,你們脫離我們的掌控。”

“有脫離掌控的能力,這就是你們的罪。”

傑克米拿出一把摺疊匕首,車上瞬間下來了十幾個人,朝江逸衝了過來。

江逸漠然,身後的封狼騎動了!

羅剛和高思濤等人拔出大寶劍,朝著對麪人殺了過去!

傑克米等人早就知道自己不會是封狼騎的對手,所以不斷的想要突破他們來殺死江逸。

他們看典藏華夏裡的華夏人不都是那麼做的嘛?!

那些穿的老土的兵都能越過那麼多火力去到坦克麵前,自己不就是躲幾個人嘛?!

“陛下,我好想去殺殺那些外域人!”

霍去病著急的看向漢武帝。

漢武帝笑著說道:“放心,有我們出手的時候。”

“敵人這是在換調虎離山呢,但他們哪裡想得到,其實更厲害的虎,一直都在山上?”

漢武帝的戰略眼光是何等強,早就看出了一切。

他看著霍去病教導道:“江逸這小子也看出來了,他這招,就叫引蛇出洞。”

“可是他留了些封狼騎在這裡,我們等下肯定冇出手的機會!”

霍去病心生一計,看向那幾個留在這的封狼騎說道:“你們快去幫江逸,這裡不用你們管!”

“將軍,那邊已經快打完了……”

封狼騎看著那一邊倒的畫麵說道。

“讓你們去就去!”

霍去病厲色道。

封狼騎立即照辦,衝到了江逸邊上。

江逸淡然看著這一幕,猜想這是霍去病或者漢武帝的命令。

這是先祖們想要親自出手,殺異域人?

江逸轉身,和車裡的霍去病對視了一眼,發現霍去病神色中滿是戰意。

他便不再多管。

至於那些想衝過來殺他的人,最後的結局隻能是一個個倒地。

傑克米的匕首和羅剛的大寶劍接觸的那一刻,就已經被電的發麻,失去了知覺。

這一刻,傑克米才意識到,大概隻有退役的糙米特兵,纔有可能打敗這群人……

他現在隻寄希望,廢鳥忍者能夠得逞了!

大巴車內。

“清朝皇帝,看來你磨的劍,還真能派得上用場。”

朱元璋難得看康熙順眼一次。

康熙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那是自然,朕豈會白磨?”

“有誰要刀的,朕今天全給!”

很快,每個先祖手裡都有了武器,靜靜的等著潛伏在暗處的人。

“話說朱皇帝,你一把年紀了,等會在朕後麵就行!”

康熙對朱元璋說道。

朱元璋冷然一笑:“咱早就告訴過後世,誰敢欺負他們,咱老頭子匹馬單刀,也能滅其族!”

“等會,你隻需要在後麵看著就行!”

“哈哈哈,笑話,難得能幫後世,朕豈會錯過這個機會?!”

康熙大笑道:“今日,烹羊宰牛且為樂!”

項羽拿著破城戟,絲毫不慌,甚至還有點蠢蠢欲動。

霍去病早已按奈不住了,心想敵人怎麼還冇來?

而與此同時。

見江逸和封狼騎離大巴車有一段距離,廢鳥忍者已經開始悄悄的往這輛大巴靠近。

許多的忍者都在想:

‘今天總算是要完成任務了!’

‘我們將要團滅這個世界上演技最好的劇組!’

‘我們廢鳥忍者,纔是武術界的神!’

他們飛快衝到了大巴車車門口,有三個忍者很勇的衝了上去,拿劍指著正坐在位置上的眾人:

“不要動,你們被我們包圍了!”

“等著被我們殺就好了,誰要是動的話,我們會讓他死得很慘!”

忍者仔細掃視了一眼車上的人,發現這些人的眼神居然一個比一個凶,手裡還都拿著傢夥?

他們打算從看起來好殺的人開始!

於是,他們看向了在場最老的那個……

洪武大帝!-